天天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天天中文网 > 穿越圣域之仙斗士冰河 > 第一节 极北冰原

第一节 极北冰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地方,好冷,怎么会这么冷的?浑身湿淋淋的。
  “冷”王厚发出颤抖的声音,两排牙齿发出哒哒哒的碰撞声,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这里是北冰洋,地上最冷的地方,你在这里喊冷,有意义么?”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王厚睁开眼睛,看着移动的天空,发觉自己在被人拖着走。而声音正是这个拖着自己的人发出来的。
  湿漉漉的衣服很快就冻成了硬邦邦的冰块,身上就像穿了一层冰甲一样,体温接近冰点,说实在的,这样自己都没死掉,王厚已经感觉有些惊奇了。
  “我快被冻死了,能生个火么?谢谢”虽然快要被冻死了,但是王厚还是没忘记师傅平时的教导,在每句话后面加个谢谢。
  “对人要有礼貌,要以德服人。”这是师傅平时的教导,
  “有礼走遍天下嘛”这句怎么好像也是师傅说的。
  王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师傅洗脑过度,这都快死了,还想着师傅的这些鬼话。
  是的,的确是鬼话,自己就是因为多了句谢谢,才被那丫头的寒冰劲给打成冰块的。
  说实在的,玄霜派的寒冰劲也就一般,自己福大命大,还不是没死。不过,小丫头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那可是一等一的人间绝品啊,看一眼真是三生有幸,要不是鼻血滴在地上,凭借师傅的风隐术,小丫头绝对不会发现我偷看她洗澡的。
  回头还要找师傅去说个请,否则那小妮子的师傅可饶不了我,王厚渐渐的缓过劲来,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连带之身体也热乎了许多。
  移动中的身体突然一震,停了下来,啪的一声,王厚被一直提着的上半身,被甩在了地上,刚才那个声音又再次响起:“下次为师不会再救你了,”
  “哦,谢谢师傅”
  “不对”这不是师傅的声音,王厚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个声音好陌生,完全没听见过,可是怎么又觉得有些熟悉呢?
  师傅从小把自己养大,师傅的声音再熟悉不过,绝不会听错的,这声音可不对,王厚感觉背心上有些冷气直往上串。
  艰难的支起身体,望向四周,这是一间完完全全的冰屋,屋子里一应事务基本都是冰做的,冰床,冰椅子,甚至中间的火堆都是冰围成的一个圈,一个英俊的长发男子坐在对面,圈中燃烧着幽蓝的“火焰”,散发着阵阵寒气。
  “冰极魔焰”王厚尖叫起来,只有”冰极魔焰”才是越烧越冷的,在修仙界混了这么多年,这等能够冻结灵魂的大凶之物王厚不会认错。“快把这东西拿走,这是要死人的,谢谢”妈的都到这时候了,还要加个谢谢,一边尖叫的王厚想想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恨不得扇自己个嘴巴。
  那男子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解释道:“这是为师的小宇宙,会对你有些帮助。”
  “小宇宙?”王厚注意到了这个陌生的字眼,看着眼前这个冰蓝色长发男子,幽蓝色的眼睛,身上散发着阵阵冰寒。不过经过这“冰极魔焰”的炙烤,王厚的确觉得比刚才好了很多。
  王厚侧过身子,看着光滑如镜的地面,倒映出的陌生人影,立时感到阵阵眩晕。
  “我死了?”王厚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没死,你累了,刚才溺水时间太长了,在你没有成为圣斗士之前,就不要再去看你母亲了。”抛下这句话,长发男子便出了冰屋,剩下王厚怔怔的发呆。
  “母亲?圣斗士?小宇宙”王厚有些发呆,脑中的混乱记忆不断地翻滚,有自己的,还有一个充满悲伤的记忆,为了救儿子而葬身北冰洋的母亲,王厚用手轻轻的将两颊滑落的泪水擦干净。“和你的母亲娜塔莎一起安息吧。”王厚口中重重的读出了一个名字“冰河”,说出了这个名字,王厚感觉自己身体一轻,像是一个执念离自己而去,人也啪的一声,晕倒在地上。
  “柳冰冰那丫头下手也忒狠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了。”修仙界也有传说魂魄夺舍这种事情,一般是金丹期的修士渡劫失败的时候,将自己的魂魄转移到别人的身体上再次重修,可是自己才筑基初期,怎么也不会出现这种事啊,而且自己的情况好像也不太一样啊。
  王厚想不通其中关节,便不再去想,“反正只要活着,在哪都一样”没心没肺。重新看着冰面上倒影出自己这幅新的身体,金色的短发,深深的眼窝,一双蓝色的眼睛,怎么看怎么怪,最后索性不再去看他。
  入夜的北极上空闪耀着极光,宁静而神秘,但是今晚却不会这样平静了。“啊,怎么会这样啊,谢~谢你个鬼啊”啪的一声清晰地响声。
  王厚一面揉着自己有些红肿的脸,一面又一次的检查着自己的丹田,丹田中依然空空如也:没了?筑基期的修为没了,焚天神决的功力也消失了,全没了!
  王厚有点懵逼,不带这么玩的吧,人家转生夺舍至少还带颗金丹元神啥的,轮到自己却什么都没了?
  也对,自己好像还没成金丹呢,元神也没凝聚,这么说了也在情理之中啊!王厚越想越乱,感觉头都疼了。
  “师傅啊,这是你老人家在教训弟子吗?弟子知道错了,把我放回去吧!”赵云很无良的在心里喊了一句。也不知道自己那个邋遢师父听不听得见。
  “阿嚏….”不知多远的时空中一个邋遢的老头打了个喷嚏,老头用手揉了揉鼻子,接着向对面的华服女子喊道“老冰婆,你徒弟杀了我的宝贝徒弟,你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就跟你拼了。”
  “这小子活该讨死,看了我徒儿的身子,再死一万次都不够,你为老不尊,教出个淫徒,我本就没准备放你走,也要留下来做300年苦力。”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留下来,我烧了你的寒霜宫。”这回老头是真的怒了,老头抬起干枯的手臂,身上顿时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压得天地都为之一沉,接着,手中凝出一朵耀眼的火焰,这朵火焰像是有生命一般,在老头的指尖跳动着,恐怖的温度烧的空间阵阵扭曲,再从外面看老头整个人都随着扭曲起来,温度还在飙升,地面的岩石早就化为岩浆,此时已冒出大股大股的白气,白气接近老头的身体就被烧成虚无。
  要是王厚在这里一定认得出这事师傅的本命真火,焚天神焰。
  华服女子一脸凝重,芊芊玉指在空气中划出玄奥的道纹,随着她的手指滑动,脚下的熔岩发出咔咔的声音,白色的熔岩蒸汽居然直接凝固,变成一朵朵石花,开满了大地,整个空间就这样一边冰冷,一边灼热,在冷热交界之处,不时闪出道道漆黑的裂缝,空间居然都承受不住这两股力量的肆虐,被泯灭后露出恐怖的虚空。
  可惜,作为始作俑者的王厚是绝对看不见这一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