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快穿之炮灰的逆袭手册 > 第六章 我是农家老太太6

第六章 我是农家老太太6


  银银张着嘴又震惊的看着这一切,脸上有些兴奋,打啊,使劲打,妈平时打他的时候都不止打这么几棍子,而且爸爸居然挨打了,还被他看到,可他也知道吴红现在是在气头上,不敢去找晦气,小声嘀咕了两句,就跑出去找他的小伙伴玩了。
  妈今天这个样子肯定没有时间看着他写字了,他又可以去找人玩了,哈哈,好开心啊。
  看着银银这样幸灾乐祸,没心没肺的样子,李娇不由得为他的未来而担心,这孩子都被吴红给教歪了,一般的孩子看到父母打架第一反应不是会哭会难过会上前拉架吗,而银银的反应是只恨不得他们打的再厉害一点,心中一点感情都没有,无论是对朱成明还是吴红。
  吴红在三十八岁那年生下的银银,算是中年得子,宠溺一些也是正常的,可总要有个度吧,孩子要宠,但要放在心里宠,吴红这样的就是溺爱了。
  她现在就是有心想管,怕也是管不过来了,吴红不会同意,朱成明也不会同意,再说了李娇的愿望里也没有这个,她只想知道自己一辈子贤良淑德,为什么会死的那样凄凉,儿孙满堂,老了却连一个孝顺在膝前的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李娇的心愿最为重要,至于银银还需要观察。
  “小娇娇,你想帮他吗?其实你不用管他的,李娇的心愿里面根本没有提到他”主神系统伸了一个懒腰从她的脑海里蹦出来
  她皱了皱眉“没有提到不代表不关心,银银毕竟是她的孙子,心中纵然有怨,我想她也不愿意看到银银被吴红给耽误了,有的时候我们需要揣摩许愿者真正的心意”
  主神系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那就是隐藏心愿吗”
  李娇耸耸肩表示她也不知道,她死的时候才二十岁,然后就被系统给抓住了,她只做过别人的女儿,孙子,没做过母亲,更没做过奶奶,对于长辈的心不能彻底摸透。
  “没关系的小娇娇,这次你能得到的积分还不错啊,李娇的灵魂很纯,主脑最喜欢这种了”主神系统安慰她。
  不错?这没追求的家伙,才三百个积分就不错了?她自出道以来就一直做得这种如常任务,想要升级的快,还是要做挑战任务才行啊。
  她刚把熬好的药喝完,朱成明就沉着一张脸走进来了“妈,你做饭了吗,我今天在你这里吃”
  李娇放下手里的碗,不动声色道:“怎么了?”
  “还不是吴红那婆娘,刚回去就盯着我后面吵吵吵,头都被她吵炸了,烦死了,也....”
  话音未落,他家门口就响起吴红的声音“朱成明有本事你一辈子都别回来,你就跟你妈过去吧,你要是敢回来,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朱成明黑着脸,将门狠狠的甩上“疯子”
  李娇勾了勾嘴唇,疯子还不是你当年巴心巴肝要娶回来的,当年多少人不看重这桩婚事啊,朱成明倒好铁着心要娶吴红,现在后悔了吧。
  “再等一会吧,汤还煲着呢”
  朱成明点点头也不说话,找到遥控器,把电视打开独自看电视去了。
  李娇摇了摇头,起身去厨房弄饭,屋子里这么大的中药味,他难道都没有闻见吗?居然连问都没问一句,可见也是一个薄情的,这还是亲妈啊。
  “鸡汤?妈你杀鸡了吗?”看见桌子上的汤,朱成明顿了一下。
  李娇给自己盛了一碗,喝了一口才回答“是啊,怎么了,妈不能喝吗?”
  朱成明呆了呆,赶忙摇头“没,没有”
  鸡圈里十多只鸡都是李娇养的,但她从来没有舍得杀一只吃过,都进了吴红那婆娘嘴里,但结果又怎么样,人家还不是不惦她的好嘛,而且最过分的就是,吴红想要吃鸡了,会让李娇从鸡圈里逮一只鸡出来杀了,退了毛,然后拿走回家烧,烧好了别说一块鸡肉了,就连一口汤都喝不着,两家的房子是相连的,鸡肉的香味就从吴红家里飘出来,可怜的李娇馋的只能闻闻味道,完了,吴红还挑着一根牙签说“鸡不好吃,肉太老了,吃多了对胃不好”
  朱成明低头扒了两口饭,又抬头看了看她,好几次动了动嘴角,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李娇才懒得问他呢,看他那副模样,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果然朱成明还是憋不住了,放下碗看向她“妈,你.....你是不是拿了红红的五百块钱”
  “是又怎样?”李娇淡定的端起盘子,把最后的几块茄子倒在自己碗里,今天这茄子做的很香,她放的豆瓣。
  朱成明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按照他所想的,要是他这么问出来了,李娇肯定会很不好意思的把钱从口袋拿出来交给他,让他还给吴红,可这次李娇居然就这么干净利索的承认了,还没什么不对的样子,这让他有些苦恼,该怎么说出下文。
  “那个....那个,妈你是不是缺钱用啊,你要是缺钱用可以找我要啊,你.....别....别拿红红的钱,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个人,她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你拿她这五百块钱不是要她命吗?”
  李娇脸色一板,将筷子狠狠的往桌上一扔,冷冷的看向他“她的钱是命,我的钱就不是命了,她在我这里拿钱的时候,我说过什么吗,是啊,我就是缺钱用,你不是要给我吗,先给我一千吧,我明天要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朱成明原本黝黑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妈,你到底怎么了,你身体好好的做什么全面检查啊,这不是浪费钱吗,你年纪大了,又不用什么钱,把钱....”
  “把钱给你们用是天经地义的是吧,我手烂了,有钱不会用是吧”李娇沉着脸接过他的话。
  朱成明被堵的哑口无言,看了看她,又低头看着饭桌,最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吃饭,先吃饭吧,吃饭的时候不说这些”怎么说?要他怎么说?他自己都说不出口,还没听说过有钱不会用要分给别人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