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第六十八章 软禁

第六十八章 软禁


  因为醉酒事件,倒霉的刘公公还躺在床上。这天楚云终于来看望刘公公了。
  “刘公公,您老还好吗?”楚云将一个果篮放到刘公公的床头。
  “哎哟,楚云你还记得咱家啊。自从咱家受伤都现在,你竟然都不闻不问。咱家总觉得不对劲,总觉得咱家的伤与你相关。”刘公公说道。
  “哈哈,看来刘公公是忘记了。实不相瞒,刘公公之所以躺在病床上,便是在下带人打的。”楚云笑道。
  “你!”刘公公眼珠突出,难以置信,“你竟然敢带人殴打朝廷监军!”
  “打了就是打了,刘公公能拿我怎么样?是来打我,还是要向皇上打小报告?”楚云淡定地说道。
  “你……你……我要向九千岁、向皇上奏你楚云一本,诛你九族,凌迟致死!”刘公公气的浑身颤抖,偏偏又无法起身。
  “刘公公真是有胆识,小命都被拿捏在我的手里了,竟然还敢出口威胁。要是朝廷知道了这里的事情,我第一个就将你扔到海里喂鱼。”楚云从果篮里取出一个香蕉,慢慢地剥开蕉皮,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完全不理会刘公公精彩的表情。
  “楚云——你的胆子也忒大了,即使控制了我,黄千户的锦衣卫不会放过你的。”刘公公浑身起了大汗,盖在身上的薄被子也因为汗水而浸湿,“黄千户可是皇上身边的人,你同时得罪我们东厂和锦衣卫,是不会有好果子的。”
  “你是说锦衣卫那群人?抱歉,他们已经被我们全部控制,关在小黑屋里。这一辈子,你们就别想回朝廷了。只有乖乖听我的命令,你们才有可能活下去,知道了吗?”楚云说道,“只要你说个不字,这个房屋就不会再有人进来,你就在这里被饿死吧。”
  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刘公公由愤怒转为恐惧,脸色惨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刘公公你平时不是挺多废话的吗?你不说我就权当你答应了。东江镇总兵毛文龙拥兵自重,却不思进取,勾结金人,还祸害我大明藩国之百姓,骄傲散漫,已被在下控制。还请朝廷治毛文龙之罪,由在下接管东江镇。”楚云说道。
  “你可有证据?”刘公公盯着床帐,幽幽问道。
  “刘公公的书信便是证据。”楚云说道,“再说有证据没证据又有何区别?”
  “即使你弄倒毛文龙,朝廷也不可能会让你担任东江镇总兵的。实话告诉你吧,不出数月,朝廷便会派文官来接管辽南三卫,到时没有楚云你的容身之所。”刘公公冷冷地说道。
  “朝廷派再多的文官过来也只是这样的下场,你只管按我所说的上报朝廷。等下我会派人将纸笔拿进来,让刘公公写一份奏折给朝廷。要是今天日上三竿我还没看不到我想要的东西,这里就会沦为火海。”
  楚云只留下一句威胁,便离开了刘公公所在的府邸。他相信以刘公公钱财如命的胆小性格,绝对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余成,你让几个信得过的兄弟守住这里的出口,要是刘公公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交出东西来,就将他绑过来见我。”楚云吩咐道。
  金州城的市井间,黄千户的亲兵正在走访收集证据。繁华的大街上摩肩接踵,金州城不复昔日的萧条。这个亲兵在金州城内晃荡数日,倒也发现了不少不对劲的地方。比如楚云的冶炼厂,海量的铁矿、煤矿被运输进去,虽然不知道生产的是什么,但肯定有大量的火器。这种数量级的火器,可以装备大量的军队了。又比如在城里经常可以看到的西洋匠人,很难说明楚云和西洋人没有什么关系。
  亲兵大致有了可以禀报的消息,就待回报黄千户。
  突然,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两个大汉从左右两边夹过来,架起那个亲兵。
  “你们是什么人?!”亲兵突然被两个大汉控制,低声喝道,“你们又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就是锦衣卫么,有什么大不了。”其中一个大汉说道。
  “今天你是我们抓住的第三个锦衣卫了,抓多你一个又何妨。”另一个大汉说道。
  黄千户的亲兵内心是崩溃的。什么时候锦衣卫这么掉价了,根本不被人放在眼里啊!
  金州城外一个小村庄,黄千户带来的锦衣卫的人都被情报处的人给控制起来。村庄外边便有巡逻的士兵把守。
  “楚云在哪里,我要见他!你们是不是也抓了李公公!”黄千户半夜被人用香晕晕,等再次醒来时已经沦为囚犯。
  “我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都给我好好待着,不然全都要人头落地。”一个带着面具的人从铁窗外面透过铁杆向里面望了一眼。
  白色的面具,只漏出一双眼睛和上扬的嘴巴,颇为可怖。
  “你们可知道囚禁锦衣卫是灭九族的大罪!”黄千户厉声道。
  他知道楚云并不怎么理会朝廷,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楚云敢直接软禁朝廷大使!特别是现在大明王朝还没有崩溃的征兆!楚云这一举动,和谋反已经没有区别了!
  “我们不仅知道囚禁锦衣卫是大罪,而且光绑架锦衣卫就够我们死上十回了。所以我们更不能放了你。你就乖乖在这里面和你的同伴呆着吧。”
  “朝廷与我们失去联系后,定会派人来追查的!”
  “你们的性命在我们手上,相信你们会帮我们隐瞒朝廷的。”
  面具男离开了铁窗。
  “秃鹰,军主来信,问你是否都将锦衣卫的人抓齐了?”另一个面具男走过来问道。
  秃鹰,乃是情报处一组组长魏龙。
  “放心吧,一个也没逃掉。呸,锦衣卫也没传说中的那么深不可测,老子真是高看他们了。上面还调动了一个步兵中队来协助我们,完全没有必要。”魏龙屑笑道。
  “千万不可轻敌。万一走漏了消息,我们就是在跟朝廷作对了。”
  “朝廷上下都是刘公公这般贪婪之人,连我们将士的血汗钱都不放过,作不作对都罢!对了,上面真的要让我们白白养着这么一群人?”
  “上面说了,等个十天半月风头过去,毛文龙、锦衣卫、东厂还有那些奴仆,全都送去铁山采矿。”
  “不愧是老大,从来不养闲人,够狠,我秃鹰就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