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天天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绝品神医

绝品神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章高考落榜
  
      “胡老师,高考成绩出来了吗?我来问问。”凌霄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山坡上。
  
      山坡上开满了菊花,金色的,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姹紫嫣红,整个一个花的海洋。
  
      花多,蜜蜂和蝴蝶也多。
  
      蜜蜂嗡嗡嗡,蝴蝶飞呀飞,忙着把花蜜采。
  
      青春靓丽的胡琳正拿着一只数码相机,对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拍照。
  
      她仿佛没有听见凌霄的声音,连看都没有看凌霄一眼。
  
      “胡老师……”凌霄很着急。
  
      “嘘。”胡琳终于回头看了凌霄一眼,却嘘了凌霄一下。
  
      凌霄眼巴巴地看着胡琳。
  
      她的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诱人得很。
  
      高三毕业,凌霄便已经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
  
      其实胡琳也不大,今年刚满二十四岁,大学一毕业就自愿来神女山区支援山区的教育事业了。她人美,身材好,心地也善良,早就成了神女山十里八乡公认了的大美女。来她家提亲的媒婆几乎要把她家的门槛踩断了,可她一个都没有答应。
  
      那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忽然从一朵菊花上飞了起来,不识趣地栖息到了凌霄的肩头上。
  
      凌霄正要用手赶走它,追拍蝴蝶的胡琳却赶紧叫道:“不要,站着别动!”
  
      凌霄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动。
  
      色彩斑斓的花蝴蝶也老老实实地栖息在凌霄的肩头,一动不动。
  
      胡琳站着拍了一张,似乎不满意拍摄的角度,跟着蹲在了凌霄的面前,蹲拍凌霄肩头的花蝴蝶。
  
      调皮的蝴蝶忽然从凌霄的肩头俯冲下来,栖落在了他的裤子上。
  
      咔咔咔……
  
      胡琳连拍三张。
  
      因为紧张,凌霄颤了一下,蝴蝶受到惊吓振翅飞走了。
  
      胡琳站了起来,一双美目发现了凌霄的变化,“那个……凌霄啊,你找老师有什么事吗?”
  
      “胡老师,我是特意来问问高考成绩的。”凌霄说,尴尬得很。
  
      “明天就张榜了。”胡琳说,斜眼瞄了一下凌霄。凌霄其实很帅气,一米八二的身高,眉目清秀,斯斯文文,看着感觉很阳光,很舒服。作为女人,她其实很喜欢凌霄这样的男生。
  
      “我这不是着急吗,胡老师,我家没电脑,我也没手机,我查不到,不过我知道你一定知道,这不我就来问你了。”凌霄央求地道。
  
      胡琳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凌霄的心微微一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在三本录取线下,专科大学的录取线倒是过了,不过我不建议你去读啊,一来学费贵,二来将来毕业了也不好找工作。”
  
      凌霄的心头仿佛缀着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凌霄,你也不必难过。你这个学生勤奋好学,就是家庭条件差一些,影响了你的学习。我建议你复读一年,以你的基础,你一定能上二本,运气好点的话甚至能上一本呢。”胡琳安慰地道:“我可以把你的情况跟学校反映一下,让学校免去你的学杂费,你看要得不?”
  
      ###第2章神医传承
  
      听着胡琳的话,凌霄沉默不语。
  
      他的家庭条件岂止是有些差,简直是差到极点了。他的父母双亡,他从初中时代就寄住在大伯凌满贵家里,受尽了白眼不说,还包干了大伯家的家务活。这样的环境,他怎么能安心学习呢?
  
      “凌霄,你没事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读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以后你会明白的。”胡琳生怕凌霄想不开。
  
      凌霄苦笑了一下,“胡老师,谢谢你,不过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我高中三年,所用的学费全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一笔遗产,现在用完了,就算学校不收我学杂费,我生活也要钱啊。另外,我寄居在我大伯家,我婶娘一早就放下了话,说只让我在她家住到十八岁,过了十八岁,我就得自己找地方住了。”
  
      “要不,你到学校来住吧,生活上的问题,我可以帮助你。”胡琳说。
  
      “不了,谢谢你胡老师,再见。”凌霄转身向山坡下跑去。
  
      “喂!凌霄,你回来!凌霄?凌霄!”胡琳叫喊着。
  
      凌霄头也不回,埋着头,继续向山下跑去。
  
      跑呀跑呀,凌霄跑下了山坡,穿过聚居的神女村,又跑到了神女山脚下,沿着山脚下的一条羊肠小道向神女山上跑,跑不动了就爬。
  
      “不就是没考上大学吗?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却成了世界首富。在华国,很多亿万富翁才小学毕业。我不笨,要力气有力气,要时间有时间,我一定能用我的双手打拼出属于我的未来!”仰望着头顶的蓝天,凌霄在心里暗暗地道,字字铿锵有力。
  
      不过情绪一激动,脚下一滑,一声惨叫摔了下去……
  
      一路滚到山崖底,头部重重地撞在了一棵枯死的树干上,剧烈的震动和疼痛传来,他顿时昏厥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他感到有一双手在压击他的胸膛,然后,又有一张嘴堵住了他的嘴,一口一口地往他的嘴里吹气。
  
      湿润的嘴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一定是胡琳老师找到了我……以后,说什么也要报答胡老师……”浑浑噩噩间,凌霄的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念头。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
  
      “贫道道号玄机子,江湖人称逍遥侠医,在世已经一百五十年了。便宜你小子了,你给贫道磕三个头,叫贫道一声师父,继承贫道的逍遥侠医的名号,继续锄强扶弱,悬壶济世,救苦救难,以拯救世界为己任……就把一身内力传给你!”
  
      紧接着便产生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一下子感觉像是在一张洒满精油的床上给他做按摩,酥酥麻麻,酥.到了骨头里,麻到了心尖尖上。一下子又感觉像是浸泡在温泉之中,每一个毛孔都是舒畅的,安逸的。
  
      “为师一身行侠仗义,悬壶济世,救苦救难,才有今日道行。为师之名号‘逍遥侠医’不容有半点玷污,你继承了为师一身内力,他日学有所长之时,一定要坚持正义,惩恶扬善,锄强扶弱。那些为害百姓的恶人奸商和贪官,你要出手惩戒。那些善良贫穷的百姓,你要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困难。为师给你定下了每日一小善,每月一大善的规矩,如若违背,阴阳戒就会惩罚你!”
  
      接着凌霄便清醒了过来。
  
      好奇怪的梦,凌霄暗叹一声,不过马上他脸色一变……
  
      ###第3章神奇的皇帝外经
  
      凌霄赫然,他的右手上多了一枚漆黑的戒指。
  
      难道,刚才发生的不是梦而是真的?
  
      “师父!师父!”
  
      可是,山林寂静,哪里还有玄机子的影子。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就在一只黑色的包裹。
  
      打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一本线装书——《黄帝外经》。
  
      《黄帝内经》举世闻名,但这《黄帝外经》……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下山的路分外轻松。
  
      两三米高的岩石挡住了路,凌霄发现身体果真不一样了,只消双脚一蹬,他的身体嗖一下就跃过去了,轻松得很。
  
      两三米宽的河流挡住了路,也只消纵身一跃,他就会像鸟一样飞过河流,潇洒得很。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大伯凌满贵和大婶刘玉秀早睡了。
  
      回到了后院杂屋里,关了门窗,开了灯,然后躺在床上看玄机子留下的那本《黄帝外经》。
  
      《黄帝外经》分三篇。
  
      第一篇,体术篇。拳法身法.功法。
  
      第二篇,医术篇。针灸、药方、内力疗法,各种神奇的医术!
  
      第三篇,玄术篇。面相命理,风水气运。
  
      看书看累了,凌霄又把玩起戴在他右手食指上神秘的黑色戒指来,不过这一玩,大变突生……
  
      戒指非金非银也非玉,看上去就像是铁质,很普通。戒面上有阴阳混合的太极图案,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玄妙,但凌霄却觉得它很厉害很神秘的样子。
  
      “这就是师父给我的阴阳戒吗?他说如果我不履行誓言,阴阳戒就会惩罚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哦?”凌霄虽然非常崇拜玄机子,可对阴阳戒的事情却是半信半疑的。
  
      也倒是的,一枚戒指,它怎么能惩罚人呢?
  
      忽然……
  
      “哆哆……哆哆……好冷……我靠……真的会惩罚人啊……我不敢了……师父师父我错了……哆哆……”凌霄蜷缩在了床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可是还是冷。
  
      冰冻惩罚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才结束,凌霄的感觉就像是在北极待了一年那么漫长一样。有了这次经历,他再也不敢去取下戒指了。他还记起了玄机子临走之前对他的告诫,锄强扶弱,惩恶扬善,继承“逍遥侠医”的称号!
  
      这一次惩罚之后,凌霄神困体乏,呼呼大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梦见了好多花蝴蝶,还有拿着数码相机拍照的胡琳老师。
  
      喔喔喔!
  
      一只大公鸡站在大瓦房上啼鸣了。
  
      凌霄猛地惊醒过来。
  
      窗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地上洒下了一片金色的光斑。
  
      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廉价的电子表,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凌霄掀开被子,拨开四角裤,嘴角顿时浮出了一丝苦笑!
  
      起了床,凌霄将《黄帝外经》贴身收藏好,然后将几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比如牙膏牙刷什么的放进了书包里。他的家当实在是太少了,少到了几乎可以不收拾的程度。
  
      临出门,凌霄回头看了一眼他住了五年的大瓦房,然后向大门走去。
  
      ###第4章冲突起,战斗力爆发
  
      “新的生活就从今天开始,师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凌霄在心里对自己说。
  
      前院里,“哟,这不是我们的大学生凌霄吗?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吗?”刘玉秀挖苦地道。她没叫凌霄起来吃早饭,但她给大黄的这碗饭却就是凌霄的。
  
      “婶。我没考上,昨天我就问胡琳老师了。”凌霄简单地应了一句。
  
      “哼!我还以为我们凌家会出一个大学生呢,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不中用的货,你婶我和你伯算是白养活你这么些年了。我就算喂大黄,它也会替我看门守院啊,你呢,你就吃白食。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别在我们家住了,我们家没你住的地儿!”刘玉秀破口骂人。
  
      “不用说了,大伯大婶,我今天就走了。”凌霄懒得跟刘玉秀说话,大步向外走去。
  
      “走?走哪去?”凌满贵出声说话了,“我在工地上刚包了一些打石头的活,既然你以后不读书了,你就跟我去工地干活吧。你把手艺学好,以后也有个谋生的手艺。”
  
      凌霄摇了摇头,“不了,我自己有打算。”
  
      凌满贵忽地将手中的旱烟摔在了地上,“凌霄,你娃翅膀硬了是吧?老子今天告诉你,你娃今天要是走出这个家门,以后就别回来了!本来,我还看在你死去的爹妈的情分上,才让你跟我学石匠的手艺,去工地干活,你娃别不识好歹!”
  
      跟他学石匠手艺?凌霄连一分钱工钱都拿不到。
  
      凌满贵和刘玉秀打的主意是让凌霄成为他们家的长工,甚至是奴隶!
  
      凌霄可没那么傻,他断然地道:“大伯,不必了,我有手有脚,我能养活我自己,你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留下这话,凌霄大步向门外走去。
  
      “没出息的东西,回你那破屋去,饿死你!穷死你!”刘玉秀在后面破口骂道。
  
      如果刘玉秀不是他婶娘,是长辈,凌霄真想给她一巴掌,打烂她的一张臭嘴。现在,就当是她是一条疯狗吧!
  
      以后,有她后悔的!
  
      然而,凌霄有一颗宽容的心,凌满贵却没有容人的肚量。他恼羞成怒地抓起墙角的铁铲,几步冲上来,照准凌霄的后脑勺便抽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和风声响,凌霄猛地转身,一拳轰向了铁铲。
  
      哐当!
  
      铁铲与凌霄的拳头一碰,闷响一声,巨大的反弹力顿时让凌满贵拿捏不住,铁铲脱手飞出,忽地劈在了刘玉秀的脑门上。
  
      “哎哟!”刘玉秀捂着受伤的额头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凌霄愣愣地看着他的拳头。
  
      “你娃居然敢打你婶娘看我不打死你!”凌满贵恶人先告状,抡起铁铲便朝凌霄头上打去……
  
      ###第5章拯救余晴美
  
      凌霄冷冷地看了一眼凌满贵,如果他不是继承了玄机子一身的内力,就凌满贵这一铁铲偷袭,他肯定会受重伤!
  
      “哎哟……哎哟……”刘玉秀在地上打滚,哀嚎。
  
      “婆娘!婆娘?婆娘你没事吧?”凌满贵慌忙扔下铁铲跑了过去。
  
      凌霄冷哼了一声,“哼,自作自受,刚才是你男人出手偷袭我,铲子脱手打到了你,那铲子又不是我拿的。这事,你们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奉陪到底。不过,我把话说在前面,既然你们不念半点亲戚情面,下死手整我,我动起手来也不会留半点余地!”
  
      “你吓唬谁呢?凌霄,你娃有本事,等富娃子回来,我告诉富娃子,让他整死你!”刘玉秀叫嚣地道。
  
      凌霄冷笑了一声走了过去,刘玉秀急了,“别,你娃可别乱来……”
  
      凌霄直接走到了大黄的狗窝前,伸手抓起一块火砖,一拳打在了火砖上。
  
      砰!一块坚硬的火砖顿时爆开,四分五裂。
  
      刘玉秀和凌满贵傻眼了。
  
      两口子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们家寄居了几年的凌霄会这么一手!
  
      凌霄拍了拍手,大步走出了凌家的大门。
  
      在心中积压了好几年的恶气一口出尽,他的心情好极了,周身轻松!
  
      “我有十八块钱,可以买九斤米。山上有野菜和蘑菇什么的,我可以凑合着吃上半个月呢。这半个月的时间,我得找一份工作,这才是长远之计。”凌霄开始盘算生计的问题了。
  
      村子里的小卖部就有米卖。
  
      凌霄背着他的书包就下山了。
  
      这样的日子苦不苦?苦!
  
      可是不用看刘玉秀和凌满贵的脸色过日子,他开心!
  
      山路崎岖,凌霄的脚步却轻快如风,一百四十四年的内力可不是盖的。
  
      “哎哟……哎哟……”
  
      正健步如飞的凌霄猛地停下了脚步,他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痛苦的感觉。
  
      “哎哟……哎哟……有没人啊?谁来帮帮我啊?”女人的声音是从山路旁边的壕沟里传来的。
  
      凌霄离开了山路,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壕沟边沿。他附身一看,却发现是神女村的村长余晴美倒在壕沟里。
  
      凌霄对余晴美简直是太熟悉了。
  
      余晴美可是神女村的能人呐,初中毕业就自学成才,学会了肉兔养殖,大棚蔬菜,家里不仅办了一个养兔场,还承包了几十亩山地搞起了大棚种植,每年仅卖出的肉兔和反季节蔬菜,她家的收入都有好几万。
  
      神女村的村民将她选成了村长,就指望着她带个头,把神女村的种植业和养殖业发展上去,也过上好日子。
  
      余晴美不仅从聪明能干,人也美。一张圆润的苹果脸,杏仁眼,按照农村的话说就是旺夫相,谁娶了她,保证幸福一辈子。
  
      不过这会儿,躺在壕沟里的女村长显然很糟糕,她受了伤。
  
      她的双腿流着血,血打湿了她的腿,也打湿了她身上的蓝色的碎花裙子,她上身的衬衣也破了。
  
      凌霄看得呆了一下。
  
      “霄子,你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下来把你余姐拉上去?”余晴美大凌霄几岁,自然是姐了。
  
      ###第6章腿上受伤了
  
      凌霄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跳到了壕沟里。
  
      壕沟起码有两米深,他跳得干净利落,落地还带一声闷响。
  
      “你慢着点,不要摔伤了,那个时候我们都困在这里,谁来救我们啊?”余晴美被凌霄的猛浪吓了一跳。
  
      “不碍事,不碍事,余姐,你怎么会掉壕沟里啊?”凌霄说。
  
      “镇政府搞了一个关注农民工的活动,让我宣传一下防艾的知识……”话到这里,余晴美忽然打住了,她的俏脸微红,啐了一口,“我跟你一个学生说这些干什么啊,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她不说,凌霄也知道,防艾就是防止艾滋病,不就这点事吗,她还遮遮掩掩的,真有意思。
  
      凌霄笑道:“余姐,我都十八岁了,你还把我当小孩啊?还有,我现在已经毕业了,不读书了。”
  
      “不读书了?怎么能不读书呢?我还指望你考上大学,给咱神女村争光呢。”余晴美显得有些惊讶。
  
      “不说我的事了,余姐,让我看看你的伤吧。”凌霄不想再提他高考落榜的事了。
  
      “你又不是医生,看什么伤啊?你想办法把我弄上去,去刘家诊所看看就行了。我的手机摔坏了,不然我早就给刘医生打电话了。”余晴美抓起放在旁边的手机,那屏幕果然是碎了。
  
      “其实我学过几天医的,你让我看看吧,或许我能治好你。”凌霄继承了玄机子一百四十四年内力,又知晓了一些《黄帝外经》上的神奇的医术,见到伤患,他早就跃跃欲试了。
  
      还有,玄机子给他定下了日行一善的规矩,眼前正是一个机会,如果他治好了余晴美,他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哎呀,我说不看就不看,你帮不帮余姐?不帮你就上去,随便叫个人通知一下刘医生就行。”余晴美死活不让凌霄看她的伤处。
  
      凌霄感到有些郁闷和失落。
  
      玄机子的亲传弟子第一次出手,伤患居然连伤都不给看,搞个毛线啊!
  
      不让看就不看呗,稀罕啊!
  
      “好吧,我扶你起来。”凌霄上前,抓住了余晴美的胳膊,他慢慢用力,试图将余晴美拉起来。
  
      “哎哟……哎哟……停!停!”余晴美痛得眼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怎么回事啊,刚才都不疼,你一拉我,我就疼得要命。”
  
      凌霄已经注意到了,就在他拉余晴美的时候,余晴美的腿上又冒了好多血出来。
  
      “余姐,有些伤是拖不得的,迟几分钟医治和早几分钟医治,结果都是不一样的。你的腿要是伤了神经,或者伤了血管的话,如果不及时治疗,你有可能会瘸。”凌霄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这么严重啊?”余晴美果然被唬住了。
  
      “还有更严重的呢,你可能有生命危险。”凌霄说。
  
      “那……你给我看看吧。”余晴美妥协了。
  
      凌霄蹲在了余晴美的旁边,“伤在什么地方了?”
  
      “腿,嗯,膝盖也疼得厉害。”余晴美皱着眉头说。
  
      凌霄抓住余晴美的裙边……
  
      ###第7章医术初展露
  
      只见余晴美的两只膝盖,又红又肿,破皮的地方,一丝丝鲜血往外冒。
  
      膝盖上的伤,是外伤,不会有危险。
  
      凌霄也紧张得很,这可是他第一次给别人看病。
  
      “严不严重啊?”余晴美的声音微颤。
  
      “不太严重,你不要紧张,没有伤到动脉,你忍着一点,我先给你处理流血的伤口,然后再治疗你的膝盖上的伤。”说着,凌霄就伸过了手去。
  
      “你行不行啊?你连药水和工具都没有。”余晴美顿时紧张了起来。
  
      “要是治不好你,让你变瘸了,我就当你的双腿,照顾你一辈子行不行?”凌霄开玩笑地说。
  
      治疗这种穿透性外伤,需要消毒的碘酒、镊子和麻醉剂什么的,凌霄一样都没有,但他有一百四十四年的深厚内力啊,这就足够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余晴美羞恼地啐了一口,“呸哦,谁要你当我的腿啊,我可是结了婚的女人,你一个孩子家,你才多大点啊,可不要跟姐开这种玩笑。”
  
      说是不开玩笑,但她的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一点都不恼。
  
      凌霄不开玩笑了,他的双手按在了余晴美受伤的地方,内力治疗开始了。
  
      “什么东西在我的身体里面跑动?就像是小松鼠一样……”余晴美嘟嘟囔囔。
  
      其实,这就是凌霄的内力。
  
      凌霄的内力把伤口周围血管被暂时性地封住了,神经也在内力的作用下渐渐麻痹了,所以余晴美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感觉有点痒。
  
      凌霄继续用内力挤压余晴美的伤口,扎进伤口之中的木刺一点点地被他挤压了出来。几分钟后,木刺彻底被挤出了伤口,掉在了地上。
  
      “好了,总算是拔出来了。”凌霄累了一身汗,但心情却愉悦得很。
  
      余晴美惊奇地看着凌霄,“神了啊,霄子,看不出你的医术还真挺厉害的啊。”
  
      凌霄笑了笑,“以前我在读书,没对人说起过,现在我不读书了,以后你要是又什么病痛,尽管找我就是了。”
  
      “你余姐我一定找你,不过现在你得帮我爬上去啊,我一个人可不行。”余晴美说。
  
      “我背你上去。”凌霄说。
  
      在山村,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还很重,一个女人肯定是不会让一个男人背着走路的,除非那个男人是她的老公。可是眼前这种情况又是特殊的情况,不让凌霄背,余晴美自己肯定是无法爬上去的。
  
      “这个……”余晴美显得有些犹豫。
  
      凌霄笑道:“余姐,你还不好意思啊?这有什么?你的病人,我是医生,病不避医嘛。我先把你的伤口包扎一下,然后背你上去,好不好?”
  
      ###第8章小混混来找茬
  
      面对这么温柔体贴,阳光帅气的小医生,谁能拒绝人家的一片善意呢?余晴美终于点了点头。
  
      凌霄却脱掉了身上的汗衫,使劲撕了一下,顿时撕下一条布条来。他用布条将余晴美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霄子,回头姐给你买一套好的,你喜欢耐克还是阿迪达斯?不要客气,跟姐说。”余晴美很想酬谢凌霄。
  
      “我不要,余姐,不就是一件汗衫吗?你跟我客气啥啊。现在我背你上去。”凌霄蹲了下去,示意余晴美爬到他的背上去。
  
      余晴美羞涩得很,不过还是爬到了凌霄的背上。她搂着凌霄的脖子,凌霄背着她爬上了山沟。
  
      上了路余晴美就不肯让凌霄背她了,“萧子,把姐放下来吧,我自己走着回去。”
  
      “余姐你行不行啊?我说你就别逞强了,还是我背着你回去吧。”凌霄说。
  
      “不行,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余晴美害羞了,要是被村里人看见凌霄背着她走路,她就别想做人了,唾沫星子都能把她这个村长淹死。
  
      凌霄知道她是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也没坚持。他找来一根木棍让余晴美当拐杖使。余晴美拄着木棍,他跟在后面,慢吞吞地向村子里走去。
  
      两人一路说说聊聊,走得很慢,但时间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快到余晴美的家了。
  
      “好了,霄子,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走着回去,你去忙你的吧。”余晴美笑着说道:“等姐好了,一定要好生谢谢你。”
  
      “好的,余姐再见。”凌霄道了别,向小卖部走去。
  
      下山买点米,居然会遇上受伤的女村长余晴美,凌霄觉得他的运气真的是来了。
  
      可是,美美的幻想之后他又不得面对现实,他所有的钱才买来九斤米,他恐怕比那些睡大街睡桥洞的乞丐好不了多少吧?
  
      “不行,我一定得赚钱,赚大钱。”凌霄第一次对钱产生了强烈的**。
  
      离开小卖部,凌霄提着九斤米,一边往回走,一边琢磨着他的发财大计。
  
      “凌霄!你个狗日的,你给老子站住!”忽然,有人骂道。
  
      凌霄回头,只见凌义富骑着一辆125摩托车往这边冲来。摩托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两个小青年,烫着金发,传的衣服也是花里胡哨的,有骷髅,有铁环,还有一些奇怪的亮闪闪的饰物。
  
      摩托车越来越近,靠近凌霄的时候凌义富非但没有停车,反而轰了一把油门,加速向凌霄撞来。
  
      凌霄侧身闪开。
  
      摩托车擦身冲了过去,差点栽进路边的壕沟里。
  
      “下车下车,把那小子给我堵住,不要让他跑了!”凌义富凶巴巴地吼道。
  
      两个小青年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一前以后地堵住了凌霄的去路。
  
      其实不用他们堵路,因为凌霄根本就没有跑的想法。
  
      凌霄想得很清楚,面对凌义富这种村霸,他要是跑的话反而会让凌义富觉得他害怕了,会助涨凌义富的嚣张气焰。所以,不仅不能跑,还要强硬。凌义富狠,他就要比凌义富还要狠!凌义富这种人只有被打怕了,他才会学乖!
  
      凌义富架好了摩托车的脚架,大步走来,一掌推在了凌霄的肩头上,“你个养不熟的小崽子,竟敢打我妈!你娃是不是不想活了?看老子今天打不死你,草,都给狠狠的打……”
  
      ###第9章暴揍
  
      凌霄并没躲开,但凌义富的一掌也没推动他,他的肩头只是轻微地晃了一下。
  
      “跪下!”凌义富得寸进尺,一把揪住了凌霄的衣领,口沫横飞地吼道:“然后拿五千块钱出来,这事就算过去了,不然——”
  
      “不然怎么样?”凌霄语气淡淡地道。
  
      凌义富顿时被凌霄的气势唬了一下。他奇怪啊,以前被他欺负惯了的堂弟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换做是以前,他只要瞪一下眼,凌霄就得打个哆嗦,任由他指挥摆布。今儿是怎么了呢?
  
      “富哥,懒得跟这小子多说,先打一顿再说!”一个小青年怂恿地道。
  
      “打!给我打!往残的打!”凌义富恼羞成怒,挥拳就向凌霄的鼻梁捣去。
  
      他的两个帮手也一涌而上。
  
      却不等两个帮手的拳脚落在凌霄的身上,凌霄偏头躲开凌义富的一拳,一膝盖就撞在了凌义富的小腹上。
  
      嘭!这一膝盖撞得又快又狠!
  
      “哎哟……”凌义富惨叫了一声,捂着小腹就倒在了地上。
  
      这时,两个帮手才冲到凌霄的身前。
  
      两个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就被凌霄一巴掌抽倒在地。血水和两颗大牙脱嘴飞出,那倒霉蛋的脸瞬间就肿得跟猪尿泡似的。
  
      一个照面就撂倒了两个。
  
      “你……你敢!”剩下一个还站着的,掏出了一把猎刀,拿在胸前晃了晃。可是他手中的猎刀却没有给他带来半点安全感,面对凌霄,他的双脚都忍不住在发颤!
  
      凌霄没什么不敢的,一百四十四年的内力就是他的胆!
  
      凌霄的双腿一曲,一弹,顿时跃起差不多一人的高度,狠狠一脚踢在了握刀小青年的肩头上。咔嚓一声脆响,那小青年的肩骨显然是碎了!小青年的身体也倒飞出去,飞出两三米远的距离,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
  
      凌义富傻眼了,彻底傻眼了。
  
      凌霄向凌义富走去。
  
      凌义富一下就慌了,害怕了,躺在地上的他手脚并用往后退,一边求饶道:“凌霄……不,堂弟,你是我堂弟,我是你堂哥啊。一笔写不出一个凌字啊,以前,哥没少照顾你吧?”
  
      不说以前还好,一说以前,本来想就这么算了的凌霄心头一下子冒起了一股怒火,他上前将凌义富按在地上,左右开弓,左边一耳光,右边一耳光,抽得啪啪之响!
  
      “以前,你还好意思跟老子说以前!在你家的时候,你想打我就打我,想骂我就骂我,你们一家人什么时候把我当亲戚看来着?你们贪墨我父母留给我的钱就算了,你们还把我当长工来使唤!混蛋,你和你妈一样可恶!你爸出手偷袭我,误伤了你妈,你居然还敢找老子要医药费,你以为我怕你吗?我不怕!”一边说,一边抽,多年的怨气积压在心里,凌霄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
  
      不过,他耳巴子抽得狠,却没使用他的内力,不然这十几耳光抽下来,凌义富的脑袋都会被他抽裂开!
  
      “兄弟……哎哟……兄弟……哥!凌霄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凌义富杀猪般哀嚎着。
  
      ###第10章突飞猛进的功力
  
      凌义富也算是一个够狠的人,但凌霄竟比他还狠,他这一次是真被打怕了!
  
      见凌义富求饶,凌霄这才住手,“以后不要再来找我麻烦,不然我废了你,滚!”
  
      凌义富和他的两个帮手,推着摩托车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看见凌义富三人跑远,凌霄才大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草地上。他的手和脚,轻微地颤抖着。但这倒不是因为他害怕,也不是因为他体力透支,而是过度兴奋,肾上腺素分泌过剩的原因。
  
      从小到大,他都很老实,活得很累,从不敢得罪别人,更别说是与人打架了。刚才,算是他的第一次战斗,可对方有三个人,而且还动了刀子。他虽然有一百四十四年内力支撑,有恃无恐,但心里其实还是很紧张的。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放松,也就出现了手脚发颤的现象。
  
      休息了一下,凌霄捡起小青年掉在地上的猎刀,提着装着九斤米的米袋子,健步如飞地向老屋跑去。
  
      猎刀是战利品,不要白不要。
  
      回家煮饭吃饭,再去山林里练功学医,凌霄的时间紧巴巴的,但却很充实。
  
      第二天,吃了早饭,凌霄就在院子前的山坡上练功。
  
      练拳,拳拳虎虎生风。
  
      练力,吐纳有序,悠远绵长,丹田养内力。
  
      练身法,身轻如燕,飞檐走壁。
  
      天色渐渐亮开之后,他才结束练功,然后又开始学习《黄帝外经》上的医术。他想得很清楚,只有学好了《黄帝外经》上的本事,他才能过上好日子,才能接触到更优秀的女人。也只有学好了《黄帝外经》上的本事,他才能完成师父玄机子交给他的使命,日行一小善,月行一大善,悬壶济世,惩恶扬善。
  
      凌霄学的,是《黄帝外经》医术篇。
  
      《黄帝外经》的医术篇有三个内容,针灸、药方和内力疗法。
  
      针灸,用内力驱针,达到一针治人,一针活命的奇效!
  
      药方,十多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中药药方,需要他用内力搓揉、烘干,炼制成药丸,然后交给病人使用,效果神奇无比。
  
      至于内力疗法,那就相对简单得多了,只需要用强大的内力疏通病患的经脉,冲击病灶,快速治愈病患。
  
      “内力我有,药丸和银针,银针要到城里去买,我根本就没钱,但药丸说需要的药材我却可以在大山里找到,并用内力揉.搓、烘干,炼制成药丸。这个不需要钱,我先去采药材,炼制药丸,有了药丸我就可以治病救人了。”凌霄心里暗暗地想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