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父这边,倒是要多加看顾。
  
      一来因为温父,二来也因为自己和温白羽的师徒缘分。
  
      这一日,顾玄骨带着况莞月来了温家,温母和温白羽瞧见顾玄骨,都十分高兴。
  
      温白羽小小的身子托着凳子示意赵盛坐下,赵盛看她艰难的模样,眨了眨眼,单手就把凳子拎了过来。
  
      毕竟吃那么多,力气还是大大的。
  
      温白羽有些惊讶:“你力气好大啊?”
  
      赵盛一本正经的挠了挠头:“还好吧,这很轻呀。”
  
      温白羽抽了抽嘴角,看着赵盛,赵盛的模样也不过就是六岁的小男孩,可是那凳子……
  
      对于一个小男生来说,也不能这么不费吹灰之力的轻松啊。
  
      赵盛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说道:“我的力气都在这里了。”
  
      另外一边,温母已经许久不见温父了,若不是之前温父交代了自己的来历,又有顾玄骨在这边解释,温父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她必然要胡思乱想,以为他跟着哪个小妖精跑了。
  
      只是如今也不轻松,总要担心他那边安全不安全。
  
      不过或许顾玄骨天生有种让人放松的能耐,每次温母焦灼的时候,顾玄骨来了一趟,她都会好很多。
  
      那边赵盛和温白羽凑在一起,温白羽因为要拜师,所以在一边小声的询问赵盛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赵盛也知道,自己妈妈好像收下了这个徒弟,看着温白羽开口道:“跟着修炼很辛苦的,你要做好准备。”
  
      他年纪小,可是,顾玄骨从来不曾因为他小就放松对他的管制,反而因为他血脉的原因,赵盛要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
  
      温白羽握了握拳头,认真的点头听着。
  
      顾玄骨看了一眼那边两颗小头颅凑在一起说话的模样,不觉好笑,收回了视线,安慰温母。
  
      说来温母也是个聪明女人,只是女人有时候总是难免胡思乱想,有顾玄骨时不时来告诉她一些消息,她总算心中有数。
  
      大人们坐在这边喝茶,温母也是第一次见到况莞月。
  
      “顾小姐的朋友,可都是美人。”
  
      况莞月一点也不害羞的应承了,说来今日做客,原本王明德还死皮赖脸的要跟着,被况莞月一巴掌打发了,女人聊天,他一个男人凑过来算是什么事。
  
      温母这边难免聊起了赵家的事情。
  
      “上次赵立凡推了盛儿,也不说道歉,反而指责你,真是让人气愤,从前我便不怎么爱和他们家来往,如今更是不愿意了。”
  
      温母说起这件事不是没缘故的。
  
      温父这些日子一直没回来,赵家那边让人过来试探。
  
      温母只胡乱用了温父出去出差这个借口打发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整日盯着我家,我老公也不过出去几日,赵家那边可不少探听消息,赵父还死皮赖脸的当做上次闹翻的事情不存在,一口一个嫂子叫着我。”
  
      温母狠狠的灌了一口茶:“他不嫌我还嫌弃呢?我当即就没给他好脸,可我带着小羽出门散步,又碰上赵家后来娶回来的那位。”
  
      她说的就是那个在姐姐死后还不到一个月又嫁给姐夫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校园:晏少独宠神算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