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303章:你无法逃脱

第303章:你无法逃脱

  !
  
    “你和岑峥是旧识,你到底为什么要事事针对岑峥?!”舍念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云翊,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岑峥。
  
    听到舍念这么问,云翊愣了一下,而后轻笑着道:“现在才反应过来?念念你的反应有些迟钝了。”
  
    舍念并不在意云翊对自己的讽刺,她只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知道云翊不会回答,但这次舍念却还是坚持再问。
  
    “没有为什么,有些事情不需要理由不是么。”云翊缓声开口,很显然对于舍念的这个问题他并不是特别开心,也没有想要说出来为舍念解答的欲望。
  
    “你……”舍念还想说什么,云翊抬起手示意舍念噤声。
  
    “你说的没错,我和岑峥是旧识,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可以说是一起出生的,同一家医院,至于我为什么针对他,这不是念念你该知道的事情。”云翊缓声开口,难得和舍念说起这样的往昔。
  
    听到云翊的话,舍念是真的震惊了,没有想到云翊和岑峥竟然认识的这么早。
  
    “真是让人觉得意外。”沉默了许久,舍念这才轻声开口。
  
    云翊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但这沉重的气氛让舍念感觉到,云翊对岑峥的感情很是复杂,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才让舍念觉得有些危险。
  
    云翊这么记得岑峥,那么岑峥呢?
  
    岑峥又是否知道云翊这个人?更别说是记得了……
  
    “这世界上男人那么多,你可以和任何一个在一起,但这任何一个不包括岑峥,你要跟他在一起,我只能够带走你。”看着沉默的舍念,云翊再次开口。
  
    听到云翊这么说,舍念忍不住冷冷一笑:“带我走,然后廉价把我给卖了是吗?”
  
    有时候她不得不承认,云翊本质上也是一个十分合格的商人。
  
    “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为什么我没有选择的权利?”舍念眸色淡淡看着云翊,不明白为什么云翊总是要这么独断的掌控她的人生。
  
    “在拥有绝对的权利和实力的时候,你才有资格掌控自己的人生,而现在你站在我的面前,你拿什么跟我说要掌控自己的人生?”云翊讥讽的看着舍念说道。
  
    像是舍念这一席话很是可笑一样。
  
    听到云翊这么说,舍念还真的没有办法去反驳。
  
    云翊说的确实是实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说什么都没有用,而自己现在就是这样,没有办法成为能够狠狠踩踏云翊的人,却又妄想逃出云翊的手掌。
  
    “好了,这话有点过分了,其实我也没想要掌控你。”云翊看舍念不说话,便故作轻松的话锋一转。
  
    “当然,前提还是要在没有岑峥的情况下。”顿了顿,云翊又继续说道。
  
    舍念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和云翊说下去了,感觉说什么云翊都不会在意,他向来就是这么独断的人。
  
    “快吃吧,这次我没有给你放东西进去。”看舍念久久没有吃牛排,云翊缓声开口。
  
    舍念放下手中的刀叉,抬头看向云翊:“我实在没有胃口。”
  
    “念念,我让你吃东西,不是询问你有没有胃口。”云翊声音淡淡,面色冷凝。
  
    听到云翊这话,舍念依旧没有动餐具,但是心中很清楚,云翊现在生气了,这位自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第一次给人切了牛排,结果却不被领情。
  
    任凭他怎么宠溺着自己,但是自己没吃他切好的牛排,他还是会生气,这对于云翊而言就像是高傲的尊严被触犯了一样。
  
    “我就算吃了这牛排又怎样,能改变什么?”舍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心中一再告诫自己别触怒云翊,这种时候触怒云翊对自己一丁点好处都没有的。
  
    但是偏偏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就是要说出这样让云翊不开心的话……
  
    “让我生气对你可没有一点好处。”云翊猛然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砸在了瓷碟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这响声也让站在不远处的张衡和陆玲心狠狠一颤。
  
    张衡一颗心高高提起,就怕云翊真的会对舍念动手。
  
    而一旁的陆玲倒是早就迫不及待了,她现在只等少爷一句话,立马就冲上去狠狠收拾舍念。
  
    偏偏等了半天,云翊都没有说话,舍念也不为所动,并没有因为云翊这样发怒就屈服。
  
    “有时候我真想将你抽筋扒皮,看看你骨头到底有多硬。”云翊伸出手猛然捏住了舍念的下巴,力气很大,像是要将舍念的下巴给捏碎一样。
  
    说话时候琥珀色的瞳眸渐深,阴郁的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听到云翊这么说,舍念无畏道:“那你就试试啊。”
  
    “念念你是拿准了我不会这么做对不对,你可真是顽皮。”云翊笑着松开了舍念,看到她脸颊两侧的手指印后瞳眸晃动。
  
    舍念敛眉:“要教训你也已经教训了,我现在是不是可以上去了,云少爷。”
  
    舍念声音沙哑,这话听在云翊的耳朵中十分的刺耳,但偏偏他的嗓子好像被一团棉花堵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难听的也好,好听的也罢,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天生的尊威和高傲更不允许他向舍念道歉,最终云翊摆摆手,示意舍念可以离开。
  
    舍念没逗留,毫不犹豫的干脆转身离开,这里她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和云翊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让她觉得十分的压抑。
  
    舍念离开后,桌上精美的餐食就如之前摆放的一样,完全没有被动过,而云翊切好的牛排就被放在一边,就好像他的心意一般。
  
    完全被舍念视若无睹的忽视了……
  
    这么一想,云翊只觉得心里堵得慌,难以言喻的感情让他很是烦躁。
  
    “她既然不愿意吃,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许送吃的给她。”蓦地,云翊忽然开口,冷凝的声音少了往日的温和。
  
    张衡听到云翊的话,默默地低下了头,这话显然就是对他说的,在这幢别墅中的所有人,只有他是向着舍念的。
  
    而少爷这次连情绪的伪装都没有,说明舍念是真的把他给惹怒了,或者说少爷是真的伤心了吧……
  
    云翊看着这一桌子的餐食自己也没了胃口,最终也转身离开了餐厅。
  
    “啧……这舍念就是个扫把星,每次都因为她的事情少爷这么生气,还会连累了我们!”云翊走了之后,陆玲很是不客气的开口说道。
  
    听到陆玲这么说,张衡冷声道:“别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少爷对念念小姐都不会这样评价,你更没有资格。”
  
    “张衡我说你有病吧,这么向着舍念做什么,她到底是给你和斐然什么好处啊,总是帮着她说话,要我说她根本就不配得到少爷的宠爱!”听到张衡为了舍念这么说自己,陆玲很是气愤的开口质问。
  
    本身舍念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偏偏从她出现之后,斐然和张衡都向着舍念,还一次次的为了舍念来反驳自己,想到这陆玲心中就更加希望舍念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哪怕不是念念小姐得到少爷的宠爱,也轮不到你。”张衡一眼就看透了陆玲心中的想法,很是不屑的讽刺。
  
    “收起你那可笑的心思,别用你肮脏的思想玷污了少爷,这一次是警告,下一次就不是这样了。”看着陆玲涨红的脸,张衡继续说道。
  
    话说完,张衡也离开了餐厅,他的任务是时时刻刻都在云翊的身边保护着他,现在也是一样的。
  
    陆玲看着张衡离开的背影,心中很是不甘,如果可以她真想现在就冲上去解决了张衡,但是不能够,而她也没有能力和张衡抗衡。
  
    与此同时,回到房间的舍念直接把门锁从里面给反锁了起来,她现在也不想看到云翊。
  
    脸颊两侧的疼痛感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刚才发生了什么,这是她认识云翊这么几年以来,云翊第一次对她动粗,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是云翊今天所做的一切都让她很是不爽。
  
    没有实力没有权利就要被人这么狠狠踩在脚下吗……
  
    这位云大少爷又再一次给她上了一课。
  
    当张衡给舍念送药膏过来,打开舍念的门却发现她从里面反锁了之后,张衡有些心慌,刚才舍念离开的时候情绪有些不对劲,难道知道自己无法离开这里,也无法逃脱少爷的掌控,在里面做傻事了?!
  
    这么一想张衡也有些慌了,赶紧敲响舍念房间的门,房里的舍念听到张衡的声音,只是现在不想见到任何一个和云翊有关的人,所以舍念也没答应,直接用被子捂着头。
  
    张衡听里面也没有人回应,更是慌乱不已,立马冲到了云翊的房间,甚至连门都来不及敲。
  
    云翊看到张衡这么无礼的闯进来,蹙眉道:“怎么,她不要药膏?”
  
    “少爷,念念小姐把门从立马给反锁了,我叫她也不答应,她是不是做傻事了?!”张衡很是惊慌的看着云翊问道。
  
    听到张衡这么说,想来理智的云大少爷此刻也不淡定了,将手中的酒杯放在台子上,快步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