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明末之力挽狂澜 > 第六百七十三章万万不可

第六百七十三章万万不可

    所谓众怒难犯,想着救回自家亲人的唯一希望即将破灭,愤怒的百姓们纷纷去找火把,打算把李老爷的府邸一烧了之。
  
      就在这关键时刻,李老爷在臭鸡蛋和烂菜叶的弹幕中,勇敢地冲了出去,在百姓的面前,捶胸顿足,向着大伙赌咒发誓自己绝对不认识什么曹化淳,更不可能为其募捐什么粮草,所有的传闻都是以讹传讹,请众位乡亲千万不要相信。
  
      在宅子即将被点燃之前,求生欲极强的李老爷,终于开始演技爆发,说到激动之处,更是痛哭流涕,其六分委屈,三分凄苦,一分气愤的超强演技,终于让百姓们相信自己应该是误会了李老爷,李老爷绝不会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于是方才慢慢地散了开去,惊魂未定的李半城总算逃过了一劫。
  
      然而依旧有得到消息的百姓们陆陆续续地来到李府,插着腰在李府门外大骂不止,骂的李老爷心惊胆战,面如土色。
  
      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李老爷静下心来仔细想了半晌,又觉得自己这亏吃得不冤。
  
      这冀州城,谁家没有个亲戚好友在城外,也没有人规定清兵只能去济南城劫掠人口吧,想来皇太极劫掠去的百姓们,一定也会有为数不少的冀州人。
  
      百姓们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子女,或是兄弟姐妹正被鞑子劫掠而去,要被赶到辽东给人当奴隶,谁的心里不是肝肠寸断,不能自己?
  
      而今日居然有消息传出,皇上不但不派人去救自己的子民,反而要把前去营救百姓的赵无忌赵大人给免职,这种情况下,眼看被劫掠去的亲人们回归无望,这些百姓们不急眼才怪了。
  
      这个皇帝平时种种的苛捐杂税就不提了,待到外敌入侵之时,居然还不能保护自己百姓的安危和财产,任由清兵在大明到处杀人放火!
  
      而总算有赵无忌赵大人肯率军前去与清兵作战,要把被劫掠去的百姓抢回来,结果这皇帝居然还把赵大人的官职给罢免了?!天底下居然有如此昏君!
  
      是可忍,孰不可忍!
  
      百姓们急了眼,这城中的缙绅,此刻的心情,其实也跟百姓差不多,在这场兵灾中受了惨重损失的缙绅肯定是恨清兵入骨,天然就会站在赵无忌这里。
  
      至于那些没有受灾的缙绅,心里也会算计,这几年入侵的清兵在大明境内,侵略的距离是一次比一次远,出手也是一次比一次更残暴,谁知道下一次清兵入侵,家破人亡,人财两空的会不会是自己?
  
      古代人都讲究个叶落归根,故土难离,河北离辽东鞑子这么近,大部分的缙绅,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他们便是想跑也跑不了。
  
      咋跑啊?祖祖辈辈的祖坟都在这里,背井离乡,那岂不是成了不孝之子?更何况好几辈子辛辛苦苦赚下的田地和产业又该怎么办?
  
      于是这一次,几乎的所有缙绅也都团结了起来,他们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朝廷靠不住,保护不了自己这些百姓,而想要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首先就一定要保住不但敢战清兵,还能战胜清兵的赵大人。
  
      只要赵大人能屹立不倒,清兵想要再来攻击大明,就会有所忌惮。
  
      所以说,这一次老百姓闹得动静这么大,未必没有这些缙绅们在背后推波助澜,毕竟保住赵无忌,就是保住自己。
  
      否则的话,这么多百姓上街游行示威,当真以为官府的差人都是吃素的么?没有这些缙绅在背后的纵容和默许,官府早就派出官差,满城拿人了。
  
      于是,在百姓和缙绅共同力量的作用下,保住赵无忌赵大人,成了几乎冀州城所有人的共识。
  
      李半城能成为冀州首富,他的头脑绝对聪明,这事情稍微一琢磨,他就琢磨明白了,晓得皇上这番旨意,是犯了众怒,这种民意汹汹之下,自己绝对不能强自出头,公开站在曹化淳这边,否则的话,因失去亲人而失去了理智的百姓们,收拾不了清兵,收拾李老爷还是很轻松的。
  
      所以今日上午小玄子前去李府叫门时,按照李老爷事先的吩咐,李府的门子一口咬定自家老爷不认识什么曹公公,把小玄子赶了回去。
  
      但李老爷随后又一想,曹化淳贵为东厂提督,大明的最高特务头子,便是李老爷在朝堂上有人,却也不敢轻易得罪曹化淳,百姓们能整死李老爷,曹化淳也一样有这个能力。
  
      冥思苦想之后,李老爷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之计,便是表面依旧对曹化淳保持着不认识,不支持的态度,然后在今日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偷偷摸摸地带人,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财物和粮草送到曹化淳的兵营。
  
      如此一来,李老爷总算是对得罪不起的双方,都算是有了交代,但他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曹化淳竟然会一怒之下,亲自来到他的府邸,于是匆忙将曹化淳请进书房后,李老爷扑通一声,跪在了曹化淳面前,将这两日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与曹化淳分说了一番。
  
      曹化淳虽然是东厂提督,行事狠辣,但却极有原则,并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此刻他沉着一张脸,坐在李老爷家的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盯了李老爷半晌,方才说道“李半城,你给杂家起来罢,如今既已得知了来龙去脉,杂家却也不怪你。”
  
      李老爷听了,这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曹化淳示意他坐,他却也不敢坐,最后只是畏畏缩缩地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上了半边屁股。
  
      曹化淳沉思片刻,问道“这流言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李老板摇头叹道“应该就是昨日中午,不瞒公公,小人在这冀州城中,消息尚也一向灵通,昨日上午,小人尚未听说有此等流言出现,直至中午,慢慢地市井之间都在传播此事,而到了下午,终于闹得整个冀州城沸沸扬扬。”
  
      曹化淳微微点头,心想从这流言的内容看,证据详实,有理有据,针对性极强,恰到好处地触碰到了百姓心中的爆发点。
  
      再看流言传播的速度,也是极为惊人,几乎是短短几个时辰之内,便传遍了整个冀州城。
  
      看来一定有某种势力,在暗中发动并推动了此事,曹化淳想来想去,按照谁受益最大,谁最有嫌疑的原则,此举应是出自赵无忌之手。
  
      只不过赵无忌如今正在德州城外,被皇太极的大军重重包围,正忙着和清军打生打死,他却又哪里来的余力,跑到冀州城来散布流言?
  
      曹化淳又想了片刻,还是没有想出太多头绪,最终便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也不跟李老爷打招呼,带着身旁的两个小太监扭头就走,急得李老爷紧紧追赶在他的身后,一边小心翼翼地紧跟着,一边低声地不断发誓,说道待到夜晚,定会将劳军的物资送到大军之中。
  
      曹化淳也没心思搭理他,这点劳军的物资他还没放在眼里,相比之下,他更重视的便是这流言究竟出自谁之手,对方又是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曹化淳带着两个小太监出了李府,便一路疾行,匆匆地返回了军营。
  
      半晌之后,铁青着脸色的曹化淳一掀门帘,走进了他自己的营帐,眼看曹化淳进来,营帐里坐着的几个人顿时都站了起来,纷纷笑着冲着他拱手行礼。
  
      曹化淳定睛看去,原来是吴襄吴三桂父子,再仔细看,最里面那含笑望着自己之人,岂不是高起潜?
  
      曹化淳顿时便是一怔,他指着高起潜,疑惑地说道“高公公不是患病在身么?”
  
      高起潜的脸色顿时便微微一红,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他对着曹化淳拱了拱手,含笑说道“咱家这几日受了风寒,头昏脑胀,一直卧床不起,其后听闻曹公公要亲赴山东,去寻赵无忌宣旨,咱家放心不下,左思右想之下,终于决定抱病赶来,意图能助曹公公一臂之力。”
  
      曹化淳望着高起潜,点了点头,道“高公公为皇上办事,一向都是尽心尽力,令人钦佩不已。”
  
      随即,曹化淳又冲着吴襄父子二人也是点头示意,随即便走进了营帐之中,坐在上首之处,高起潜则坐在他下首,而吴襄父子便坐在左右两侧。
  
      原来高起潜是不想来的,因为他一向惧怕赵无忌,所以一开始他本是打算装病留在临清州,只派吴襄自己率军一万前来。
  
      但是派去给曹化淳的信使前脚刚走,后脚吴三桂送来的信使也到了,当得知赵无忌被清兵大军重重包围,如今已凶多吉少的时候,高起潜踌躇了一番之后,便改了主意,决定和吴襄一起前往曹化淳处。
  
      清兵的厉害,与之交过手的高起潜是深有体会,当初卢象升那样的名将,天雄军那样骁勇的强兵,被清兵大军包围后也是全军覆灭,战死沙场,赵无忌手头兵力不到一万,比当初卢象升的兵力还少了不少,也是被清兵重重包围,高起潜料定,此战之后,赵无忌便是不死,手头也剩不下几个兵了。
  
      赵无忌没了兵,就像是没了牙的老虎,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于是高起潜便兴冲冲地带着吴襄以及一万骑兵,来到了冀州,打算亲自去报复赵无忌,狠狠地出一口已经积攒了很久的怨气。
  
      几人纷纷坐定之后,高起潜便含笑侧过身子,看向曹化淳道“曹公公,所谓兵贵神速,我军如今兵强马壮,又得吴将军,左将军这样的骁将相助,咱家以为,还是早早出发,前去山东宣旨为好,以免夜长梦多,再生变数。”
  
      听了高起潜的话,曹化淳眉毛顿时便是一挑,他略一思忖后,正要开口,却见营帐的门帘突然被人掀开,随后左良玉匆匆忙忙地快步走了进来。
  
      左良玉进来之后,也来不及和高起潜吴襄等人招呼寒暄,他直接双手抱拳,望向曹化淳说道“启禀曹公公,末将手下侦骑刚刚探知的情报,如今德州之战结果已出!”
  
      听闻此言,众人顿时全都来了精神,吴襄和吴三桂父子也都是满怀希翼地望向左良玉,曹化淳的目光紧盯着左良玉,淡淡问道“结果如何?”
  
      “赵无忌在前日夜里,于暴雨之中,趁着夜色亲自率手下精锐突袭清军大营,一举得手,鞑酋皇太极重伤遁走,黑旗军大败清兵,而今清兵正向着河北方向逃窜而去!”说到这里,左良玉脸上神色也是有些犹疑不定,似是他自己也不敢相信最终会是这个战果。
  
      “不可能!”吴襄霍地站起身来,眯着眼望着左良玉,厉声问道“明明是清军已经包围住了赵无忌,赵无忌却又怎能反败为胜?左将军,能不能是你手下探子,弄错了情报?”
  
      左良玉顿时脸上便露出了不悦之色。
  
      大明的官军之中,绝大多数对关宁铁骑的印象并不好,因为每年朝廷都会征收几百万两辽饷,用在关宁铁骑身上。
  
      不论崇祯在其他方面做得如何,他起码对于关宁铁骑,他是相当的够意思,每年的辽饷都会如数给付,这让其他经常被拖欠饷银的官军,羡慕嫉妒恨。
  
      大家都是当兵吃粮,凭什么你们就能足额足饷,吃香喝辣,俺们就只能喝西北风?
  
      左良玉望着吴襄,面无表情地说道“末将手下的士卒虽然算不得什么精锐之士,但是胆子却是不小,临阵脱逃之事更是从未有过,此事千真万确,乃是末将手下几路互不相辖的侦骑,共同打探到的情报,他们更是亲眼看到了败退的清兵。”
  
      确认了信息的可靠性后,营帐之中的所有人,顿时都惊呆了,这赵无忌是要逆天啊,就带了一万兵,居然还能重伤皇太极,把六万清兵打得大败而逃?
  
      众人正在震惊之中,吴三桂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一事,顿时便暗道不好!
  
      急忙站起身来,吴三桂双手抱拳,望着曹化淳说道“曹公公,末将以为,赵无忌定会趁着取胜的机会,继续追赶清兵,而后将那五十万百姓据为已有!
  
      曹公公,赵无忌早有反心,若是让他再得了五十万青壮人口,则其更是如虎添翼,后果不堪设想,还请曹公公速速下令,我等尽快前往山东,向赵无忌宣旨!尽快夺去此人官职方是上策!”
  
      “万万不可!”曹化淳与高起潜皆是面带惊慌之色,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