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扬起头看着余碧浪,好歹自己也是从小练琴的,她的视线里含着几分专业性的考量。
  
  余碧浪指尖按压着琴键,一股流畅的音乐响起。
  
  这就是焦尾琴声!还是现场的,在场的客人都顾不上吃,有些还站起来看。
  
  刚开头还不错,但时不时就会有个不和谐的声音,音调时高时低,就算不会音乐的也听出来弹奏的人水平不行。
  
  渐渐的,客人最初的那股热情有些消退。
  
  杜胭脂也从喜悦到无奈,这余碧浪顶多是三脚猫的功夫,他们这种不会乐器的都能听得出来。
  
  她走过去和白秋霜打招呼。
  
  “今日有时间来?”
  
  “嗯,师傅外出,不忙。”
  
  “那多回来,有你热闹些。”
  
  “好啊。”
  
  “我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新鲜菜色,让万欣给你炒。”
  
  白秋霜兴趣并不在吃上面,无所谓的点头。
  
  金佟也跟着坐下,对杜胭脂说:“随便炒也没事,反正这个人目前吃不出咸淡的。”
  
  白秋霜瞪,“谁说的,我能吃得出!”
  
  金佟咧嘴一笑,“你瞧,这生龙活虎的不是很好么,哀怨派真的不适合你,杜姐,麻烦给她来点温热的,最近她宫寒。”
  
  白秋霜下意识问:“你怎么知道我宫寒。”
  
  虽然她很活泼,但是姑娘家,来月事是很需要保密的,绝对不会胡言乱语。
  
  “我记住的,每个月有几天你脾气总是很糟糕,动不动就拿我开刀,过两天后就好了,我猜就是女人那种事情。”
  
  “有这种力气还不如多看点书!”
  
  白秋霜咬牙切齿。
  
  “我觉得用在这种地方挺好的。”
  
  两人正在拌嘴的时候,焦尾琴声已经停了,余碧浪弹到半路已经完全是在乱谈,她自己也知道,只好停止,一路走下来也没人鼓掌,她好尴尬。
  
  她确实是会的,不过只会一两首,她大姐就非常厉害,懂很多经典的曲目。
  
  因为至少已经有好几年没摸过焦尾琴,刚才凭借着以前的记忆开了个头,后面全忘了。
  
  她走回座位,对顾棉春笑笑,“我记忆不好,平日看着谱子能弹,现在谱子不在受手上,倒是忘记了。”
  
  顾棉春没说什么,只是朝着旁边那一桌看去。
  
  余碧浪心一沉,她知道白秋霜是千金小姐,会点琴不奇怪,大姐也会弹焦尾琴,顾棉春如果因为这个共同点对白秋霜感兴趣就糟糕了。
  
  她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但也不能阻止得太明显,于是热情招呼。
  
  “秋霜,你们也来这里吃饭么,一起坐。”
  
  白秋霜面无表情,“谁要一起坐。”
  
  “咱们一起坐,一边能聊天,还能省下位置给其他有需要吃饭的客人,不用占着。”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白秋霜要是再不去就显得有些不识趣。
  
  她走过去,到顾棉春对面的位置坐下。
  
  余碧浪心里不要太高兴,坐对面就等于抬眼就能和顾棉春对视,她刚才是想招呼人到自己身边坐的,相当于她坐中间,顾棉春在左边,白秋霜在右边。
  
  她后悔了,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憋屈感。
  
  金佟不悦的看着余碧浪,这个女人真是讨厌!
  
  一桌子的人心思各异,白秋霜直直的看着顾棉春:“听说你受伤了。”
  
  “嗯,”顾棉春依旧惜字如金。
  
  白秋霜敷衍的点头,随后看向余碧浪。
  
  “你技术不行,前面开头还能听出一点,但是后面节奏全乱套了,听不出弹的到底是什么。”
  
  余碧浪笑笑,“我只是学了点皮毛,我大姐才是真的厉害。”
  
  她故意看着顾棉春,说出来的话是给白秋霜听的。
  
  “席春哥最喜欢听我大姐弹焦尾琴了。”
  
  白秋霜也看着顾棉春,对方依旧是一脸的冷若冰霜,对余碧浪这话没有过多的反应。
  
  余碧浪也有些失望,本以为提起大姐,顾棉春会说上两句,这样就能把白秋霜排除在之外,毕竟和大姐最亲密的,只有她了。。
  
  猜不透顾棉春的想法,余碧浪继续说道:“我阿姐弹琴很厉害的,刚接触琴,半年不到就能弹第一首曲子,连乐师都夸她有天赋呢。”
  
  白秋霜眨眼,当初她刚接触琴的时候,十几日就能弹第一首曲子了,这半年有点久..。当然,这话她只在心里想着。
  
  她眨了眨眼,“那你姐姐可真是个人才。”
  
  余碧浪表情忽然变得哀伤,痛苦道:“可惜……她不在了,我们姐妹情深,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她的……”
  
  白秋霜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的那架焦尾琴,并没有回应余碧浪。
  
  余碧浪见她目光不离焦尾琴就问:“你也喜欢焦尾琴?”
  
  白秋霜点头:“喜欢。”
  
  听娘说,很小的时候她就喜欢拿者筷子四处敲打,一听见声音就会手舞足蹈。
  
  她练习了那么多年的乐器,就是为了名扬天下,成为炙脍人口的琴师。
  
  “这焦尾琴真的很好,是个名器呢。”
  
  白秋霜点头:“嗯。”
  
  焦尾琴本来就少见,品质上佳的更是难得,只要是喜欢琴的看见了这精品都会高兴的,这一点白秋霜赞同余碧浪。
  
  余碧浪谦虚的笑笑:“学习什么东西,兴趣是最重要的,你要是喜欢有空我教你,两个月左右就能弹简单的曲子啦。”
  
  金佟一直没有开口,听到余碧浪居然想教白秋霜,语气带着一丝讥诮:“还要两个月,你这师傅不怎么样,小心误人子弟哦。”
  
  余碧浪脸色微微一变,这人是在嘲讽她大姐?
  
  白秋霜扭过头看他:“难道你一个月就能弹一首曲子?”
  
  “可以,弹琴不难,不就是随便拨弄几下么。”
  
  余碧浪一听目光带了几分不屑,原来是外行人,还有脸面嘲笑内行人,外行人说的话根本就不用在意。
  
  金佟推了一下白秋霜:“去亮相。”
  
  刚才如果不是余碧浪抢先,金佟相信白秋霜一定忍不住上去的。
  
  “这琴没试过音,我不确定能弹好。”白秋霜很谦虚。
  
  “都是焦尾琴,肯定差不离,你能行。”金佟鼓励着白秋霜,在他眼里,白秋霜什么都会,比其他姑娘好太多了。。
  
  见白秋霜想上又不好意思上的样子,余碧浪非常热情,甚至拉着白秋霜的手:“别害羞,我上去教你。。”
  
  白秋霜:“我想自己弹。”
  
  “……”不是说怕不会弹么。
  
  “爽快点,赶紧上去,磨磨唧唧的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金佟是想听听白秋霜弹奏的曲子。
  
  白秋霜突然看向席春:“你想不想听我弹的曲子?”
  
  顾棉春:“不想。”
  
  白秋霜:“……”
  
  她咬牙,臭男人!
  
  金佟像看情敌一样瞪着顾棉春,哼了一声,扭头对白秋霜道:“秋霜,我想,你弹给我听。”
  
  白秋霜侧过身子问金佟:“那你喜欢听什么曲子?”
  
  “弹你拿手的。”金佟有种中了头彩的感觉,没想到秋霜要弹琴给他听呢。
  
  “哦。”白秋霜起身,嘴里喃喃:“唉,难得知音啊,难道你们平日里都没有听曲的爱好么?”
  
  顾棉春听闻,挑眉看向白秋霜,这丫头真是嚣张,这种话都敢说出来,难道人家想听什么她就会弹什么似的。
  
  余碧浪看着款款走上台白秋霜,问金佟:“我是不是去帮忙比较好?”
  
  金佟眸光宠溺地看着白秋霜:“不用,就算乱弹我也喜欢。”
  
  白秋霜走到焦尾琴前,在烛光的照耀下,这焦尾琴更加的精美,梧桐木的纹理非常漂亮,白秋霜在内心连声惊叹,试着拨撩了一个音阶——
  
  这音色也太美了,肯定不是便宜货品,顾爷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万月虽然聪明厉害,但人脉不至于这么厉害,这种好货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可能万月现在还不知道有焦尾琴?她焦尾琴弹得很好的,要是知道有这么个礼物非得高兴死。
  
  白秋霜突然抬头看向金佟,心里忽然有一个冲动,这焦尾琴的首秀想和万月一起弹。
  
  她还想着让人去把万月叫到店里,但一想到刚才自己打扰了顾爷的好事,现在再去恐怕会把那尊大佛激怒,只好把这想法从脑海里挥去。
  
  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好,她倒是不怕万月,而是顾清丞,全天下可能只有万月觉得顾清丞温柔,那个男人可怕着呢。
  
  “加油!”金佟见白秋霜朝自己看来,好像是欲言又止,又好像在担心什么,手臂还抖了抖。
  
  顾棉春闻言看着白秋霜,见对方神色里的局促,微微眯起眼睛,这女人居然也会害怕。。
  
  他缓缓地收回目光,视线挪到站起来不顾全场目光,挥舞着双手给白秋霜加油打气的男孩。
  
  这个男孩对那女人倒是用了真心。
  
  余碧浪心里鄙夷着金佟,男人没有男人的样子,居然对一个女人大献殷勤,她最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就要像顾棉春一样冷硬,难以接近。
  
  像这样子真像一条狗。
  
  白秋霜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金佟,她要怕也不是因为怯场好不好!
  
  她双手轻轻的按压在琴弦上。
  
  贵的焦尾琴音色弹奏都是一种享受,白秋霜很快就沉浸在美妙的音乐里。
  
  这种音色,她只在师傅手里见过,实在是太棒了。
  
  白秋霜吁了一口气,与万月做朋友,真是有好多意想不到的福利。
  
  白秋霜十指,柔美的抚着琴弦。
  
  她闭上眼睛,冥想了很久……
  
  台下的客人看到又有人上去,等了一会了,看那姑娘只是呆坐着闭眼,以为这人是不会只是做作样子,唏嘘声此涨彼伏。
  
  金佟不满的看向那些其后的人,白秋霜有弹奏前冥想的习惯,那些人什么都不懂就别说话好么。
  
  余碧浪看着他:“我还是去帮忙吧,看她的样子估摸着是不好意思下来。”
  
  “她可是专业的好吧?”余碧浪不知道白秋霜,他金佟还能不知道,打从记事开始,白秋霜的手可就摸过各种乐器的,她会怯场才是大笑话。。
  
  白秋霜会弹很多种乐器!
  
  余碧浪带着笑看着金佟,心里却是不相信的,越发的看不起金佟,这种男人只会恭维女人,就是折价给,她都不要!。
  
  就在大家等得不耐烦时,白秋霜轻轻的拨了一个调子——
  
  不是舒缓的曲调,而是澎湃,高扬,像是狂风过境的音乐。
  
  这首歌还是万月教的,毕竟重生了一次,很多曲目到现在还没有做出来呢。
  
  琴声一起,全场先是被震慑,随后全被带进犹如狂风席卷而来的音乐声中。
  
  白秋霜根本就不用看着琴弦,双手似是有魔力般轻拢慢捻,快得优美至极。
  
  旋律激昂高亢,白秋霜生来就是品味音乐的,她拥有音乐的天赋,更能够感受到音乐里的悲欢离合以及要表达的感情。
  
  旋律如此激昂高亢,她的姿态也一样迎合着曲调亢奋。
  
  此时她仿佛坐在高台之上,周围不再是食客,而是神仙,大家宁瑟和鸣,好不惬意快活,沉浸在音乐里的白秋霜忘我的弹奏着。
  
  她尽情的演奏,台下的人已经完全沉浸在音乐中,虽然现场依旧吵闹,但她的音乐极其有穿透力,依旧能让人如痴如醉。
  
  白秋霜闭眼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闭眼,白秋霜摇头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摇头。。
  
  他们听得很陶醉!
  
  余碧浪非常震惊,半天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回想自己刚才跟白秋霜说的话,余碧浪的脸蛋在烧,刚才她居然还要教白秋霜琴。
  
  她以为白秋霜就算是千金大小姐,技艺也不会那么高的,更像是闹着脾气喜欢出风头的小姑娘,现在等于是被打脸,
  
  这是什么曲子?
  
  不仅是她有这个疑问,就连顾棉春都在回忆有没有在哪里听到过。
  
  顾棉春本来心思并没有在台上,直到听见了风雨欲来的壮烈曲调,诧异之下才真正认真。。
  
  他的眼睛开始专注的放在白秋霜身上,眉头微微蹙着,这是他认真时一贯的表情。
  
  此刻,白秋霜不在是一个粗鲁,活泼过头的普通小女孩。
  
  她是一个乐者,一个有才华的姑娘。
  
  金佟早就沉醉于之中,满怀爱意的看着白秋霜,此生要是娶到这个女人,就算现在娶死都了无遗憾了。。
  
  金佟嘟嚷:“什么时候才能娶到你。。”
  
  他的声音虽然轻,但听觉敏锐的顾棉春还是听到了。
  
  顾棉春蹙眉,纨绔公子就整天想些什么呢...
  
  曲子演奏完,白秋霜在收音时,猛地甩头,一头秀发像瀑布一样偏到一边,露出尖尖的下巴来。
  
  虽然音乐已经停下,但是刚才的余音好像还绕在餐厅里,余音袅袅。
  
  “姑娘,弹得真棒。”
  
  “小同学,真厉害啊”
  
  啪啪啪……
  
  全场,也鼓起了掌声。
  
  余碧浪被其他人带动着鼓掌,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余碧浪很震惊,她没想到白秋霜就居然这么有才华。
  
  顾棉春则是性格使然,以前听余碧游弹琴的时候他都没有鼓掌,何况是白秋霜。
  
  白秋霜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她也不谦虚,站起来自信的对大家笑了笑,心情舒畅的笑得开怀。。
  
  白秋霜觉得这琴说不定就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
  
  这台下的人还在热切的看着舞台上的白秋霜,她向大家鞠了一个深躬:“我的演奏完了。”
  
  听到她的话,掌声渐渐收了起来。
  
  现场还是有些嬉闹,都是在讨论白秋霜弹得好的,白秋霜绕着舞台走了一圈笑道:“刚才最后那一下甩头,我的姿势真的是太帅气了。。”
  
  “噗——”
  
  有个客人刚好在吃生蚝粉丝,生蚝连着粉丝刚塞进嘴里就听到这么一句,乐得生蚝粉丝都喷了了一桌。
  
  顾棉春喜静,对白秋霜这么闹腾又无厘头的话没什么反应,有恢复之前冷若冰霜的样子。。
  
  白秋霜在台上有恢复那活泼的个性,就近和舞台下的客人聊天。
  
  金佟:“原形毕露。”
  
  不过他就是喜欢这样不做作的女孩子。
  
  万月和顾清丞其实已经在现场。。
  
  在白秋霜弹奏的时候,他们从侧门进入,就站在顾棉春身后不远的位置。
  
  见白秋霜把自己教她的曲子弹奏得这么精彩,万月很欣慰。
  
  白秋霜要不是女的,那么可以走得更远,毕竟这是个女人注定不能比男人更厉害的时代。。。
  
  她也是刚才在楼上听见焦尾琴声之后才知道店里多了一架焦尾琴,也有些好奇和欣喜,更准备来看看,刚一进门就听到悠扬琴声。。
  
  白秋霜在舞台上看见万月,她兴奋的叫了声,赶紧跳下舞台穿过桌子。
  
  在场的人,都被她那兴奋的态度所感染,纷纷跟着她。
  
  顾棉春并不知道万月站在身后,看见白秋霜朝自己跑过来,幽深的眸光一冷,背脊挺得更直,目光谨慎,要是那个女人敢抱他,就别怪他不客气。
  
  他已经准备起身躲开让人落空。
  
  白秋霜跑到他身后,倏地抱过万月:“万月,我终于弹到焦尾琴了,我现在好激动啊。。”
  
  顾棉春:……
  
  看到白秋霜的注意力不再在自己身上,他心里有些不悦,这种情感明显得他都没有预料到——
  
  顾清丞目光沉沉,凌厉的视线剐着白秋霜,这架焦尾琴是准备给丫头的惊喜,结果正主还没先碰呢。
  
  碰也就算了,现在还像八爪鱼一样黏在丫头身上,顾澄清的独占和霸道可是男女不分。
  
  “可以出师了。”万月推开白秋霜:“以后一定有更多人听到你的音乐。”
  
  “焦尾琴那手感就是奢华,比普通的琴看好太多了。!”
  
  “自然,这可是名琴,用的木料都不一样。。”
  
  白秋霜开心地搂住万月的手臂,兴奋的心情依旧不减,甚至连顾清丞的阴暗气质都不怕了,灿烂说:“顾爷,谢谢你!”
  
  顾清丞凉凉地瞥了她一眼,“不用谢,焦尾琴不是给你的。”
  
  白秋霜开心地搂住万月的手臂,兴奋的心情依旧不减,甚至连顾清丞的阴暗气质都不怕了,灿烂说:“顾爷,谢谢你!”
  
  顾清丞凉凉地瞥了她一眼,“不用谢,焦尾琴不是给你的。”
  
  “我知道不是给我的,但我以后可以弹奏嘛,而且还能免费为万月的店做宣传,那么好听的曲,肯定有更多人愿意来吃饭。”
  
  “这个主意不错,你技术好,再加上我还没见哪家酒楼有弹曲的,咱们就是独一家,生意应该不差。”
  
  “既然如此,我让丫鬟们把家里的乐器都搬来,肯定都用得上。”白秋霜兴奋地道。
  
  “要表演也行,但你得带着面纱,不然那么多人来看你,我不开心”金佟看着白秋霜道:“你这么厉害,又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公子哥喜欢你。”
  
  “有人喜欢我怎么了?”白秋霜反驳金佟。
  
  余碧浪有些吃惊的打量着白秋霜,虽然能一眼看出是城里的姑娘,但她之前以为就是普通的富庶之家。
  
  要学习那么多种乐器,没有丰厚的家底是不行的,而且看样子这姑娘在家中受尽了宠爱?
  
  她这么多才多艺?
  
  余碧浪感觉认知被颠覆了!
  
  顾清丞看了一眼顾棉春:也不用另外开桌,要求吃饭吧。”
  
  反正以白秋霜的个性,不管他们坐到哪一桌肯定还是会黏上来的,还会顺便带上跟屁虫金佟,所以干脆大家一起吃。
  
  反正好气氛已经被破坏了,也不在乎这一次半次的。
  
  白秋霜依偎着万月坐下,顾清丞则和顾棉春一起,和万月面对面……
  
  杜胭脂负责招待他们这一桌,看到白秋霜时候满是崇拜:“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以前在凤阳楼,会弹琴的姑娘多了去了,每一个比你弹得好的。。”
  
  谁都喜欢被夸奖,因为那证明你做得漂亮,而且乐器确实不是人人都会的。白秋霜开心地看着杜胭脂:“我笛子更加厉害呢,有机会弹给你听哈,对了,我那有一个簪子,不衬我的肤色,买来一直没用,今日看你穿这身衣裳倒是很合适,下次来了顺道拿来给你。”
  
  杜胭脂正是暧昧的年纪,闻言也高兴,碍于现在还在干活,只好笑意吟吟的点头。
  
  白秋霜的东西,肯定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