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十八章:大难过后

第十八章:大难过后


  昨晚的大雨一直下到了今天凌晨,整个孟密在风雨中飘摇,像是一叶被人遗弃在江上的孤舟。
  奚弘冒着大雨,将怀中的小女孩抱到了附近一处民居之中。
  他将小女孩放在床上,轻轻摸了摸后者的额头。
  果不其然,小女孩发起了高烧,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此刻换了别人,小女孩可能一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了。不过幸亏她碰到了奚弘。
  奚弘背包里别的没有,各种常备药品却是一种不少,他急忙从身后的背包中摸出手电筒,借着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他将所有的药品全掏了出来,这些药盒很多已经被雨水所打湿,但好在里面的塑料包装不怕水浸。
  一旁的小女孩幽幽转醒,她咳嗽了两声,开口问道:“先生,我是不是没救了?”
  奚弘看这小姑娘醒了过来,忙走到她身旁,将她扶起,道:“你不用害怕,你会好起来的,我其实是个医生,你放心吧,定会医好你的。”
  那小女孩笑了笑,借着微弱的灯光,奚弘能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此刻多了一丝红润。
  奚弘将小女孩轻轻放到床上,又回到一旁,从各类药品中翻出了几粒退烧药,然后又打着手电筒,向里屋摸索。
  “先生,你要去哪?”那小女孩见状,忙问道。
  奚弘笑了笑,又走了回来,将手电筒塞到了小女孩手中。
  “你要是害怕,就拿着这个。”
  “这是什么?它怎么会发光的?”
  “这个是手电筒,是个好东西,你把它拿好,别丢了。”奚弘说着,又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心下有些着急,现在得赶快找先些水来。
  奚弘摸黑找到里屋,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水缸,这屋里还有些粮食,奚弘大喜,这样就有救了,于是他原地跪倒,冲着里屋的方向拜了一拜,心下暗道:“奚某叨扰此处,实是无奈之举,等明日天晴,定将室主好好安葬,以为回报。”
  奚弘说完站起身来,从水缸中盛了一碗水,放在鼻尖问了问,水中已经沾染了血腥气。
  于是奚弘又回到外屋,那小女孩此刻又昏睡了过去,手电筒掉到了地上,奚弘忙跑过去,从自己的衣衫上撕下了一部分,做成毛巾的形状,敷在小女孩的额头上。
  奚弘叹了口气,时间紧迫,他将屋内的纸张全部拿到了后厨,一把火点燃了灶台,不多时便烧开了几壶水。
  奚弘将开水提出来,放到门口,幸好是大雨天,天气不热,水温降的很快,不多时,开水已经凉了下来,奚弘于是倒出来一碗,小心的端到那小女孩面前。
  他将小女孩扶起来,叫了她几声,但是小女孩此刻已经被病痛折磨得有些恍惚了,她的口中不停的呢喃着母亲,让人听了十分难受。
  见她这样,奚弘不得不强行将水倒进小女孩的口中,小女孩没有挣扎,虽然她有些神志不清,但还是乖乖的把药和水都喝了。
  奚弘还是第一次服侍病人,就这么几分钟,他全身已出了汗。
  喝完药,小姑娘终于老实了下来,奚弘把她放在床上,不久她便睡着了。
  于是奚弘又拿起手电筒,从外屋找了块毛巾,放在开水中仔细浸了浸,等温度差不多了,将毛巾拿出来,趁着这小女孩还在睡眠之中,轻轻帮这小女孩擦了擦身体。
  等这一切都忙完了,天已经大亮了,奚弘见雨水还在下个不停,天空中灰蒙蒙的,一股倦意袭来,他也倒在床边,睡了过去。
  这场大雨持续到了第二天的上午,等到奚弘醒来的时候,雨势已经不大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正如诗中所说,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这个时候本来已经是农夫下地耕作的时间了,只是这场兵祸过后,再也不会有种场景了,推开窗,过眼的不过是满城废墟,遍地狼烟。
  奚弘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有些无力,想想自己昨天也在大雨中伫立了良久,如果连自己也倒下了,那么这小女孩定然也难以活命,于是他赶忙爬起来,也吃了几粒药。
  回过头来,小女孩还静静的躺在床上,此刻她的脸上已经多了几丝红润,这是病情好转的迹象,奚弘走上前去,摸了摸后者的额头,已经没有那么烫了。
  西医见效快,再加上小女孩第一次吃这种药,身体里没有排斥作用,固然这会便好了大半,要是换了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小女孩恐怕命已没了一半。
  只是这思想之间,小女孩已经醒了,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奚弘,自己缓缓的坐了起来。
  “你醒了?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些?”奚弘温声问道。
  那小女孩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好多了,公子真是神医,我本来以为在这种地方生病,我已经死定了呢。”
  奚弘笑了笑,道:“这多亏了你自己,我哪算得上什么神医,是你福大命大罢了。”
  说完,奚弘走到后厨,看了看一地散落的食材,这些东西要如何才能做成饭菜,他还真的不懂,在家他也没做过几次菜,更何况这调料奇缺的古代呢?
  而就在奚弘烦恼之时,那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奚弘身后。
  奚弘见他下了床来,急忙将她扶住,责备道:“你病刚好,还是不要肆意走动了,以免病情加重。”
  “我不打紧的,公子想必也是富贵人家出身,这厨房之事,自是不会的。”那小女孩说着偷偷笑了笑,又接着道:“公子莫要担心,我已经好了。”
  奚弘看她有说有笑,随即也放心了下来,毕竟遭此大变,一般人可能会从此郁郁寡欢,一蹶不振。
  “哦?我看你不过十来岁的模样,莫非这后厨之事,你以谙熟于心了?”
  那小女孩又笑了笑,嗔怪道:“公子真是少见多怪了,这女子从懂事起便学习这些东西,又有哪个女子不会呢?公子莫不是把我当成了宫中的公主不成?”
  奚弘想了想,确实如这个小女孩所说,古代女子大多早熟,十五六岁出嫁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眼前这小姑娘虽然只有十来岁,但是这些事情想必也早就学习过了。
  “既是如此,我便不在此处打扰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叫我,待会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呢。”奚弘说完,转过身去,退出了后厨,来到门前。
  这雨声稀碎,扰得人心神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