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十九章:名唤良玉

第十九章:名唤良玉


  这大雨一直下到了中午。
  望着窗外流淌的血水,奚弘不觉皱紧了眉头,这股血腥之气丝毫没有被冲淡,反而让人更加的焦躁起来。
  为什么东吁军队会不声不息的攻击这孟密?孟密地处孟养之南,木邦之西,攻击这里,对东吁又有何好处……
  奚弘仔细回想了一下,他虽然曾经通读过明史,但是此刻也实在记不清孟密这里实际的情况了,何况这明缅战争,在史书中记载也很模糊。
  “公子,饭菜都做好了。”身后传来小姑娘的吆呼声,奚弘转过身来,见一桌的饭菜都已经端了上来。
  奚弘走上前去,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他感觉自己已经饿习惯了,这一天一顿饭的日子,他竟然也挺了过来。
  见小姑娘一直乖巧的站在一旁,奚弘也不好动筷子,他开口问道:“你怎么不一起吃啊?在一旁站着干嘛?”
  “公子当真不懂规矩吗?还是在拿我打趣,女儿家怎么能上桌吃饭呢?”那小姑娘娇嗔道。
  奚弘心想:这古人的破规矩真多,真是麻烦死了。
  “无妨无妨,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我赶快吃些东西,过会天晴了,还要赶路呢。”奚弘说着,将一旁的凳子抽出来,放到了小姑娘身前。
  见那小姑娘还有些犹豫,于是奚弘亲自走到她身后,将她按到了凳子上。
  “我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子弟,不在乎那些个条条框框的,你不用拘束,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奚弘说着回到了座位上,他夹起一块白菜尝了尝,虽然不如现代的可口,但胜在无添加,原汁原味,对于他这种没吃过几顿饱饭的人来说,也算是美味可口了。
  “嗯,这菜果然可口,小姑娘……”奚弘话到嘴边,突然又停住了。
  那小姑娘见状,问道:“怎么了吗?公子。”
  “呵呵,你别公子公子的叫我了,想必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号吧?”奚弘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于是停下筷子,又接着道:“我记得之前你还叫我先生,如今为何却成了公子?”
  那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唯唯诺诺的回道:“昨晚天色太黑,我看不清公子的相貌,以为公子是个老头,所以才称呼公子先生,今早醒来,见公子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便改口叫公子了。”
  奚弘听了忍不住笑了笑,道:“我既不是什么先生,也不是什么公子,反倒是个穷苦人家,我本姓奚名弘,只是现在时运不济,改叫齐黑狗了。”
  那小姑娘一听,没忍住笑了出来,自觉失态,马上站了起来,道:“公子莫怪,我失礼了。”
  “有什么失礼的?我不在意这些的。”奚弘心想这蛮荒之地的女子,竟也被中原理教束缚的如此严重。
  那小姑娘又坐下,道:“公子真是个有趣的人,竟会给自己起这种浑名。”
  “我也是身不由己罢了,普通百姓,名字什么的不重要。”奚弘说完,又忙道:“呀,都被你带偏了,本来要给你起个名字的。”
  “给我起名?我一女流,要名字做甚?”那小姑娘惊道。
  “女子就不用名字了吗?什么鬼道理!我不但要给你名字,我还要教你读书写字呢!”奚弘兴冲冲的站了起来,“你之前学过写字吗?”
  “学过一点,略通一二。”那小姑娘说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奚弘。
  “没关系,我以后每日都会教你,你定会不输那些自以为学富五车的才子的。”奚弘笑了笑,又道:“嗯……你今年芳几何?”
  “一十三岁。”
  “嗯……你已经十三岁了吗?既是如此,我便给你取名良玉如何?”奚弘问道。
  那小女孩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奚弘见状,也开心极了,便道:“良玉,你以后切不可再叫我公子,只可称我为兄,明白了吗?”
  良玉抬起头来,看了看奚弘,开口笑道:“公子既要做我长兄,不知公子可能养活人家?”
  奚弘听了,不觉有些头大,这小姑娘怎么变得刁钻了起来。
  “生计之事,自然不用你操心,我既然收养了你,就不会不管你的。”奚弘说完,又小声补充道:“乃兄可是有大本事的人,只不过是运气还差了点而已。”
  良玉不禁又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小女子以后可就全靠兄长活命了。”
  奚弘知道她在开玩笑,于是也不接话,过了片刻,奚弘见外面天空已经放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良玉,虽然这对你来说可能有些难以启齿,但我还是不得不问,希望你能告诉我。”
  良玉似乎已经猜到了他想问什么,于是也放下了碗筷,回道:“公子想问什么,便问吧,良玉不会有所隐瞒的。”
  奚弘于是问道:“孟密能有此次劫难,良玉知道其中原因吗?”
  “公子定不是本地附近人,否则不会不知,孟密和东吁,本就是世仇,此次劫难,不过是缅甸兴兵报复罢了。”良玉说着,语调不觉凌厉了起来,“我母罕氏,代大明守孟密,世袭孟密宣抚使之职,今遭此难,大明却不管不问,实在是令人寒心。”
  奚弘闻言,只得劝勉道:“此次兵祸事出突然,恐怕大明那边还未收到消息,否则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哼,东吁大军行至孟密几百里外,我母便已遣使往孟养求援,孟养明军假说来救,实则作壁上观,可怜我孟密军民还被蒙在鼓里,惨遭屠戮。”良玉越说越气,言语间一股仇恨感油然而生。
  奚弘只得好言相劝,等良玉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才又问道:“良玉,那你可知此次带兵前来的人是谁?敌人军队又有多少呢?”
  “军队有多少我不清楚,但是带队之人我却认识,正是与我家有世仇的莽应里。”
  “莽应里!”奚弘听后吃了一惊,没想到东吁王竟然亲自领兵前来,那军队定也不在少数,如果只是劫掠孟密小城,大可不必费此周折,奚弘料想此次莽应里所图非小,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带良玉逃离这是非之地,至于明军与缅甸之争,他此时却顾不得许多了。
  思索片刻之后,奚弘急忙站起身来,将背包收拾了一下,拉起一旁的良玉,道:“我们这就出城去吧,大灾之后必有大疫,此地不可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