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二十三章:金沙江畔

第二十三章:金沙江畔


  奚弘带着小良玉已经赶了四天路了,心下一盘算,应该也快到蛮莫了。
  蛮莫是大明内外野的交界地带,西边为孟养,东边为陇川,是控制西南的战略要地,之前本是由大将刘铤亲自带兵驻守,可刘铤为人倨傲,又纵容部下,导致被当地土司所嫉恨,几个月前被弹劾去职了。
  如今驻守蛮莫的,正是之前和奚弘有过几面之缘的土司思顺。
  奚弘来到蛮莫城下,只见一条大河在城前蜿蜒而过,奚弘来到河边,擢起一把清水,洗了洗脸,随后又从背包里掏出毛巾,为小良玉擦了擦脸,二人这几日来风尘仆仆,已经是满面灰尘了。
  小良玉抢过毛巾,笑道:“公子就是这么给姑娘家擦脸的吗?好疼啊,还是我自己来吧。”
  奚弘无奈的摊了摊手,他走到一旁,端详了一下水面,见水中泥沙多呈黄色,于是开口笑道:“良玉,你看这水中泥沙,倒是好一片金黄,可惜不是黄金,否则我们就发达了。”
  小良玉在一旁仔细把身体擦了个干净,听得奚弘这话,便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我说公子啊,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这水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金沙江了。”
  “金沙江?”奚弘听后吃了一惊,没想金沙江这名字,古已有之。
  “怎么了吗?这金沙江可是附近最大的河了,我们得想办法渡河,才能到对岸的蛮莫去。”良玉说着站了起来,她四下张望了一下,只是四周都是怪石嶙峋,除了眼前这条小径,再无平坦之处。
  “不急,蛮莫城已经近在眼前,我们找找渡口就可以过去了,现在就怕前线战况吃紧,渡口被封锁了,那样的话可就惨了。”奚弘故意说的夸张,想吓吓小良玉。
  但是小良玉却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反而笑道:“那你可惨了,我现在呢,是吃你的喝你的,要是进不了城,你就只能靠摘野果打野味过活了。”
  奚弘嘴上挨了堵,也不和她多说,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果子,自顾自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向前走了。
  小良玉忙在后面追上,一把拉住了奚弘的衣角,道:“好哥哥,我知道你本事大,快带我进城去吧,这露宿郊野的日子我真是受够了,你带的那瓶叫什么驱虫水的东西,也快用完了,我身上都被虫子咬了。”
  奚弘拿过果子一把堵住了小良玉的嘴,笑道:“想进城就快点走,晚了说不准真的戒严了。”
  二人在岸边走了许久,不多时天已到了正午,只是河岸边一直不见渡口,也没有什么船只,奚弘这下心里也有点着急起来。
  难道真被我这乌鸦嘴说中了?
  见奚弘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一旁的小良玉道:“公子不必着急的,这一带离蛮莫城比较近,河水充作护城河用,本就比较湍急难渡,过了这一段说不准就有渡口了。”
  奚弘知道她在安慰自己,也不出言反驳,只是轻轻摸了摸后者的头,这时只见前方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奚弘忙带着小良玉钻到了草丛中。
  “我们小心点过去看看。”奚弘说完,慢慢从草地向前挪去,翻开草丛,只见不远处的岸边,一大队人马正络绎不绝的向河边赶来,为首之人,他却是见过的,不是别人,正是游击将军刘天傣!
  “小良玉,我们有机会渡河了。”奚弘见状,故作高深的笑了笑。
  小良玉听了忙道:“哦?公子难道要借官家的船渡河吗?那怕是自找苦吃,我肯定不去的。”
  “怎么会呢,我们现在过去,非得被当做探子抓起来,你看这一路上哪有什么百姓啊,你跟我来,我带你渡河。”奚弘说完,拉起小良玉,朝下游挪去。
  “谁?谁在那里?”对岸的刘天傣突然从腰间掏出弓来,大声吼道。
  奚弘顿觉糟糕,自己已经很小心了,怎么还会被发现呢?此刻小良玉也变了脸色,她惊讶的看了奚弘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奚弘一把将其压在身下,小声道:“别动,千万别出声。”
  对岸的刘天傣又仔细看了看,见没有目标,又将弓箭收了回去,对身边的军士道:“速速渡河,对岸刚才好像有什么人藏在草中。”
  “报告将军,浮桥已经架好,水流也已经截断大半,可令部队渡河。”
  刘天傣见状,一挥马鞭,朝身后喊道:“步兵沿浮桥过河,骑兵自骑马而过,不要拖延!”
  说着,一众部队急速渡河而去,而此时奚弘早已拉着小良玉逃到下游的草丛中了。
  小良玉惊魂未定,她轻轻锤了奚弘一下,笑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以为自己要被射死了呢。”
  “哈哈,刺激吧,我也没想到他能发现我们,看来这个刘天傣,确实是个老道的将军。”奚弘嘴上虽然说的风轻云淡,其实当时也是吓得不轻,不过现在离军队已经有些距离了,借着河中水草的掩护,他将小良玉抱在怀里,一步一挨的从河水中趟了过去。因为上游河道被军马和乱石所拦截,此刻河水很浅,倒显得十分好过了。
  过了河,两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小良玉顿时又活蹦乱跳起来,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蛮莫,她高兴的喊道:“看,蛮莫就在眼前了,过了蛮莫,就是大明内野,我们就再也不怕东吁的人了。”
  奚弘也无声的笑了笑,这一路走来,确实不易,但转念一想,刚才刘天傣率大军出蛮莫,一定是去前线增援孟养,不知这次的战况会是如何,不过看东吁军队的屠城恶行,如果孟养失守,下场可能会更加惨烈,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孟璐,心里着实有些担心。
  小良玉见奚弘仍是满面愁容,于是不解的问道:“公子为何还是这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们不是已经渡过金沙江,这边已经很安全了。”
  奚弘摇了摇头,道:“这一路走来,以我观之,蛮莫才是周围城邦之要害,蛮莫前有金沙,后有陇川,正所谓前有水后有山,又是连接大明内外野的要冲,比起孟养,蛮莫才是战事的关键所在,这里早晚也会是是非之地,我们不可久留。”
  小良玉听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走到奚弘身边,笑道:“以公子的见识,远不该在这乡间田野做一农夫,我若是能早点遇见公子,说不定孟密也不会被攻破呢。”
  奚弘只得叹息一声,他心中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