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二十四章:陡起纷争

第二十四章:陡起纷争


  午后十分,蛮莫郊外的原野上,不时有微风吹过,各种牲畜遍布其间,一派祥和之气。
  奚弘领着小良玉来到城下,此刻虽然前线战事吃紧,但蛮莫却没有多大震动,这里已经被大明统治数十年,兵祸很少能波及到这里,城内居民还是一切如旧,各色各样的人等来来往往,丝毫不显慌张。
  奚弘见状,也长舒了一口气,城门不戒严,那么自己便可以轻松进城去了,但是一想到这西南门户守备竟如此松懈,也着实为大明捏了一把汗。
  进得城来,奚弘拉着小良玉躲到街角一边,告诫道:“你我均不是这蛮莫人氏,遇到官兵搜查户籍,都要倒霉,所以千万不可引人注目。”
  小良玉点了点头,问道:“公子,我们身无分文,如今虽进得城来,又何以为生呢?”
  这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了,是啊,何以为生呢?
  奚弘有些愁眉不展,小良玉见状,从腰间衣服下将自己带了很久的玉佩摘了下来。
  “公子,这个玉佩,还能多少当些钱,你拿去当了,换些钱看看有没有门路,找个活计吧。”
  “这怎么行,这玉佩是你家族的东西,怎么能说当就当了呢?”奚弘赶忙推辞道。
  小良玉神色一恼,道:“公子,现在饭都吃不饱了,还管他什么家族不家族的呢。”
  “不行,这玉佩绝非寻常之物,而且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吃饭问题我自会解决。”奚弘语调也强硬了起来,这玉佩恐怕是唯一能证明小良玉身份的东西了,现在时局不明朗这玉佩的作用体现不出来,等时局明朗下来,说不定另有用途呢。
  见奚弘还是不要,小良玉也有些生气,又道:“公子,你本不是迂腐之人,怎么现在反而顾及起这些来了?什么家族不家族的,我根本看不上眼,我母我父具都陷入官场之争不能自拔,我早已受够了这些,如今我家就剩我一个女子了,孟密罕氏这一脉已经亡了!”
  奚弘听了十分生气,他冲着小良玉怒吼道:“良玉!你的名字虽然是我起的,但是你姓罕,你生是罕家的人,死是罕家的鬼!你不认也不行!”
  “我不是!我不姓罕了,从今往后再没有孟密罕氏了,我跟着你了,我现在姓奚了!”小良玉神情无比激动,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眼角也逐渐有泪水涌了出来。
  “喂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大庭广众之下在大街上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这时路过的一个军士发现了两人,那军士走上前来,厉声呵斥道。
  奚弘忙从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挡在小良玉身前,赔笑道:“不好意思这位军爷,我家内人发点小脾气,我这就领她回家。”
  那军士又往后撇了两眼,见小良玉一直躲在奚弘身后瞧不仔细,也就没了心思,于是又骂了几句,自顾自的离开了。
  奚弘见那军士走了,才一把拉起身后的小良玉,走到一处更加偏僻的角落里,没好气道:“你还笑?哭哭笑笑的,像什么样子?亏你还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呢,一点礼法都不讲。”
  小良玉将眼泪擦了擦,笑道:“公子,不是你一直说什么狗屁礼法见鬼去吧,让我在你面前不许提什么礼法的吗?怎么现在又说起我的不是了?”
  “你……我真是把你惯坏了,你就成天拿我寻开心吧。”
  小良玉见状,又走到奚弘身边,将那玉佩拿在手中,道:“好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之前送给我那么多好玩的东西,我知道那些东西全是这西南蛮荒之地所没有的宝贝,如今我送你一块玉佩,你却死活不要,我真的好难过啊。”
  奚弘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看着眼前的小良玉,心下也有些难过,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兵祸,说不准她还会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城内府衙之中,不用经历这兵荒马乱,更不用担心这食不果腹。
  “好哥哥,你就收下吧,权当是我托你保管的,你看这样行吗?”小良玉恳请道。
  奚弘本来耳根子就不硬,现在没办法,划了小良玉鼻子一下,笑道:“那我就当先替你保管,等你长大了,再还给你。”
  小良玉见状,也开心的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在古代,女子就是这种浅浅的一笑,那一瞬间,令人心旷神怡。
  “好了,闹也闹够了,我们该走了。”奚弘说着,将玉佩装进了口袋里,拉起小良玉,朝街道上走去,但是此刻他却发现,自己所在的这条街上,真是一个人影也没有,让人感觉怪诡异的。
  “公子,我看这里,好像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还是快离开吧。”小良玉抓了抓奚弘的衣角,躲在了奚弘身后。
  “呵呵,小娘子所言不错,这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们二人在本大爷的地盘上幽会,怕是挑错了地方。”这时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汉,这大汉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奚弘眉头一皱,忙道:“这位大爷,小人有眼无珠不知这是大爷的地盘,还望大爷宽恕则个,放我二人离去吧。”
  “放你们离去?好说,大爷我也是同情达理的人,留下身上财物,我便放你们走。”那大汉嘿嘿一笑,真是说不出的可恶。
  “这位大爷,您看我这身打扮,像是有钱人吗?您老高抬贵手吧。”奚弘赶忙躬身哀求道,心想:这蛮莫治安怎么这么差,无赖地痞竟敢街头打劫,真是没了王法!
  “你小子少装蒜,老子刚才明明看见你收了那小姐一块玉佩,我说你小子比爷还狠呐?爷混口饭吃都是刀尖上行走,你小子凭一张小白脸就骗财骗色,这什么世道啊!”那大汉越说越气,竟站在原地破口大骂起来。
  小良玉明知道此刻不该笑,但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道:“公子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奚弘没功夫理她,原来这贼人早在刚才便盯上了自己,此刻奚弘也没了主意,便道:“良玉,你带上这块玉佩,快去大街上喊人,我在这拦他一会。”
  “这怎么行!公子这般瘦弱,贼人这般强横,你怎么能拦住他呢?”
  “别说了,我不拦住他,玉佩就要被他抢了去,我们身上只有这一件宝贝,怎么能拱手让人呢?你快去吧,等他反应过来,我们都得完蛋!”奚弘说完,使劲向后一推小良玉,小良玉没反应过来,栽了一跤。
  “哼,小白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有大爷我懂得怜香惜玉,看你生的花容月貌,我见犹怜,不如……”
  不等那大汉说完,小良玉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猛地朝那大汉脸上扔了过去,正砸在壮汉嘴上。
  “闭上你的狗嘴!”小良玉恶狠狠的说完,站起身来,向身后跑去。
  那大汉当即来了气,别看他身体壮硕,跑起来当真不慢,两三步已经到了奚弘面前,奚弘赶忙一把将其拽住,那大汉见状,大喊道:“臭小子,跑了小娘子,爷就拿你出气!”
  说完,一拳打在奚弘肚子上,直把奚弘打的站都站不稳了,奚弘见小良玉已经没了身影,这才放心下来,紧接着又挨了那大汉几拳,直到他头晕眼花,不省人事……
  那大汉见奚弘没了动静,当时也有些慌张,毕竟闹出人命来得不偿失,见四下无人,便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