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三十六章:攻势又起

第三十六章:攻势又起


  奚弘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便又被军情所惊醒,原来是城上哨兵报告,敌军浮桥已经快架好,让奚弘早作准备。
  奚弘翻身而起,来不及多说什么,又翻身上马出府去了。
  小良玉趴在府门上,远远注视着奚弘的背景,良久后,才转身走回了府中。
  奚弘带领手下三四百人,先来到西门巡视,见众将士已经严阵以待,再用竹筒向城外看去,果见敌方浮桥已经大体上架筑完毕,于是传令道:“众将士听令,敌军新一轮的攻势即将开始,我方需严阵以待,不可大意,明白吗?”
  “谨听将军军令!”众军士齐齐答道。
  奚弘点了点头,又率队来到南门,他登上城墙,见南门城墙竟异常干净,于是问左右道:“城墙如此洁净,贼众攻势定不十分猛烈,然否?”
  一军士下拜道:“回将军,不知为何,此门贼众确不曾猛烈进攻。”
  “哼,示敌以弱,诈也,传我军令,我部所辖四百人中,抽二百兵丁协防此门。”奚弘命令才下,那军士又报告道:“将军,我看不用如此,蛮莫南门地势低洼,每每大雨过后,城门外便会遍布沼泽,人若踏入,有来无回,贼众若来,末将只需百人,便可阻之。”
  奚弘听了这话,大喜过望,忙道:“将军所言当真?此情景贼众可知?”
  “贼众应该不知,非我蛮莫之人,不知南门之情。”
  “哈哈哈哈,好,真是天助我也。”奚弘一拍手,又吩咐道:“传我军令,我部所有军士,全部到城墙后隐蔽,城墙之上,只留四百人探身防守,其余人等尽皆藏匿,待贼众进入沼泽,全军使用强弓硬弩射之,定可大破敌军!”
  “将军妙计!先示敌以弱,再图全歼,在下佩服!”
  奚弘笑了笑,将其扶起,道:“这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贼众故意缓攻南门,急攻西门,便是诱我军队集中于西门防守,从而趁虚攻我南门,然而天助我也,昨夜大雨,犹如使我增兵万员,破贼必矣。”
  众军士听了奚弘的话,都恍然大悟,古人相信天命,既有“天助”,顿时士气大振。
  奚弘安排好后,自己身边除了几个护卫,已经没有别的兵士了,城中兵员紧缺,可见一斑。
  回到西门,此刻东吁军队已经缓缓而动,看来浮桥已经架好了。
  莽应里骑马踏过浮桥,后面莽应贤等一众将领紧紧跟随,威风凛凛,却有西南一霸的气势。
  “传我军令,投石车准备!”莽应里过了金沙江,军令传递又恢复了正常,大军马上行动起来,几十辆投石车迅速拼装完毕,随着发射命令的下达,半人多大的巨石嗖嗖嗖的向城墙上砸去。
  奚弘眉头一皱,心想:我倒是小看了这帮人,没想到武器带的还挺齐全,攻城车、投石机都用上了。
  城墙被巨石打中,开始出现裂隙,奚弘不敢怠慢,忙叫工程队紧急抢俢,同时命令城墙上的虎蹲炮一起发射,几炮过去,投石车附近的装填人员已经被炸的血肉横飞,但莽应里不为所动,下令道:“继续上人,只要投石车还能使用,就不允许停止攻击,蛮子的城墙再有片刻便支持不住了!”
  东吁军队无人敢再去操作投石车,莽应里见状,骂道:“全是贪生怕死之辈,传我军令,有不愿上前者,立即斩首!”
  在血腥的恐吓下,士兵们不得不冒着明军的炮火,强行上前操作投石车,不少人刚刚上前,便被炮弹击中,化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东吁虽然伤亡惨重,但是蛮莫的城墙已经出现了坍塌的迹象,奚弘脸上虽然还表现的很镇定,但心里也开始发了慌,再这么下去,东吁的装弹手没有杀完,自己的城墙就要先塌了。
  “将军,怎么办,在这么下去城墙就要塌了。”一旁的将领也焦急的问道。
  奚弘又朝城外望去,此刻他也没了办法,只能传令道:“火炮瞄准,攻击对方的投石车发射!”
  “将军,投石车牢固异常,恐不容易击毁啊!”
  奚弘力排众议,道:“非常时刻,要用非常办法,攻击敌人投石车,敌人会帮助我们的……”
  众军士听不懂奚弘的话,但是此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只得瞄准敌人投石车开炮。
  几炮下去,虽然有部分的投石车被爆炸引起的焰火所焚毁,但大部分依然可以继续使用,效果确实不甚明显。
  众军士见状有些泄气,奚弘手里也捏了一把汗,他又拿起竹筒,仔细观察起敌军动向来。
  “将军,你快看!”
  奚弘顺着军士指的方向看去,却见几辆投石车莫名其妙烧了起来。
  奚弘顿时哈哈大笑,喜道:“哈哈,正是如此,我们得救了!”
  众军士不解,忙问道:“将军,这是何故?”
  “你们有所不知,我方炮火连天,贼众敢上前投石者,必死无疑,但贼众甚多,前赴后继,这么下去,我等必亡,然人皆血肉,岂有不畏死者?贼众见我毁其投石车,其后队之人便可不用上前投弹,性命无虞,其余人等见状,便自毁其车,以图苟命,常理也。”奚弘分析完后,又大笑了起来,众人也都拜服于地。
  再看城外,莽应里本来正自高兴,但突然发现投石车所投之石渐渐稀少,忙向远处观望,只见浓烟滚滚,投石车大多已经葬身火海。
  前线士兵跑来报告道:“大王,投石车被敌军炮火所毁,我等该如何是好?”
  “废物!不知道车比人贵吗?连车都保护不好,留你们何用,来人,把投弹手尽皆诛戮,以消我气!”
  莽应里话音一落,一众军士冲上前去,将几百名投弹手全部杀害。
  投弹手已死,莽应里手中军旗一挥,又朝身边的传令官道:“传令下去,照原定计划,留下部分军队佯攻西门,大军调转马头,随我进攻南门。”
  众将士得令,开始悄悄转移,而这一切,自然被早已识破其诡计的奚弘所洞悉,于是奚弘也下令道:“敌军精锐待会便会调往南门,等南门信号响起,你军五百人率死士冲出城去,攻击敌军,尽量焚毁其辎重粮草,拆毁浮桥,明白吗?”
  众军士得令,奚弘于是也悄悄赶去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