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三十七章:大破敌军

第三十七章:大破敌军


  东吁大军后方,中军帐中。
  莽应贤此刻正在抚琴,远处传来的喊杀声渐渐消散,但他一如既往的平静,脸上仍然挂着一丝微笑。
  这时他的心腹将领回营,报告道:“世子,大王已经带领精锐部队按原计划去攻打南门了。”
  “隆陶戈,你听我的琴声,可有长进吗?”莽应贤不理他的报告,反而问起别的来。
  “回世子,隆陶戈乃一粗人,不懂音律,世子怕是问错人了,不过我听世子琴声,虽置身战场,却不含肃杀之感,只有平淡之意,听之使人……”
  不等隆陶戈说完,莽应贤手中琴弦崩断,琴声戛然而止。
  隆陶戈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莽应贤站起身来,走到隆陶戈身边,笑道:“将军觉得我此曲如何呀?”
  “此曲甚妙,却是如今当奏之曲。”
  莽应贤闻声,哈哈大笑了起来,道:“隆陶戈不愧是我心腹之人,你既知我意,可有见教?”
  隆陶戈环顾左右,莽应贤见状忙道:“将军不必多虑,我营堪比王营,戒备森严,不会走漏声息的。”
  “世子,隆陶戈久在大王身边,深知大王秉性,自从乃叔猛勺谋逆之后,大王日益猜忌群臣,屠戮渐重,世子此番回国,大王亦不信任。”
  莽应贤听后,神色如常,只道:“这我已然知晓,此次攻打蛮莫,本就是我出的计谋,如若我再立战功,声望日隆,这不是父王希望看到的,故而他将我调到后方,只留作后援,监管粮草。”
  “世子,你既然已经明白大王心意,便不可再显山露水,还需韬光养晦,收敛锋芒。”
  莽应贤听了,点了点头,又道:“将军观今日战局,父王胜算几何?”
  隆陶戈拜倒道:“世子莫要怪我出言无状,以我观之,我军以是强弩之末,今日攻城胜算尚未可知,敌军指挥确有名将之风,若不是世子言刘綎确已离职,末将真要以为刘綎去而复返了呢。”
  莽应贤也笑了笑,道:“敌军指挥不出我所料的话,乃是一介草民,卑贱至极,此时由他代思顺指挥,确是天不亡蛮莫。”
  “哦?诚如世子所言,那我们岂不是可以……”
  “我也正有此意,若能招降此人,许以荣华富贵,不怕他不为我东吁所用,此事待父王攻城结束,再做具体商议吧。”莽应贤说完,挥了挥手,隆陶戈会意,缓缓退了出去。
  他走到帐外,看了看北边的天空,心想:大王刚愎自用,以杀伐立威,屠戮过重,而内部又各怀鬼胎,不能齐心协力,此刻顿兵于坚城之下,明日若还不能攻下此城,势必有被明军夹击之险。
  “但愿我先主金楼白象王能保佑我东吁,成此大功,永葆富强。”隆陶戈叹息着说完,翻身上马,又奔赴前线去了。
  而此刻蛮莫城下,东吁大军已偷偷转移了阵地,此刻来到南门郊外的丛林之中,正在向城头上观望。
  莽应里见城头上官兵甚少,只有三四百人的样子,心下大喜,对左右道:“蛮子中计矣,传我号令,大军立即出动,全力攻城,务必在蛮子反应过来之前,攀上城池,第一个登城者,封列侯,赏千金!”
  左右听后也大喜,忙传下军令去,有些将领按耐不住,亲自率领军队冲杀了出去。
  奚弘听到城下喊杀声四起,心中已经有了大概,于是忙小声道:“弓箭手准备,待敌军陷入沼泽之中,便现身攻击!”
  众将士听令,也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没几分钟,东吁军队已经冲了过来,此时除了城上三四百人射下来的软箭,他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众将大为兴奋,开始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峰,但跑着跑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众军士只感觉身体在慢慢向下陷,回过神来向马下看去,只见马腿已经深陷泥中。
  可能是列侯千金的诱惑太大,有些士兵明明看到已经有人陷入了泥中,依然一股脑的往前冲,后续部队不明虚实,也尽皆冲入了沼泽之中。
  奚弘眼看时机已到,马上吼道:“众军士,听我命令,放箭!”
  于是埋伏在城墙上的上千弓箭手全部站了起来,各个手持强弓劲弩,这一刻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此时憋足了力气,只听“嗖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城下顿时传来阵阵哀嚎,东吁军队陷入泥中无法躲避,成了明军的固定靶,大多被活活射死。
  莽应里见状,忙道:“不好,中计了,快往回撤!”
  然而现在想撤,谈何容易,大队人马俱已陷入泥中,反而越挣扎陷的越深,外加城中守军箭如雨下,几有被全歼的危险,莽应里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军队死在乱箭之下。
  而另一边,西门守军见南门战事已经开始,也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奚弘点燃烽火,西门守军得令,几百人穿戴精良,率领百十来号死士,齐齐冲出城去,敌军见状,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莽应里临走时交代:只让他们佯装进攻,不可轻举妄动。此时没了命令,又见明军精锐冲出城来,顿时队形大乱。
  明军死士各个以一当百,如虎入羊群一般,叱咤嘶吼,明军所用大刀长矛,质量好又兼锋利无比,而东吁刚步入稳定社会没多久,各项装备技术和明军有着天壤之别,此刻和明军短兵相接,大刀没砍死几个人就卷刃,根本就不是明军对手。
  明军杀的兴起,连砍翻东吁大旗数十杆,将领好几员,东吁军队如丧考批,奔走哀嚎,撤向金沙江对岸,由于浮桥面窄,掉入河中淹死者不计其数。
  明军见东吁军队已经撤到河对岸,这才罢休,随即将浮桥再次拆毁,得胜回城。
  而远在下游的莽应里大军此时看到顺着河水漂来的东吁军队尸体,也大惊失色,本就已经无心恋战的众人,此刻再也顾不上陷在泥里的大军,狼狈向后方莽应贤的后军驻地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