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四十一章:云烟贡银

第四十一章:云烟贡银


  距离那场艰苦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两三天了,蛮莫已经解除了戒严,百姓们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大街小巷里又恢复了生机,卖包子的卖包子,该打劫的照样打劫,只是原来李三的地盘,此刻已经被别的地痞接手了。
  从云南到北京,按古代的脚力,最快也要一个半月,消息一来一回,怎么说也得三四个月之后了。
  奚弘无所事事的躺在旅店的床上,这几日他渐渐也喜欢上了古代的清酒,每日都要出去喝上几杯才好。
  小良玉每日除了学习女红,还要学习奚弘给她安排的课程,但小良玉似乎对这些诗词书画并不怎么上心,反而是对如何行军打仗颇感兴趣,奚弘对此大为恼火,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将自己守卫蛮莫所得来的经验尽数相传。
  日子如果就这么平平淡淡,到也别有一番滋味。这日,奚弘又坐在窗户旁,向楼下的街道上张望,这时一个壮汉骑马而来,只见他神色严肃,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街上的行人也都慌忙给他让开一条路,让他通过。
  奚弘也没有在意,又端起他的小酒,喝了一口,但却又马上喷了出来,那大汉骑马来到楼下,不是别人,正是打过自己的李三。
  奚弘见他把马拴在了自己楼下,心想一定出什么事了,于是马上起身来到隔壁小良玉的房门前,敲了敲门,道:“小良玉,你在听吗?”
  “怎么了公子?有事吗?你等等我给你开门,你此刻千万不要进来。”小良玉说完,把什么东西藏到了桌子下面,赶紧朝门前走来。
  奚弘忙沉声道:“良玉,你不用出来,把门锁紧,千万不要打开,听到了吗!”
  小良玉听奚弘语调转冷,心下一凛,知道可能出事了,于是回道:“我知道了,公子,你放心吧。”
  嘱咐完毕,回过头来,楼下李三已经向楼上走来,奚弘于是率先迎了上去,笑道:“呦,这不是曾救过在下的那位壮士吗?好巧,我们竟然在这里又相遇了。”
  李三见了奚弘,忙把他拉进了一旁的空屋子里,急道:“先生,我是专程来找你的,我打听了好久,才打听到你住在这里。”
  奚弘心想一定是出事了,但还是故作镇定的问道:“找在下?可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李三站起身来,握住奚弘的手,道:“先生,你可知那日将你赶出府衙的是谁吗?”
  奚弘不想再提此事,于是回过头去,沉默不语。
  李三见了,又道:“不瞒将军,那人正是思顺!”
  “思顺?他不是早就跑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奚弘惊道。
  “先生有所不知,思顺在您得胜当天,便已潜回城中,当时就是他的人,把你赶出衙门的。”李三气呼呼的说道。
  “呵呵,谢谢好汉告知我此事,只是在下已经看开了,当日无论是谁将我赶出来,已经没有意义了。”奚弘苦笑着说,李三见状,忙又道:“先生胸怀宽广,我自然知晓,只是别人可不尽然。”
  奚弘听了这话,神色一凛,忙问道:“怎么?好汉这是什么意思?”
  李三向外看了一眼,见门外无人,于是趴到奚弘耳边,小声说:“先生,我收到确切消息,思顺待会便要差人前来捉你,随便定你个罪名,将你除之而后快!”
  奚弘听了这话,拍案而起,气道:“这个狗贼,竟然这般狠辣,我已隐没人间,他竟然还不肯放过我!”
  “先生息怒,思顺为人,蛮莫无人不知,只是此刻不是生气之时,还望先生早做打算,千万不要被奸人所害呐。”李三说完,也叹了口气。
  奚弘自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于是忙下拜道:“在下多谢好汉救命之恩,在下以后若能发迹,定会报答好汉,不知好汉姓甚名谁?”
  李三也冲着奚弘拜了一拜,道:“我先前不懂事,打过先生,心中不安,今日前来相告,出自肺腑,小人本姓寇名崇德,原是一个世袭千户,因好勇斗狠杀了人,背了官司,经友人营救,判了流放,才混迹到此,又深恐辱没了祖宗名声,故改叫李三,如今破了东吁,思顺念小人战功,得封了个把总,于是又把名字改了回来。”
  奚弘听后点了点头,原来这李三还有这样的身世。将门之后,果然在战场上骁勇过人。
  奚弘又恭维了几句,送走寇崇德,便立即回屋去收拾了一下行礼,同时将现在的处境告诉了隔壁的小良玉。
  小良玉听后也急忙将行礼都收拾好,来到旅店门口,等待奚弘,不多时,奚弘又穿着自己的破烂衣服,带着一顶农夫草帽走下了楼来。
  “店家,感谢这几日来的照顾,奚某日后若能发迹,定不会忘了掌柜的。”说完,奚弘抱拳行了一礼,将剩下的最后一整锭银子送给了掌柜的。
  那掌柜的如何能收,马上走下前台,来到奚弘面前,道:“奚先生说的哪里话,您对蛮莫的大恩大德,城中百姓无人不知,我怎么能收您的银子呢?您如今这身打扮,是要做什么呀?”
  “店家,情况紧急,容不得我细细解释了,后会有期,奚某告辞了。”说完,奚弘拉起门口的小良玉,不多时便走入了茫茫人海中,那店家在门口张望了许久,直到再也看不见二者的身影,这才缓缓的走回店里。
  那掌柜的捧着手中的银子,对跑堂的喊道:“小六子,去,把这锭银子拿去店前供着,每日香火决不能断,明白吗?”那掌柜的将跑堂的叫来,吩咐道。
  “我说掌柜的,这么一锭银子有啥稀罕的,咱店里不说日入斗金,这几两银子还是不缺的,贡它干嘛?”
  那掌柜的眼一瞪,吼道:“让你贡你就贡,哪那么多的废话,你还想不想干了?”
  那跑堂的不敢再多话,拿上银子,小心翼翼的将其贡在了堂上。
  自此,云南蛮莫云烟客栈世代供奉一锭白银,号称奚公银,只是后世人们大多不知道这锭银子的来历。直到清吴三桂攻入云南,云烟客栈后人死于敌军之手,这件事再也无人知晓,成为历史中的一缕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