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四十二章:骨肉分离

第四十二章:骨肉分离


  在人群中穿梭许久,兄妹二人径直朝城门外走去,此刻艳阳高照,路边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奚弘见身后的小良玉已经满头大汗,于是停下脚步,用衣袖帮她擦了擦脸,问道:“良玉,是不是有些口渴了?我去买个瓜回来,你就站在路边等我,不要乱跑,知道吗?”
  小良玉点了点头,道:“公子快去快回。”
  奚弘正要离开,良玉又紧紧的抓了抓他的衣角,柔声道:“公子……”
  奚弘蹲下身来,冲着她笑了笑,这才站起身穿过人群,走到一家摊位之前,拿起一个个头略小的西瓜,问道:“店家,这瓜保熟吗?”
  那店家笑嘻嘻的道:“瞧您说的,这瓜要是不熟,我敢拿出来卖吗?怎么?来一个?”
  奚弘却不怎么理会那瓜农,他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铜板,扔到了瓜农手中,道:“给我装一个。”
  那瓜农拿了钱,兴高采烈的接过奚弘手中的小西瓜,回过头去找了个麻绳口袋帮他装好,等回过头来,再一看,奚弘早已没了踪影。
  “奇怪,刚还在这,怎么眨眼的功夫就没人了。”
  奚弘穿梭在人群中,他现在汗流浃背,但却感不到日头的炎热,因为一群不知名的人正在尾随他,不用多想,这定是思顺派来杀他的人。
  奚弘不能再让小良玉跟着自己了,于是他借口买瓜,实则是为了趁机甩掉这些人。
  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不能往偏僻的地方逃窜,更不能出城去,否则到了无人的地方,自己马上就会被做掉。
  而如果一直在大街上,那么过会定会被前来抓捕的士兵抓去。
  好狠的思顺,看来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我死。奚弘脸色阴翳,他轻咬了一下嘴唇,丝丝鲜血流了出来,痛楚让他保持清醒,此刻千万不能乱了方寸,否则当真要死在这里了。
  “与其当众被抓捕刑场判罪斩首,还不如兵行险路,或许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奚弘打定主意,逐加快步伐,朝城门附近的小巷里跑去。
  而他身后,几个杀手紧紧跟随。
  小良玉站在原地等了许久,仍不见奚弘的身影,眼看日头都开始偏西,心下也着了慌,她缓缓的蹲下身去,将小脸埋在膝盖里,眼中泛起点点泪光,观之使人心疼。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心中隐隐有一丝不详之感,当这种感觉涌上心头,竟令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即使之前奚弘被官府抓走,她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良玉缓缓的抬起头来,她无助的哽咽道:“公子……你在哪里?”
  ……
  跑出许久之后,四周已经没什么人了,眼看日头也已经偏西,奚弘顾不得许多,因为身后的杀手已经光明正大的冲了出来,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怎么这会一个人影都撞不上了?之前打家劫舍的不是挺多的吗?”奚弘抱怨道,但此刻已经到了生气存亡之时,他跑到一处围墙之前实在是跑不动了,于是四下看了看,见围墙下的竹竿后,正好有一个大水缸,这水缸刚好能容下自己,心想:电视里的主角到这种时候都是躲在这水缸里,看来我也不能例外了。
  奚弘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实在没力气了,但是躲在水缸里,只要被发现必死无疑,眼看杀手就要追过来,一咬牙,心想: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奚弘要是能逃过此劫,日后定血此耻。
  等到那三个杀手追过来的时候,巷子里早已空无一人,他们抽出腰间的片刀来,四下搜寻,不多时,便到了那口水缸前。
  为首一人使了使眼色,道:“你上去,看看那厮在不在缸里,在缸里的话就把他揪出来。”
  “大哥,何不一刀插进缸中,管他在不在,左右都得死。”
  那为首的大哥听了,不以为然,反而道:“这人对我蛮莫之人实有恩惠,我欲留他个全尸。”
  “大哥果然是忠义之人,我等佩服。”左右小弟奉承道,那大哥听了哈哈大笑了两声,于是又高声道:“缸里的人听着,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吧,我今天不杀你,你自杀吧。”
  连喊了两声,见缸里还没动静,那为首的大哥有些坐不住了,他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上去把他揪出来。”
  “是,大哥,交给我吧。”说着,一个瘦猴模样的杀手提着刀走到了水缸前,他冷笑了几声,小声道:“嘿嘿,对不住了,思顺大人要你的命,我们也没办法,下地狱去吧你!”
  这厮话音未落,手中砍刀已经落了下来,硕大的水缸当即被劈成了两半,只是没想到这并不是什么水缸,乃是不知谁家的马桶,此刻破裂,屎尿横飞,污秽不堪。
  那瘦猴被溅的满脸都是,不住的向身下吐唾沫咳嗽。
  “她奶奶的,这是谁家的粪缸!”那瘦猴大骂道,但是一旁两人仔细一看,却不见缸中有任何人影。
  那大哥见状,皱了皱眉头,大喊道:“不好了,让这小子跑了,快追!”
  “大哥等等我,呸呸呸,溅了老子一嘴屎尿,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放的粪缸,老子非活剐了他,呸……”
  不久,太阳开始落山,喧闹了一天的蛮莫城也开始安静下来。小良玉一个人依旧等在街边,晚风渐起,扶动她略显单薄的衣衫,她就这么低着头蹲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姑娘,一个人蹲在这里,可是会着凉的。”
  小良玉抬起头来,见走过来的这个人自己却也认识,不是别人,正是此前给奚弘通风报信的把总寇崇德。
  “你……你不是那位先生的……”寇崇德话说到一半,小良玉已经又将头缩了回去,她静默的将脸埋在膝盖间,浑身不住颤抖。
  “怎么?先生呢?你们为何还未逃出蛮莫,这里对你们来说已经非常危险了啊。”寇崇德焦急的问道。
  “我……我找不到公……公子了……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小良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好像离开奚弘,那个古灵精怪的良玉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一副柔弱的皮囊而已。
  寇崇德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对左右吩咐道:“差几个信得过的弟兄,全城寻找先生的下落,注意不要太过明显。”
  吩咐完后,他又蹲在小良玉身边道:“姑娘,这里危险,如果让思顺的人找到你,可能凶多吉少,不如这样,你暂且住在我那里,等我有了你兄长的下落,马上让你们团聚如何?”
  小良玉无助的抬起头来,她泪眼婆娑,没有语言。
  寇崇德叹了口气,又对左右吩咐道:“差人找几个女婢,扶她到我的住处。”
  不久,几个侍女来到小良玉身边,将她扶起。
  小良玉像傀儡一般,又回过头来张望了几眼,才一步一挪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