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四十六章:施粥贫民

第四十六章:施粥贫民


  在蛮莫城中的贫民巷也住了两三天了,日子平淡如水,奚弘虽也想过去寇崇德家中看看小良玉如今怎样了,但转念一想,自己尚还需孟璐周济,将小良玉接回无非也是让她受苦,况且思顺这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情况还不明了,说不准随时都有危险。
  基于此,每每奚弘来到寇崇德家门口,也只敢在院外张望片刻,见有人来,便匆匆退走。
  这期间,虽然寇崇德希望收小良玉为义女,但是小良玉总以长兄为父,一切都得听奚弘的安排为由,委婉拒绝了。
  寇崇德派出去的人手这几天也陆续回来了,他们在城外搜寻了好几日,不见奚弘踪影。
  寇崇德听闻,也只得叹息着道:“奚先生绝非常人,他若是不想让人找到,我们自然是找不到他的,告诉兄弟们,不用再出城去打听了。”
  一旁的小良玉依旧面无表情,她自从到了寇崇德的家中,就是这副模样,也不笑,也不怎么说话,好像性情大变,此刻也转身又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了。
  “唉……这孩子,跟着奚先生,真是难为她了。”寇崇德话音未落,小良玉却又转身走了出来,淡淡的道:“寇叔叔,家兄如何,不需他人议论,还望寇叔叔慎言。”
  说完,又闷着头回屋去了。
  ……
  傍晚时分,蛮莫城中又恢复了平静,袅袅炊烟从家家户户上空飘起,但这里却不一样。
  奚弘站在屋前,他空着肚子,喝着手里的凉水。
  “兄弟,又喝凉水呢?”这时一个落魄户走了过来,他手中拿着个破烂盘子,里面有些剩饭,此刻正一边说一边用手抓着吃。
  这明明是极其让人作呕的一幕,但奚弘好像却已经习以为常,他忍着饿不去看这人,只是淡淡的道:“水乃是生命之源。”
  那落魄户听了,大笑了起来,反问道:“什么水是生命之源,你这穷酸说话好生没有道理,人家都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你给咱说水是生命之源,那我问你,我拿三碗水,能换来一碗饭吗?”
  奚弘瞬间无语,此刻他饿的不轻,哪还有心情理这人,于是冷哼了一声,快步走到了孟璐屋前,敲门道:“孟姑娘?孟姑娘?”
  “是黑狗吗?有事吗?”屋里传来孟璐戏谑的声音,这两天下来,这姑娘叫黑狗好像还叫上瘾了。
  奚弘暂且不论这个,他开口问道:“孟姑娘,你可吃了东西了吗?”
  “我吃过了,怎么了黑狗?你饿了吗?”孟璐说着,一推门走了出来,她还是那副凶神恶煞的脸庞,如母夜叉一般的表情。
  别人见了这副模样可能要睡不着觉,但奚弘却一点也不怕,他抓住孟璐的胳膊,道:“好姑娘,你天天哪弄的吃的啊,我受不了了,快饿死我了。”
  孟璐掩嘴轻笑,道:“别碰我,男女授受不亲,况且你个大男人,却连自己都养不活,天天靠我一个弱女子吃饭,你就不脸红吗?”
  “呵呵,我倒是想脸红呢,饿的我面黄肌瘦的能红吗?”奚弘一脸无奈的说,“要不明天我也出去寻个活计吧,这么下去真要饿死了。”
  “去呗,我又没拦着你。”孟璐笑了笑,转身就要回屋里,奚弘一把拉住她,又哀求道:“好姑娘,我怕我坚持不到明天,你再行行好……”
  “吃我的粮食,那可是要记账的,日后加倍偿还?如何?”孟璐一脸坏笑的望着奚弘。
  奚弘满腹辛酸,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再说以后的,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还……还,以后一定还。”
  孟璐见状,一甩袖子便回了屋里,不多时屋顶上便冒出了缕缕炊烟。
  奚弘站在远处,一脸得意的看着之前那个落魄户,孟璐这屋,是这附近唯一一处有炊烟的地方,这时见了烟火,一众人等也都靠了过来。
  这些人真是贫困到了极点,连个买火折子的钱都没有,说这里是乞丐窝都不过分。
  不多时,孟璐端了碗热粥走了出来,她招呼了一声,奚弘马上跑到了她跟前,接过了碗筷。
  “多谢孟姑娘。”奚弘忙道。
  孟璐微微笑了笑,转身又回屋了。
  “吃完了记得把碗还给我。”
  “知道了。”奚弘一边说着,一边朝自己的破屋走去,只是他身后,一如既往的跟过来几个落魄户。
  奚弘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见这些人各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真如枯树皮一般。
  奚弘喝了两口粥,把碗往前一递,叹息着道:“还有点,你们谁不行了,就喝了吧。”
  这时从一众落魄户中,走出来一个小男孩,这小男孩也就十来岁的模样,此刻确饿的像火柴人一样。
  奚弘将碗递给他,道:“你喝吧,看你快不行了。”
  “谢谢您。”那小男孩跪在地上给奚弘磕了个头,方才端起碗来,将剩下的粥喝了个干干净净。
  “兄弟,你真是个好人啊,不过……唉,没用的。”周围几个落魄户摇了摇头,渐渐散了。
  奚弘收回碗来,那小男孩看了奚弘两眼,然后转身走了。
  “黑狗!你!”这时孟璐的声音从一旁的窗户里传来。
  奚弘脸色有些尴尬,忙跑了过去,道:“孟姑娘,我喝完了,给你的碗。”
  “哼,我说我每天都有给你粮食,你却还天天喊饿,原来是这样!”孟璐气愤的说。
  奚弘忙赔罪道:“孟姑娘,他们有些人我看快不行了,就救了他们一救,你别生气,等我明天出去找个活计,我们就不会这么窘迫了。”
  “哼,谁跟你是我们,你个讨吃鬼,用人家辛苦换来的粮食发善心,充好人,就活该饿死你!”孟璐说着,啪的一声将窗户关上了。
  “孟姑娘,你不要你的碗了?”奚弘问道。
  孟璐一听更气了,骂道:“送你了,拿着碗滚吧,你给他们用了我还怎么用?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
  奚弘听了这话,这才恍然大悟,再看手中的碗,确实有些腌臜。
  “怪不得她今天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平时给这些落魄户施粥也没见她这么生气,原来是怪我把碗给别人用了。”奚弘说着笑了笑,端着碗回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