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四十七章:码头雇工

第四十七章:码头雇工


  入夜,奚弘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直不肯乖乖入睡。
  不多时,屋外传来一阵开门声,奚弘急忙假装熟睡,不多时,果然路上又传来脚步声,奚弘心想:今夜终于等到你了,嘿嘿,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要去干什么。
  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奚弘翻身而起,抄起手电筒,也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他之前便怀疑孟璐晚上可能不在屋中,因为第一晚的时候他明明拿着手电筒在街上乱晃,孟璐第二天确一脸茫然,奚弘于是这几天晚上留心观察,果然孟璐今晚又有了行动。
  奚弘悄悄跟在孟璐身后,为了防止被发现,他离孟璐不是很近,只能隐约看到后者。
  跟了一阵,孟璐从一座院墙旁飞身而起,顺着大树窜到了墙上,四下张望。
  奚弘忙躲了起来,等再去看时,孟璐已经没了踪影。
  奚弘忙跑到那课树下,也学着孟璐的样子向上攀去,结果马上便滑了下来。
  “如此难爬,看来孟璐还是个专业的,这种手段,普通人不可能这么熟练。”奚弘沉声道,他脑海中隐约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次遭遇,但此刻还不能确定。
  奚弘沿着院墙转了一圈,走到府门前,一抬头,才发现这里不是别处,正是他曾经居住过的安抚司府邸。
  奚弘这一惊不小,他急忙回到角落里,心想:这大晚上的,我以为孟璐会去哪,原来是到这安抚司衙门,这里此刻应该是思顺所住,难道她是在向思顺汇报情况?这么说的话她口中的故人便是思顺?
  “糟糕,那我岂不是已经处在危险之中还不自觉!”
  想到此处,奚弘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如果真是这样,他已经无路可逃。
  不对,孟璐与大明有血仇,思顺本也是东吁的人,他背主求荣,叛归明朝,孟璐绝不会和这种人是故人,那她到思顺府邸是干嘛的……
  对了,孟璐此番来蛮莫是抓奚弘的,思顺也是要抓奚弘的,孟璐一定是到思顺府中打探奚弘的消息的!
  想到此,奚弘暂时松了一口气,他不觉又微微一笑,心想:这样看的话,孟璐和思顺确实不是一路人,否则她用不着用这种方式潜入安抚司府邸,那到底是谁,指使孟璐来抓我呢?
  “哼,不管是谁,想要我的命,都没那么容易。”奚弘冷冷的道,此刻他已经没了孟璐的踪迹,只能原路返回了。
  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决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奚弘心想,要是让孟璐知道自己就是奚弘,那么恐怕自己也凶多吉少。
  翻来覆去,自己身边还是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人。
  回到贫民巷的屋中,奚弘暂且放下了心中所想,但一股饥饿感再次涌上心头。
  “明天必须得找个活计了……”
  第二天一大早,奚弘便已经起床了,他望了望孟璐的屋子,此刻孟璐果然已经回来了,她此刻正坐在窗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奚弘兴冲冲的招呼道:“孟姑娘,我去市中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计可做。”
  “去吧,别累死在外面,早去早回。”孟璐头也不抬的回道。
  奚弘讨了个没趣,自顾自的走了,他头上带了个破草帽,换了身更破的衣衫,这几天下来,奚弘样子也变了不少,只不过是变得更加落魄不堪,无论如何,街上的百姓都不会把眼前这个比乞丐强不了多少的人当成之前在蛮莫城头叱咤风云的奚大人的。
  这自然是奚弘愿意看到的结果,他低着头走在大街上,走了不久,来到城中的集市上。
  见不远处的码头上,一众人等正在操作货物,这种地方最缺人手,于是他也走上前去,找到管事的,赔笑道:“这位爷,您这里还缺人手吗?”
  那管事的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把奚弘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站起身来,冲着奚弘的胳膊腿打了几拳。
  奚弘强忍着没吭声,直到那管事的又转了回来,才笑道:“您别看我这身板单薄,但也是有劲的。”
  “不行不行,瘦胳膊瘦腿的,我看你生得白净,不是吃这碗饭的料,走吧走吧。”那管事的摆了摆手,道。
  “爷,我真的可以的,要不这样,您给个工作量,我要是完成了,您就赏小的一口饭吃,要是我没完成,就当白干,您看如何?”奚弘赔笑道。
  那管事的听了,这才有了点兴趣,他把嘴里的稻草一吐,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既然这样,我也不给你重工,你就把船上这一百石粮食都搬到岸边,我就赏你工钱。”
  奚弘咬了咬牙,心想:一百石就一百石,不干就要饿死,总不能天天白吃人家姑娘的吧!
  想到此,奚弘忙赔笑道:“多谢,多谢。”
  “喏,就前面那些粮食,去吧。”
  奚弘来到船边,卸货的壮汉见了他,问道:“新来的?”
  “新来的,承蒙关照。”奚弘赔笑道。
  那壮汉冷笑了两声,回头招呼道:“来,给这汉子卸货,让他知道这碗饭是谁都能吃的吗!”
  紧接着,一石粮食便扔到了奚弘肩头,奚弘只感觉半个肩膀都要塌了一般,按理说自己不至于扛不动这一百斤的东西啊。
  如果还像以前一样,那肯定没问题,只不过奚弘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饱饭了,此刻当然没有了以前的力气。
  “怎么样?行不行事啊老弟?”那大汉笑着问道。
  “没……没事,瞧好吧您。”奚弘说完,吃力的抗着粮食向岸边走去,这前后几百米的距离,却让他感觉无比的遥远。
  奚弘咬牙坚持,他一步一挨的走在石板路上,汗水不久便将他全身浸透,他的胳膊上,脖子上,青筋暴起,似一只发狠的猛兽。
  “可以啊老弟,我儿子比你小不了几岁,现在搬十来石粮食就不行了,还跟家里躺着呢。”那卸货的壮汉笑道。
  奚弘憋着一口气,他笑着点了点头,又朝前走去,和他一起的还有别的雇工,如果他不够快,就不能搬够一百石粮食。
  就这样,转眼已经到了中午,其他雇工都已歇息吃饭去了,但奚弘还在继续,他没有带来口粮,更没有休息的时间,他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才能吃上这碗饭。
  “小姐,就让佣人拿这石粮食吧,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眼前突然出现了个小丫鬟,正好挡住了奚弘的视线,他轻轻咳嗽了两声,示意对方让一让。
  “小红,你挡住人家的去路了,快给人家让开。”这时对面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奚弘不经意间抬起头来,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脚下一滑,栽倒在了原地。
  众佣工见状,马上跑了过来,将奚弘围了起来,那小姐见状,也忙走了过来。
  奚弘赶紧转过头去,那小姐见状,忙道:“你没事吧?”
  奚弘不敢回答,只是向后龟缩,然后急忙站起身来,从人群中跑了出去。
  “”哼,这个人太无礼了,我们走吧小姐,不理他,一个贱民而已。”那小丫鬟气道。
  “住口!下次不要让我在你口中听到那两个字!”那小姐听了这话,瞬间回过头来,狠狠的道。
  “原来是寇把总府上的小姐,这里粗俗不堪,您看您还是……”那管事的见状,也忙走上前来劝道。
  “刚才那个人……他没事吧?”
  “新来的,不懂事,您别介意,一个腌臜货,死不了。”那管事的笑道。
  “你把这几个铜板给他,算是一点补偿吧。”那小姐说完,又转身去了。
  而人群外的奚弘,此刻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他深深喘了一口气,走到港口,道:“继续吧,我还能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