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四十八章:敌我难分

第四十八章:敌我难分


  天色已晚,七月末的蛮莫城像是夏夜最后一处暑地,虽然还翻腾着热浪,但是也难以掀起波澜。
  码头上的雇工陆续拿了赏钱,兴高采烈的回家去了,而奚弘却还在扛着最后几石粮食。
  管事的摇了摇头,走上前来,招呼道:“行了小伙子,不用再扛了,天都快黑了,今天算你工钱。”
  奚弘颤颤巍巍的将最后一石粮食放下,擦了擦身上的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多……多谢。”
  那管事的又拍了拍奚弘的肩膀,掐捏了几下,笑道:“还行,回去吧,对了,这是之前寇家小姐赏你的,呵呵,小伙子走运啊。”
  说着他又掏出几个铜板,扔到了奚弘手中。
  奚弘接过这几个铜板,心中五味杂陈,只是辛酸的笑了笑,道:“管家大哥,这……这几个铜板您收下吧,今天还多承蒙您照顾。”
  “得,小伙子会来事,咱也不是什么矫情人,虽然咱不缺这几个铜板,但是你有这个心意,咱也不能不收。”说着,那管事的从奚弘手中接过了铜板,看也没看扔进了口袋里,又笑道:“那咱先去了,家里人还都等着咱呢,以后没钱花了,尽管来咱这某事做,随时给你留着位置。”
  奚弘忙行礼道谢,看着管事的渐渐走远了,才直起身来,一步一歪的朝贫民巷挪去。
  走到巷子口,远远的见一人正等在这里,隐约是个苗条的女人,奚弘此刻累的半死,头晕眼花,心想这定是个美女。
  然而走近了一看,却是丑八怪怪一个,奚弘顿时也笑出了声,弯下腰站不起来。
  孟璐见状上前将他扶了起来,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向那两间茅草房走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奚弘问道。
  “怕黑狗丢了。”孟璐淡淡的说。
  奚弘仰起头来,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这是大雨前的预兆,天地都为之变色。
  奚弘从口袋里将今天赚到的铜板尽数掏了出来,都按在孟璐手中。然后他直起身来,自己向前走去。
  孟璐看着手中的铜板,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奚弘。
  “先生是有什么心事吗?”
  奚弘没有回答他,而是一个人漫步在青石板上,渐渐的雨滴开始落下,地上泛起一层薄雾。
  烟雨朦胧,直到再也看不见奚弘的背景。
  蛮莫城中,安抚司府邸。
  思顺负手站在堂前,他皱着眉头望着门前的大雨,似乎心中有些不平。
  这时雨中走进来一个披着斗笠的人,正是他之前派往孟养的那个心腹。
  “如何?他们怎么说?”思顺问道。
  “回大人,他们说了,大人若能悔改,可以既往不咎。”
  思顺听了这话,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狰狞着道:“哼,还想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我思顺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大人,那我……”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思顺说完,转过身来回到屋内,他脸色转而阴翳,又狠狠的道:“奚弘……奚弘,现在只有你还是变数,不抓到你,我寝食难安!”
  府衙外,大雨倾盆,街上没有一个行人,房屋在雨中静默着,人间只剩下雨声。
  奚弘坐在窗前,他努力抛去心头的杂念,明天他不打算去那里上工了,他怕再次经历今天的场景。
  这样无论是对她,还是对自己,都不好。
  “思顺……”奚弘默念了几声这个名字,随即他站起身来,冒着大雨,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孟璐屋门前,轻轻敲了敲。
  “是黑狗吗?进来吧。”
  奚弘虽然对这个称呼不太感冒,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一时大意上了当呢?听到屋内孟璐的声音,奚弘赶忙推门走了进去。
  孟璐用余光瞅了他一眼,向旁边一指,道:“喏,毛巾在那。”
  奚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起毛巾擦了擦身上,又道:“淋淋雨也好,要不干了一天活身上都是汗味,臭的很。”
  “哼,你还知道你臭的很,说吧,干嘛来了?”孟璐开口问道。
  奚弘听了也不生气,孟璐就是这个样子,自己早就习惯了。
  “孟姑娘,我……累了一天,想向你讨碗饭吃。”奚弘扭扭捏捏的说完,抬起头来,正对上孟璐没好气的脸色。
  “抱歉了孟姑娘,我回来的急,忘了在路上买了,你还有剩下的吃的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孟璐不理他,从口袋里掏出奚弘给她的几个铜板,问道:“你说你没买东西,扛了一天粮食就换了这么几个铜板?你把我当傻子吗?”
  “哎?孟姑娘怎么知道我去扛了一天粮食?”奚弘好像突然抓住了重点,反问道。
  孟璐一时有些窘迫,忙道:“我……我去市上买东西,看到的,你别管,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奚弘笑了笑,又支支吾吾的回道:“我明天打算换个地方干,今天临走……把一些钱给了管事的了。”
  孟璐听了这话,气的站起身来,走到奚弘面前,本想说什么,却没开口,又坐了回去,半晌才道:“黑狗啊黑狗!你真当自己是什么先生了?人家稀罕你那几个铜板吗?你自己还吃不饱穿不暖,怎么有钱给别人啊!”
  奚弘听孟璐说了几句,也不言语,过了一会才赔笑道:“孟姑娘,你别生气,这钱给了别人就给了别人,我明天还能给你赚回来。”
  孟璐站起身来,一声不吭的走到一旁,从桌子下面掏出了一碗粥,这粥本来是用布盖着的,只是此刻也已经有些凉了。
  “你赚的钱是你的,你不是给我赚的,没人强迫你去赚钱,你不去赚钱,你就会饿死,你以为我需要你的钱吗?哼,真正需要钱的人是你自己,不是别人!”
  本来还在狼吞虎咽的奚弘,听了这话,突然停滞了一下,但随即他又继续吃了起来。
  “我这几天出去打听了许久,一直没有奚弘的下落,你今天出去市上做工,可有什么消息?”孟璐突然问道。
  奚弘放下碗筷,轻描淡写的说:“没消息,说不准他已经离开蛮莫了呢。”
  “这不可能,据我收到的消息,他不可能在城外,否则此刻早已被抓了。”
  奚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又问道:“这是为何?他在城外为何就被抓了?”
  “这你以后会知道的,只是这个奚弘,到底躲到了什么地方?难道有人暗中在资助他,否则他靠什么过活呢?”孟璐沉吟道。
  奚弘心中苦笑,但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又道:“我明天会在市上好好留意的,不过孟姑娘,这么多天过去了,想必你那个故人,也不再需要这个姓奚的了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孟璐突然扭过头来,沉声问道。
  听孟璐变了语气,奚弘忙道:“没……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个姓奚的,可能自己去找你的那个故人了也许,你不用再找他了。”
  “这不可能,我的事你不用妄加猜测了,吃完了就回你的屋子去吧。”
  孟璐伸出手来,朝着门口的方向指了指。
  奚弘于是站起身来,走了出去,眼中多少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