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四十九章:思府疑云

第四十九章:思府疑云


  奚弘擦了擦惺忪的睡眼,翻起身来,屋外的大雨还在持续,雨水漫进了屋来,奚弘这破屋不但透风,而且漏水。
  “一途更兼风起,满面暮雨潇潇。”
  奚弘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但是雨水仍不住从他的头上滴落,他走出门来,一时竟分不清时辰。
  过了一阵,雨势渐小,奚弘推开窗子,街上已经逐渐有了行人。
  孟璐探出头来,招呼道:“看这天气,今天你怕是不能去做工了。”
  奚弘笑了笑,道:“今天才是做工的好日子,等雨再小点,我便出去。”
  “既然如此,那便随你了。”孟璐说完,将窗户一关,转身回屋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到中午,奚弘坐在屋中闲来无事,便出去了。
  来到城中繁忙的河畔,他顺手从路边折断一根稻草拿在手中,蹲在桥头上,等待雇主。
  下雨天,桥头上的雇工并不多,奚弘低着头,用手指在地上无聊的画着圆圈。
  不大一会,走过来一众衙役,奚弘忙把草帽压低,虽然他觉得这些普通差役不可能认识自己,但还是谨慎点好。
  不料这群差役却径直走到了自己面前。
  “你,你,还有你,都起来,我家老爷雇了。”为首的一个差役喊道,“动作麻利点,都起来。”
  奚弘没办法,只能站起身来,跟在这几个佣工身后,随着差役而去。
  不多时,差役将他们一众人等都带去安抚司府邸,奚弘心想不好,自己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这位差役大人,小的突然肚子疼,能否先回……”奚弘装作一副腹痛难忍的样子,不料他话还没说完,那差役已经粗暴的打断了他。
  “衙门里可以如厕,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奚弘只得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然后硬着头皮走进了安抚司府邸。
  为了找个机会跑路,奚弘随便找了个佣人询问厕所位置,一般厕所都建在偏僻之处,说不准有机会逃跑。
  问清楚位置,奚弘便一溜烟准备开溜,不料这时,府衙中传来一阵应和之音。
  这些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蛮莫城中一众官吏的声音,而这些人自然是认识自己的。
  于是奚弘忙压低草帽,背过身去,慌不择路的朝一旁走去。
  “等等,站住!”
  身后传来招呼声,奚弘神色一凛,脚下不但不停,反而走的更快了。
  这时后面一人追了上来,一手抓住了奚弘,奚弘忙僵住不动了。
  那人转到奚弘面前,确是思顺手下的那个亲信。
  奚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低着头不敢说话。
  “怎么?是个哑巴?”那亲信问道。
  奚弘忙点了点头,支支吾吾半天一个字说不清。
  那人也不管他,又道:“你跟我过来。”
  奚弘点了点头,跟在那人身后,进了内堂,又绕过几间屋子,到了后院。
  只见这后院里放了几辆马车,一旁还有好几个大箱子。
  “你也去,你们几个一块,把箱子都抬到马车上,速度快点。”
  奚弘忙点头哈腰,走上前去,和众人抬起箱子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箱子竟然异常沉重,不过他大概能断定,这箱子里应该都是金玉珠宝。
  “这么多财宝……思顺哪来的这么多财宝,又要把他们运往何处?”奚弘心中暗道。
  “使劲啊!都没吃饭吗?”那亲兵骂道,于是奚弘不再多想,也卯足了力气,忙了一个来时辰,终于把这几箱财宝都抬到了马车上。
  见状,那亲兵走上前来,给每人手中扔了几个铜板,又厉声道:“出去之后,嘴巴牢固点,别逢人就说,否则小心脑袋。”
  众人都称是,那人这才将奚弘等人放走。
  出了府来,奚弘擦了擦头上的汗。
  总算逃离了这龙潭虎穴,不过必此行也不是毫无收获。
  思顺的事,疑点重重,他必须弄清楚,于是他又跟上一起做工的几个人,问道:“这位大哥,不知刚才咱们搬的是什么东西啊?这么沉。”
  “嗐,这你都感觉不出来,定是个穷鬼子命。”那大汉嘲讽道。
  “此话怎讲?”
  “那里面装的,分明是金玉珠宝啊。”那大汉小声道。
  奚弘状似惊讶,又问道:“不会吧,平时不见思大人搜刮老百姓,他哪来这么多钱?”
  “人家当官的怎么来钱,能让你知道?我们都给思府搬了两晚上好几车了,要不是昨夜大雨,昨晚上就搬完了,你个没见过世面的。”那大汉笑着指了指奚弘,快步朝前走了。
  奚弘听后皱了皱眉头,心想:既然搬了好几夜,那前日孟璐晚上……嘿嘿,有意思,思顺,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车金银要往哪送。
  想到此,奚弘便打消了回家的念头,他偷偷躲在安抚司府邸外面的一个角落里,就等着马车出府。
  半个时辰后,马车果然驶了出来,只不过车上盖着柴草,不知情的人很难将其与满车金银联系起来。
  奚弘仔细看了看,发现那赶车之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管事的,为了不被发现,奚弘跟在很远之后。
  不多时,马车从城南门驶了出去。
  奚弘心下一惊,暗道:“城南门前的旷野雨后积水便会遍布沼泽,没人会走这条路的,难道这家伙还有别的路径?”
  奚弘想到此,马上找了一个路人问道:“这位小哥,麻烦问下,从南门出去,大路通哪里啊?”
  “从南门出去?你不要命了?南门大路这会还能走人吗?”那人不耐烦的道。
  奚弘忙又道:“那从南门出去还有别的路吗?”
  那小哥上下打量了一下奚弘,又道:“你问这个干嘛?有倒是还有一条小路,不过是条官府驿路,除了官家的人,别人没人走的,而且那条路直通孟密,现在孟密人都没了,路早没人用了。”
  说完,那小哥便自顾自的走了。
  奚弘心中却隐隐有一丝不安,如果真按这小哥所说,那这车金银,应该是运往阿瓦的。
  孟密已经被屠,而其以南,除了阿瓦再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如果去孟养等地的话,大可不必走南门。
  “思顺……难道还有背叛大明之心?没必要啊,他现在这个土霸王当的还不够舒服吗?”奚弘思索了片刻,也没个头绪,于是转而朝贫民巷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