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五十章:玉石说话

第五十章:玉石说话


  奚弘到集市上买了几个包子,这才回到家中。
  “黑狗哥,您回来了?”一旁的几个落魄户都聚了过来,奚弘见状,将手中的几个包子扔到了他们手中,笑道:“还剩几个,都给你们,别饿死了。”
  “多谢黑狗哥,也就您还记得我们,嘿嘿。”众人拿了包子,都屁颠屁颠的跑了。
  奚弘笑着摇了摇头,转过身来,敲了敲孟璐的屋门,屋里马上传来孟璐不耐烦的声音:“谁呀?黑狗的话就进来吧。”
  奚弘推门而入,见孟璐竟然正躺在床上看书,心下不觉一笑,道:“孟姑娘好雅趣,怎么看起书来了。”
  孟璐将书扔在一边,反而冷笑了一声,道:“黑狗不是自负才学匪浅吗?你来看看这书上都写了什么。”说完,将那破书一把扔了过来。
  奚弘接过书来,看了看封皮,书名叫做《滇载记》,署名杨升庵用修。
  “哦,这不是大才子杨慎的作品吗?你是从何得来的?”奚弘问道。
  “杨慎?不知何人,这书是故人赠与我的,说是对我有用,我不太看得懂。”孟璐说完,有些不好意思,扭过了头去。
  奚弘私下偷笑,心想:你平时不是厉害的很吗?这会知道哥的本事了吧。
  奚弘翻开书,故作高声的念道:“滇域末通中国之先,有低牟苴者,居永昌哀牢之山麓。有妇曰沙壹,浣絮水中,触沈木,若有感,是生九男,曰九隆族。种类滋长,支裔蔓衍,窃据土地,散居溪谷,分为九十九部……”
  “停停停,别念了,好生繁琐,这种东西记在书中毫无用处,你来找我所为何事?”孟璐听到一半再也听不下去,反而出言问道。
  奚弘于是将书放在一旁,道:“也没啥事,喏,今天工钱换来的包子,给你的。”
  说着,奚弘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还热乎的包子,递了过去。
  不料孟璐却没有伸手的意思,反而问道:“钱呢?”
  “钱?什么钱?买包子了啊。”
  “全买包子了?”
  “对啊,不然留着干嘛?”
  “你!你简直是……”孟璐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半晌又道:“我真怀疑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就不能攒下些钱来以备不时之需吗?别告诉我你又把买的包子舍给那些穷人了。”
  “是啊,他们贫困至极,我不能看着他们饿死啊,再说了,就这几个铜板,靠这东西发家得到猴年马月,算了吧。”奚弘满不在意的说。
  “哼,没想到黑狗还看不上这几个铜板,真是好气魄啊。”孟璐没好气的道,“没别的事就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啊?这么早,那这包子?”
  “包子留下,人出去。”
  奚弘听了,不敢再多话,于是扔下包子,一溜烟出门去了,但他刚出去,却马上又折返了回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
  “那个……那本书能否借我……”奚弘话说到一半,孟璐一抬脚,将书踹了出来,正打在奚弘肚子上,奚弘“哎呦”一声,似乎很疼的样子。
  孟璐皱了皱眉,有些过意不去,但是转眼奚弘又恢复了正常,于是只道:“那个……不好意思,没别的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好好,孟姑娘好好休息,在下告辞了。”说完,奚弘抱起书来,赶紧跑回了隔壁。
  孟璐这一脚力道之大简直超出了奚弘的想象。奚弘这下更能确定,孟璐定不是普通弱女子,就凭这一脚的力道,普通人根本达不到。
  这也就能解释的通,她为什么能有恃无恐的生活于此了,外面那些落魄户,怕还不够她打的呢。
  想到此,奚弘又叹了一口气,孟养,蛮莫,东吁等地的关系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光是个思顺,他就已经感觉迷雾重重,更没心思去想孟璐背后的势力了。
  奚弘拿起书,闲来无事,正好用它消遣。
  翻了几页,这书原来是介绍云南边区各种族群之间历史的,这其中详细的介绍了莽应里的父亲莽应龙的生平和东吁崛起的历程,只是这古书不带标点,看得人实在是费劲。
  奚弘看到一半,又见后面云南各地土司的记载,顺着页码,蛮莫,孟养,孟密……一众土司世袭尽数出现在了眼中。
  “孟密……”奚弘再次看到了这个地名,心下便也多留意了一番。
  “有孟密者,旧属木邦。木邦有女名罕弄,嫁之孟密。其父爱之,尽以宝并媵焉,孟密以是日富强,与木邦相攻。”读到这里,奚弘笑道:“还有这种事?多少嫁妆才够使一个地区富裕起来,真•赔了闺女又折兵。”
  继续读下去,发现孟密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却四处树敌,不但和东吁王朝莽家是世仇,与东南的木邦也是代代交恶。
  奚弘有些不解,孟密孤悬外野,又四处树敌,是如何世袭至今的呢?
  “小良玉竟然出生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之中。”奚弘感叹道,随即将书扔到一边,躺在床上不多时便昏昏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奚弘便又早早来到市上等候差事,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这天晚些时候,在回家的路上,奚弘正好路过被烧毁的土司府,于是他不自觉的走了进去,这里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什么都不剩。
  奚弘漫步其中,一低头,一块石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捡起这块石头,拿在手中,一丝凉意顺着手掌漫过全身。
  奚弘心下大喜,心想今天真是踩了狗屎运,捡了块好石头。
  “思顺啊思顺,我还得谢谢你,嘿嘿,发财喽。”奚弘窃笑道,随即将其装进了口袋,这应该是思顺府上的观赏品,府衙被焚毁后逐无人问津。
  奚弘来到一处玉石古玩店,将这块石头放到柜台上,问道:“掌柜的,这块石头是什么材质?”
  那掌柜的拿起石头,仔细把玩了一阵,笑道:“呵呵,穷小子,你走运了,这是孟密产的上好玉石,价值不菲,仔细打磨一下,能卖个好价钱。”
  奚弘一听,心想自己果然没有看错,正自得意间,却突然从掌柜的口中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又急着问道:“等等,店家,你说这是孟密产的玉石?孟密难道还产这种东西吗?”奚弘忙问道。
  那店家打量了一下奚弘,笑道:“穷小子,你连这都不知道?孟密可是享誉西南的金石重镇,盛产各种玉石,富甲一方呢。”
  奚弘听了这话,瞬间想起了什么,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那店家见状,又道:“不过前一阵子孟密被东吁军队焚掠,玉石产出几乎断绝,这阵子孟密玉石价值更高呢。”
  “我知道了掌柜的,将这块玉石打造成一个玉簪,我明日来取东西,麻烦了老先生。”说完,奚弘放下玉石,急忙朝家中跑去。
  奚弘隐约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点什么,关于思顺的事,竟还要比他之前想象的复杂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