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五十四章:身陷绝境

第五十四章:身陷绝境


  奚弘等人从昨天迁入孟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晚上。只是这一个晚上,实在是太过难熬了。
  孟密城中尸骸遍野,城外豺狼虎豹不住咆哮,奚弘等人蜷缩在城墙下的角落里,有人忍不住饥饿想要找点东西吃,多亏奚弘将其制止。
  此刻周围全是尸体,任何活物都可能已经感染了瘟疫,在这里的食物,亦或是水,都绝不能碰。
  因为奚弘此前的乐善好施,又是他们中唯一的文化人,此刻他俨然已经成了这批奴隶的头头,众人听他一说,便也只好忍着饥渴。
  就这样挨到早晨,一众士兵偷偷进了城,和城中若干守军交代了什么,于是大伙天不亮就又都被叫醒了。
  这几百号劳苦大众排着队,等候在校场上,奚弘昨天后背挨了鞭子,此刻伤口处疼痛难忍,一旁的孟璐见状,从胸前掏出了那瓶很久之前奚弘送给她的云南白药,扔到了对方手上。
  奚弘接过药来,朝着孟璐感激的一笑,然后摇了摇瓶子,发现里面已经所剩无几了。
  不用说,孟璐之前也没少受伤。
  “怎么了?已经没有了吗?”孟璐见状开口问道。
  奚弘摇了摇头,轻声道:“孟姑娘,谢谢你。”
  孟璐没有理他,扭过头去,这时校场上的官兵已经集合了过来,为首一人颐指气使的抽着鞭子,大声喊道:“下面的人听着,你们都是贱籍奴隶出身,卑微至极,丑秽不堪,但今巡抚刘大人开恩,只要尔等服从管教,听从安排,便将尔等开豁为民,听明白了吗?”
  校场下的一众人等听了这话,如蒙大赦,全都兴奋起来,手舞足蹈,更有甚者,竟当众跪在地上,磕起头来,把巡抚刘世曾喊作刘青天。
  孟璐也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她背后虽然有一股势力,但是贱籍的身份,始终难以翻身。
  只有一旁的奚弘眉头紧皱,没有一丝喜悦之情。
  孟璐见状,偏过头来,问道:“你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你有机会被开豁为民了。”
  奚弘却不以为然,他沉声道:“此事大有蹊跷,据我所知,一入贱籍,便世代相传,不得改变,一个巡抚,何来这么大的职权?我猜这不过是唬弄百姓之词。”
  孟璐听了,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凝固,她又问道:“此话当真?你又是从何得知?”
  “应该错不了,至于我从何得知,那便不重要了。”奚弘说完,又道:“且看他要安排什么差事给我们。”
  “肃静肃静!”
  这时上边又传来喊话声,众奴隶听了都安静下来,为首官吏又道:“城内外先前战乱,死尸枕籍,不可胜数,也难以分辨,刘大人给尔等一天时间,速速将死尸全部搬往城外,集体焚烧掩埋,尔等若能完成,即可开豁为民,分孟密良田房舍,定居于此。”
  那官吏说完,台下的奴隶们已经沸腾起来。
  因为此时距离孟密被屠,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大多数尸体已经完全腐烂,只剩下衣包白骨,搬运这些尸体,实在是轻松极了。
  “官差老爷,那我们这就开始吧,到晚上之前,肯定能搬完。”台下的一众奴隶迫不及待的说。
  台上的士兵见状,背地里冷笑了两声,忙招呼一众兵士到城门口监督,众奴隶兴高采烈,开始四处清理尸体。
  奚弘拉着孟璐,混迹在人群之中,趁大家一不留神,二人躲入了一栋废弃小楼里。
  孟璐跟在身后,问道:“你疯了?这楼都快塌了!”
  奚弘不理孟璐的问话,他冷静的道:“孟姑娘,我们万万不可跟着这些人处理尸体,这些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不动则已,一动,尸臭四溢,毒气熏天,这些奴隶,不出三日,必中毒而亡,况且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孟密实不可再待,我看我二人还是早做打算,逃离此处吧。”
  听了这话,孟璐也点了点头,道:“这些士兵好狠,这分明是在驱赶奴隶自己寻死。”
  奚弘默不作声,他低头叹了口气,道:“世道如此,贱民命比纸薄,尚不如蝼蚁,我等若是不知道这些,难免也会和他们一样死于非命。”
  半晌,奚弘隐约已经闻到了城中渐渐弥漫开来的尸臭味,他捂住口鼻,同时示意孟璐,二人躲到楼上,奚弘忙问道:“孟姑娘,可有什么办法逃出城去?”
  “办法只有一个,便是假装搬运尸体到城外,借机逃脱。”
  “好吧,就这么办,我们用布匹堵住鼻子,尽量不吸入尸气,先逃到城外再说。”
  打定主意,孟璐马上便从衣服上撕下了一条小布条,攒成一团,堵住了鼻子,而一旁的奚弘却傻了,眼看孟璐已经下楼去了,但自己就是扯不动。
  不多时,孟璐又走了上来,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奚弘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那个……这衣服……质量有点好,我有点扯不动。”
  孟璐见状,马上走了过来,轻轻一扯,从奚弘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来。
  “质量确实不错,当抹布估计没问题。”孟璐嘲讽的说,随即又转身下楼去了。
  奚弘略显尴尬的用布条塞住鼻子,二人从阁楼中搬出一具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的尸体,尽管奚弘已经掩住口鼻,但臭气还是令他几欲作呕。
  “妈的,这全是东吁的狗贼啊,死了还得让爷给你们收尸,臭死爷了!”
  奚弘听了这话,心下有一丝疑惑,他抬头看了看别处,见其他的奴隶有些也被这尸臭弄的狼狈不堪,只是他们在这种脏乱的环境下已经生活惯了,此刻仍然还能忍受。
  奚弘看着这些可能即将不久于人世的奴隶,其中好多还受过自己的施舍,和自己关系匪浅,此刻竟有些于心不忍。
  孟璐好像看出了什么,忙咳嗽了两声,沉声道:“我们自身尚且难保,你可不要想着救这些人。”
  奚弘点了点头,二人抬着尸体,一溜烟出城去了。
  到了城外,众兵士全都在这里监视,奚弘心下一凛,暗道:“好奸贼,你们也知道城中尸臭漫天,吸多必亡,此刻都躲到城外来了。”
  “黑狗,我们回去,这里士兵太多,不可能逃走的,走其他城门。”一旁的孟璐提醒道,奚弘点了点头,二人把尸体扔下,又强忍着臭气,回城里去了。
  进了城中,奚弘孟璐二人忙又向另一侧的城门跑去,到了城墙脚下,却见这里城门并没有开,孟璐皱了皱眉头,道:“这可如何是好?”
  奚弘也犯了愁,前有堵截,后无退路,困在这瘟疫肆虐,又尸臭漫天的死城中,如何能逃出生天?
  他抬起头来,又看了看不远处还在搬运着尸体的奴隶,一咬牙,对孟璐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把真相告诉大家,煽动奴隶,各自逃命去算了!”
  孟璐听了这话,不但没有反对,反而笑了笑,道:“先生,你这是在造大明的反,你可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