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五十五章:设计出城

第五十五章:设计出城


  奚弘蹲在一处墙角下,他的面色十分阴翳,此刻好像正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而一旁的孟璐却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她用手捂着口鼻,尸臭味已经越来越重了。
  奚弘站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情,孟璐见状,开口问道:“怎么?想好了?”
  奚弘转过头来,笑了笑,反而问道:“孟姑娘,你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你好像一点也不急。”
  “我一个弱女子,到了这种时候急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得靠你们男人定主意。”孟璐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奚弘看她样子,却是一副早已做好打算的模样。
  “那好,豁出去了,就算不成功,还能拉上你给我垫背。”奚弘也笑了笑,随即他冲着不远处还在费力搬运尸体的奴隶们喊道:“诸位兄弟,诸位兄弟,还请停手,听我一言。”
  不远处的奴隶们听了,忙放下手中的尸骨,跑到奚弘面前,都一排蹲下,也趁机休息了一下。
  “黑狗哥,怎么了?大伙赶紧把尸骨都收拾出去,就能开豁为民了。”一奴隶擦了擦汗,笑道。
  奚弘认知这人,这人叫做小六子,是贫民巷里最勤快的几个小伙子之一。
  奚弘将众人招呼过来,开口道:“我想问大伙一句,大伙信不信得过我?”
  “黑狗哥哪里话,大伙平日没少白吃您的东西,您要有啥事尽吩咐,说这种话做甚?”
  “是啊,黑狗哥,没您给我的粥,我怕早饿死了。”
  这时一旁靠在墙上的孟璐突然冷哼了一声,道:“我的粥都喂到狗嘴里去了。”
  众奴隶自然知道奚弘施舍给他们的粥来自何处,只是孟璐平时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又冷冰冰的,所以众人都比较怕她。
  奚弘不理她,接着道:“众兄弟既然信得过我,那我就说了,你们觉得这些官吏对咱们怎么样?安的是好心吗?”
  “咱也不知道,反正他要是能给咱开豁为民,让咱搬几具尸体,咱也认了,咳咳咳咳。”小六子说完,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妈的,怎么突然咳起来了。”
  奚弘见状,忙道:“小六子,你快捂着点口鼻,小心中毒。”
  “中毒?”小六子听了,神色一变,忙又问道:“中什么毒?黑狗哥,你别吓我,我可按你说的,没吃过这里的任何东西,也没喝这里的水啊。”
  众人也都围了上来,神色严肃的看着奚弘。
  “小六子,你有所不知,这些官吏,分明就是将我等往火坑里推,这些尸体腐烂已久,尸气逼人,如果吸入过多,必死无疑!”
  小六子听了这话,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惊道:“有这种事?怪不得我见这群挨千刀的都躲到城外去,原来这尸气有毒啊。”
  “正是如此,而且不光这些,早上官吏们说会将我们开豁为民,也是无稽之谈,诸位想想,你们世代为奴,周围可有开豁为民的?”
  “我想想……我爹……我爷爷……我太爷……”
  “嗐,别想了你祖上十八代都是贱杂种,我早上就说了,这些吃人鬼的话不能信,我都五十多了,从没听说过有开豁为民的奴隶,说你们是做梦你们不信,这回黑狗也说了,你们总算信了吧?”一个年老的奴隶道。
  奚弘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这些官吏,让我们将尸体搬出城去,等我们中毒死后,再让富民们迁来各占房舍田产。”
  “还有这种事,杀千刀的狗官,简直不把我们当人!”
  “唉,我就知道这次将我们迁来孟密,凶多吉少,唉……”那老者听了奚弘的话,走到一边唉声叹气起来。
  众人也都开始咒骂起来,一旁的孟璐笑了笑,蹲下来附到奚弘耳边,轻声道:“可以啊黑狗,我果然没小看你。”
  奚弘没好气的看了她两眼,道:“当时迁来孟密的时候,我就一百个不愿意,现在果然被逼上了绝路,你还有心情笑。”
  这时,众奴隶又聚了过来,问道:“黑狗哥,那我们该怎么办?就这么等着当冤死鬼?”
  奚弘清了清嗓子,站起身来,大声道:“诸位,我黑狗虽然不才,但是愿意牵这个头,我们一起逃出这孟密去,如果出了什么事,兄弟们大可以将我供出去,由我承担罪则。”
  众人听了这话,忙道:“黑狗哥,你说吧,该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奚弘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朝着众人行了一礼,道:“既然如此,老先生,你去将散落在城中各处的弟兄们都召集起来,和他们说明利害,我相信他们会帮助我们的。”
  那老者应声去了。
  “小六子,你带着几个兄弟,去城门口假装搬运尸体,给城内放哨,一但城外官吏有什么动作,立即通知城里的兄弟们。”
  “放心吧黑狗哥,那我去了。”小六子说完,带着几个奴隶,一溜烟往北门去了。
  奚弘见状,又道:“剩下的兄弟们,我们的任务就是撞开这东城门的铁索。”
  “黑狗哥,这铁索如此粗大,凭我们几个,恐怕难以撞开啊。”
  “没事,我们主要是没有工具,我刚才看了一处快塌毁的阁楼,我们取其梁木,正好可以用作攻城木。”奚弘笑着说。
  “黑狗哥,在哪啊,告诉我们,我们这就去抬过来。”
  奚弘于是指了指他刚才和孟璐曾躲藏过的小阁楼。
  不多时,随着轰的一声,小阁楼坍塌了下来,一众人等兴高采烈的抬着一根一人多粗的房梁木走了过来。
  而之前被派去招呼其他奴隶的老者也跟着一众其他奴隶跑了过来,只见这群奴隶各个满面怒气。
  来到奚弘面前,众人纷纷下拜,道:“此等狗官,简直不把我等当人,幸亏黑狗哥指点,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们都愿意听你的。”
  奚弘笑了笑,将这些人扶起,道:“多谢众位兄弟抬爱,当务之急,是逃出城去,我们就用这根房梁木,撞开城门。”
  “黑狗哥,我们好几百号人,守军只有一百来人,我们为什么不拼杀出去?”
  “唉,拼杀出去,难免死伤,我不想看到大伙流血,故而只能如此。”奚弘叹息着说。
  众奴隶忙道:“黑狗哥替兄弟们着想,兄弟们却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大家伙平时受够了富人官差的欺辱,此刻只要黑狗哥一声招呼,大家伙拼杀出去,死了就死了。”
  众奴隶群情激愤,都叫喊起来,奚弘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这些贱民平时都是好勇斗狠之辈,他们被社会所排斥,心中早就窝了一肚子气,只是此刻若是揭竿而起,定然没有出路。于是他吼道:“不可!太冒险了,不可如此!”
  见众人又平静下来,奚弘又劝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弟兄们不可如此。”
  “既然黑狗哥不让我们去厮杀,那我们就听黑狗哥的,撞开城门。”
  奚弘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众人于是一起抬起木头来,齐心协力的撞向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