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六十四章:揭示身份

第六十四章:揭示身份


  奚弘和孟璐二人骑在马上,一路狂奔,不多时便上了大道,远远的望见路上有两个行人。
  孟璐眼尖,一眼便认出了这两人,于是马上勒住缰绳。
  马儿吃痛,嘶吼了一声停了下来。
  奚弘没有防备,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幸好他及时抓住了孟璐的衣服,否则非得来个人仰马翻。
  “喂,你干什么,想摔死我啊。”奚弘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抱怨道。
  孟璐懒得理他,使劲一抽,从奚弘手中将被拽脱的上衣又穿起来,低声道:“前面那两个就是被我抢了粮食的商人,其中一个有些手段,我们不好和他们打照面。”说完,孟璐便调转马头,朝旁边的丛林中走去。
  奚弘听了这话,翻身下马,来到孟璐面前,开口道:“孟姑娘,要不我们还一部分口粮给他们吧,我们有马,去孟养不过一天的时间,也用不着这些粮食,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
  孟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要还你去还,别拉上我。”
  说完,孟璐牵着马儿,走到一边去了,奚弘忙追了上去,从马背上拿下竹筐来,将一些食物倒出来,用布包裹起来,笑道:“多谢孟姑娘,那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
  孟璐懒得理他,背过身去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不言不语。
  奚弘拿了食物,快跑几步走出丛林。
  而苏酂和宋就两人,刚才也听到了马蹄声,只是没看清人影,一眨眼已经不见了,此刻奚弘从林子中跑出,二人如同见了救星,宋就忙一路小跑跑了过来,对着奚弘行了一礼。
  “这位兄台,敢问尊姓大名?我和我家老爷路上被贼人抢了包裹,此刻又累又喝,能否讨碗水吃?”宋就上前客气的说道。
  奚弘忙把身后的小布包打开,从里面拿出水和饼子,递到了宋就手中。
  “鄙人姓齐,也是赶路至此,二位既然如此,这些食物就送给二位了。”奚弘笑着道。
  宋就没想到眼前这人如此好说话,当即点头称谢,拿了食物,这时身后的苏酂也走了上来,他见宋就手中已经拿到了粮食和水,也抱拳感谢。
  “多谢阁下,只是我见阁下身上再无别的行礼,这些食物水分都给我二人的话,你又如果是好呢?”苏酂开口问道。
  奚弘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妨事,不妨事,前面不远处有我的朋友迎候我,二位不用担心在下。”
  苏酂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二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知二位此行要去哪里?看你们行走的方向,像是要去东吁阿瓦啊。”奚弘突然问起了别的,苏酂听了眉头一皱,也反问道:“此路不是通往孟密的吗?怎么成了去东吁阿瓦了?”
  奚弘摇了摇头。
  “二位想必是外乡人吧,孟密此前被屠,婴幼不留,城中已经没有活口了,你二人去孟密做何?听我一句劝,千万不要去孟密。”
  苏酂听了这话,更加有些疑惑了,他走到奚弘面前,神色严肃的问道:“莫非阁下正是从孟密而来?”
  “鄙人却是从孟密而来,听我一句,二位还是不去孟密的好,小心招来杀身之祸,我言尽于此,告辞。”说完,奚弘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苏酂忙又跟了上来,喊道:“阁下留步,阁下留步,我还有一事不知。”
  “何事?”
  “阁下有所不知,我正是孟养城中的一名小吏,此次去孟密,正是为了之前孟密被屠之事,如果阁下知道什么,请务必如实相告。”苏酂低声道。
  奚弘听了这话,神色瞬间一凛,心想:遭了,没想到他是官府的人,我先前的行为,若是让他知道了,我定没有活路,不行,得赶紧想办法脱身。
  “原来的官家的人,小人失礼之处,还望恕罪。”奚弘客套道。
  “阁下从孟密出来,为何叫我等不要去孟密,其中有何隐情?又为何说我二人去孟密会惹来杀身之祸啊?”
  奚弘想了想,回答道:“您有所不知,孟密之前被屠,城中尸体堆积如山,却无人收尸,导致现在尸气四溢,毒气漫天,实不可踏入半步。”
  苏酂听了这话,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回过头来,看了看一旁的宋就。
  看来刘天傣等人说的已经迁附近百姓入城居住是假的,怪不得他千方百计阻止我来孟密,原来是这样。
  “哦,原来是这样,既然孟密无法进入,阁下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苏酂话锋一转,突然问起奚弘的来历。
  幸亏奚弘早有准备,他忙道:“鄙人不过是个过路的草民,早些时候来孟密有些事情,不料孟密却还是如此,故而只能打道回府了。”
  “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我二人便也不去孟密了,还望官府能早日重建孟密,还百姓一方乐土。”苏酂笑着说。
  不料对面的奚弘听了这话,却发出了一声冷笑,他转过身去,不置可否,继续朝一边走去。
  “阁下为何冷笑?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苏酂又问道。
  “官府?您既为衙门吏,便知官府底细,说什么还百姓一片乐土,真是惹人发笑。”
  苏酂眉头一皱,心想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隐情,于是又追了上来,低声问道:“不知阁下为何对官府不满?难道不知道这是大不敬之罪吗?”
  奚弘回过头来,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你如果见证了孟密城中到底发生过什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至于什么大不敬,呵呵,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大胆,你这是在诽谤官府!”一旁的宋就突然高声道。
  苏酂忙举起手来,示意宋就住口。
  “我看你并不是什么普通小吏吧,若真是官吏,出门办事怎么可能不骑马。”奚弘看了一眼宋就,又看了一眼面前的苏酂。
  苏酂神情严肃,不置可否,而他身后的宋就几步窜到了奚弘面前,作势就要将他擒住。
  “阁下一定知道什么,我看阁下也不像是普通的草民,不瞒阁下所说,我正是朝廷刚派来的巡按御史,苏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