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六十五章:激流勇进

第六十五章:激流勇进


  就在宋就作势要把奚弘抓住时,孟璐突然从旁边的林子里窜了出来,一把将奚弘拉到了身后。
  宋就笑着拍了拍手,道:“刚才就看见你在林子里鬼鬼祟祟的,现在可算出来了。”
  孟璐面沉似水,没有理睬宋就,她松开拽着奚弘的手,小声道:“成天尽会给我惹麻烦,我怎么就把你带在了身边!”
  奚弘有些不好意思,他站直身子,走到孟璐前面,对着苏酂道:“你是朝廷的人?此话当真?”
  “冒充朝廷命官,乃是死罪!”苏酂朗声道。
  奚弘听了这话,心中暗自发笑,但是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于是他当即向苏酂行礼,道:“既然真是御史大人,小人冒犯了,还望大人恕罪。”
  苏酂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无妨,不知者无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一边去吧。”
  说着,苏酂转过身去,朝路旁走去,在他身后,宋就瞪了孟璐一眼,也跟了上去。
  奚弘刚也要迈步过去,却被孟璐一把拉住了领子。
  “咳咳咳,你想勒死我啊。”奚弘毫无防备,被勒住了脖子,抱怨道。
  孟璐赶忙松开手,小声说:“我们和朝廷的人纠缠不清,下场不会有多好。”
  奚弘听在耳中,却依旧向前迈步,孟璐于是又上前拉住了他。
  “先生,你是聪明人,这点道理不会看不透,你我皆是低贱之人,卷入朝廷与地方之争,早晚必是弃子,既知如此,又何必去淌这趟浑水呢?你若是迈出了这一步,想要脱身,只怕就难了!”
  奚弘抬起头来望了望天空,他隐约想起来,曾经小良玉好像也和他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就像当初在蛮莫一样。
  “孟姑娘,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你不要担心。”奚弘转过头来,笑了笑。
  等三人走到一旁,苏酂才又开口道:“阁下现在可以把孟密的情况全部告诉我了吧,如果孟密真有什么隐情,我一定会尽力查清。”
  奚弘于是抱拳道:“草民确实知道些什么,孟密被屠,其中却有些许疑点,但小人还有另一件事,还望御史大人替草民做主。”
  “阁下不必如此,如果确有官吏为非作歹,为祸一方,我必定严惩不贷!”
  奚弘于是将之前他和一众奴隶如何被迁往孟密,又是如何被骗去打扫城中尸体,最终又是如何被官府屠杀的,都一五一十告诉了苏酂,最后又道:“大人,你一定要为草民做主,还这百十来条冤魂一个清白。”
  一旁的宋就听了,当即站起身来,大怒道:“还有这种事,好个刘天傣,竟然唆使手下草菅人命,还有没有王法了!”
  苏酂阴沉着脸,他心中明白,这些奴隶是因为自己要来孟密,刘天傣等人为了隐藏什么,才出此下策。
  “阁下所言如果属实,那刘天傣等人实属罪大恶极,只是比起这个,孟密被屠之事,更加关键,它牵扯到我大明外野的一系列军政部署,绝对要一查到底,不可疏忽。”苏酂沉声道。
  奚弘自然知道个中利害,他虽然急于为众人报仇雪恨,但苏酂话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现在主要要调查的,是孟密被屠一事。
  “阁下是聪明人,刘天傣等人的罪恶绝不止于此,俗话说得好,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在案情没有完全水落石出之前,我们还不能轻易对刘天傣动手。”苏酂说完,又道:“所以还请阁下将其余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定会秉公执法,绝不徇私。”
  奚弘咬了咬牙,他虽然对外野的乱象洞若观火,并且是外野一系列战争的亲历者,还是一系列事件的参与者,但是好多东西,他不能说。
  无论是孟密被屠之后他只身救走了罕氏遗孤小良玉,还是他假冒朝廷命官坚守蛮莫击退莽应里数万大军,这些他都不能说。
  “苏大人,有些事情,因为局势尚不明朗,草民不敢妄自揣测,说了您也不会相信草民,不过除了这些,草民倒是还有一些情报。”
  “说来听听。”
  “草民之前在蛮莫时,曾听城中传言,蛮莫之所以能被守住,全赖一个叫奚弘的年轻人,当时思顺已经逃跑,是这个年轻人带领全城军民守下蛮莫的。”奚弘试探着说道。
  不但宋就听了这话大吃一惊,就连苏酂也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气。
  “阁下所言当真?这种事情,可是要杀头的。”苏酂沉声道。
  “草民不敢胡言,大人如果不信,自可亲自前往蛮莫民间查访,到时一问便知。”
  “诚如你所言,那个叫奚弘的壮士现在何处?”
  奚弘听了,咬了咬牙,他心中之前虽有一万个不甘心,但此时早已放下了,他如释重负的笑了笑,道:“那个叫奚弘的,多半已经被思顺派人杀死了。”
  苏酂听后点了点头,他多半也想到了这个结果,思顺没有理由还让这种人活在世上。
  “没想到外野乱象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但孟密之事越发蹊跷,就连蛮莫也有这样的隐情。”苏酂感叹道,看来这次皇帝陛下真是给他了一个重担啊。
  “御史大人,草民觉得,就蛮莫与孟密的事情,决不能孤立对待。”
  “哦?阁下的意思是,孟密被屠与蛮莫被围,有联系?”
  “正是,草民在蛮莫之时,曾在思顺府中做过工,思顺将好几车玉石运往了阿瓦,而这批玉石,除了孟密能产出,别的地方,绝不能供给!”
  苏酂点了点头,道:“阁下所言在理,这外野本是蛮荒之地,除了孟密,都非富庶所在,能运几车玉石,除了孟密,不作他想。”
  “大人,草民所知,已经尽数传达,还望大人明察秋毫,早日化解外野乱象,还百姓一个安宁,也能为我的一众奴隶朋友沉冤昭雪。”奚弘说完,又行了一礼,道:“草民拜别。”
  苏酂见状,也行了一礼,道:“先生留步,我能遇先生,实在是天助我也,今日所得之情报,胜过之前数日所得,先生何不留在我身边,帮我出谋划策,共商锄奸大计呢?”
  奚弘回过头来,谢道:“多谢大人抬爱,只是草民有个朋友,她不喜欢和官府来往,在下身份微贱,也难以和二位大人为伍,所以还是不必了吧。”
  说完,奚弘转出丛林,回到大路上,但是只见空荡荡的大路上,却空无一人。
  奚弘顿时有些着急,他大喊道:“孟姑娘,你在哪里?孟姑娘……”
  喊了半天,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他有些失落,来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刚要坐下,只见上面留有一张纸条。
  奚弘捡起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先生与我,终不是一路之人,此去以后,恐不再相见,望先生保重身体,好自为之。
  ——璐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