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六十六章:映日荷花

第六十六章:映日荷花


  苏酂、宋就、奚弘三人,一起走在返回孟养的小路上,宋就一个人走在前面,苏酂本想再从奚弘口中打探点什么,但是看奚弘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开口,于是一路上相对平静。
  行了一天多的时间,第二天傍晚时候,三人终于又回到了孟养。
  对于奚弘来说,离他上次离开孟养,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此时已经临近中秋佳节,孟养城中还是一片热闹景象。
  三个人乔庄打扮,全部扮成御史府上出来买办物品的小吏,回到府中。
  苏酂向管家将最近孟养城中发生的大小事务都问清楚,然后又穿回官服,恢复了他巡按御史的打扮,宋就也同样穿回了属官的服饰,两人瞬间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别有一股威风。
  奚弘在外堂等候,不一会,一个婢女走了过来,她微微一福,柔声道:“齐先生,我家主人让我带你到堂下梳洗更衣,请吧。”
  奚弘站起身来,也还了一礼,随那婢女去了,经过一番梳洗,奚弘也多少去除了一丝风尘之色,他从前本就没受过什么苦,皮肤相对比较白静,此刻收拾一番,还真倒像是个富家子弟。
  回到苏酂为他安排的住处,他总算能歇歇脚了,此刻天色已晚,他身上也没什么行礼,于是只能坐在桌前,喝着小酒。
  不一会,原先那婢女又敲门走了进来。
  “齐先生,您一路车马劳顿,这些点心,是宋大人特意差人给您送来的。”那婢女说着,将一盘点心放到了奚弘面前。
  奚弘确实也早就饿了,见状也笑道:“哪个宋大人?是宋就宋大人吗?替我好好感谢他,我正也饿的很呢。”
  那婢女忙称是,然后站在一旁,闭口不再言语。
  奚弘吃了两口,见那婢女就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多少有些不自在,于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不下去忙自己的,站在我身后做什么?”
  那婢女忙道:“齐先生,奴婢是奉宋大人之命,专门服侍您的。”
  奚弘听了,忙把点心放在一边,有些吃惊的看了那女婢一眼,心想自己不过是个草民而已,宋就竟然还会找人服侍自己,不过说是服侍,实际上是监视吧,他知道自己身上还藏有别的秘密。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平时懒散惯了,不太需要别人伺候,你可以回去了。”
  那女婢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奚弘见状,更应证了他之前的猜测,于是也无所谓的笑了笑。
  “齐先生,这屋中久不住人,我还是帮您打理一下吧。”说着,那女婢便拿起掸子,四处忙乎起来。
  奚弘也不管她,自顾自的吃着点心,边吃边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没有名字,大人们管奴婢叫做红红。”
  “红红?”奚弘听了回过头去,忍不住笑了笑,感觉这些身份微贱之人,起名也太随便了。
  那婢女听了奚弘的笑声,好像也有些不好意思,脸蛋红扑扑的,但是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打理屋子。
  奚弘看她样子甚是可爱,于是也多少放下了一丝戒备之心,言语也温和了一些。
  “红红,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今年一十三岁。”
  奚弘虽然知道这女仆年龄应该不大,但是看她干活的熟练程度,怎么都没想到她只有十三岁。
  “十三岁?你来府上多久了?”
  “奴婢来府上已经快两年了,前几日李材大人离职,因为奴婢年龄不大,便将奴婢留了下来。”红红说完,又走了回来,道:“奴婢去打些热水来,服侍先生洗脚。”
  说完,红红推门而去,奚弘心头一动,他之前还不知道李材已经离任了,在他心中,李材治理外野多年,对外野来说,功勋卓著,没想到却突然离任。
  “他的离任,又是个什么信号呢?会不会他也牵扯在之前的事情中呢?”奚弘若有所思的道。
  不多时,红红端着一盆热水又走了进来,她将水盆放在床边,问道:“先生是这会就洗呢还是等会呢?”
  “这个不急,红红,我给你改个名字吧,这个名字我有点叫不出口。”奚弘笑着说。
  红红有些不好意思,她点了点头,低声道:“全……全凭先生做主。”
  “红红……红红,杨成斋诗云: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你此前叫红红,如今不如就改叫映荷怎样?”
  “谢谢先生,奴婢听先生的,先生想叫奴婢映荷,那奴婢便叫做映荷。”那奴婢卑微的说。
  奚弘听了,忙道:“你自己觉得如何?你不用太过拘束,我这个人很随便的,礼法什么的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也不用担心冲撞了我。”
  映荷这才抬起头来,壮着胆子,道:“奴婢,奴婢不知道什么杨成斋,也……也不懂什么诗词,不过映荷这个名字,确实比之前的红红好听一些。”
  奚弘笑了笑,道:“哈哈,你喜欢就好,红红这个名字简直又俗又捞,实在令人难以启齿,那以后我就唤你映荷了。”
  说完,奚弘走到床边,摸了摸盆中的水温,准备洗洗脚睡了。
  见映荷蹲下身去,准备服侍自己,奚弘忙将她拉起,道:“我确实不习惯别人服侍,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喏,那边桌子上,还剩两块点心,我单给你留下的,你忙了半天了,也去休息下,吃点东西吧。”
  映荷忙退在一旁,道:“奴婢不敢,主人吃剩下的东西,奴婢怎敢染指。”
  “没关系的,我不介意,我不在乎这些个规矩的,你不用这么拘束。”奚弘说完,又道:“去吃吧,我让你吃的,你还怕什么?”
  “奴婢不饿,先生莫要为难奴婢,奴婢吃主人的食物,传出去,人家会说奴婢不懂规矩,以后恐怕难以在府上当差了。”映荷急着说。
  奚弘听了这话,深感古代的种种规矩道理,确实对人们的束缚太严重了,有些在现在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放在古代却被人们视作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你放心吧,不会传出去的,这里就你我两个人。”奚弘又苦口婆心的道,但是映荷依然不为所动。
  奚弘摇了摇头,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小姑娘,却已经被封建礼法摧残至深了,相比起小良玉来,她受的毒害还要更多数倍。
  望着眼前唯唯诺诺的映荷,奚弘不禁叹了口气。
  “不知道小良玉如今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