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六十九章:泥足深陷

第六十九章:泥足深陷


  寇崇德眼中暴起一道精光,他快步迎出衙门来,奚弘见状也迎了上去,会心的笑了笑,道:“寇兄,好久不见了。”
  “先生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孟养衙门前了,您是如何逃出思顺在城外布下的天罗地网的?”寇崇德激动的问道。
  奚弘微微一笑,没有作答,他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寇兄此刻有公干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寇崇德忙道:“无甚公干,那我们到前面的茶楼中说话。”
  二人找到附近一处茶楼,寇崇德要了一间包厢,等小二上过茶水,奚弘才开口道:“寇兄不在蛮莫当差,怎么跑到孟养来了?”
  “先生有所不知,新上任的御史苏大人,貌似要彻查外野之事,故而叫外野各地的官员都来孟养述职,思顺不敢前来,托病在家,就把我派来了,而我官小位卑,也没什么好问得,御史大人就让我出来了。”寇崇德回道。
  奚弘听了,笑道:“思顺这么做,不是明摆了做贼心虚吗?”
  “话是这么说,思顺怕自己一来,就被苏酂扣下,所以先让我来打探一下情况,如果局势尚在控制之中,他再来赔罪也不迟。”
  奚弘冷笑了一声,思顺真是个老狐狸,他之前送玉石去阿瓦,显然已经准备好了后路,现在自然不肯冒这个险,不过他可能太过谨慎了,苏酂目前手中还没有关键的证据能断定他确实参与了孟密被屠一事,但他弃城而逃却是不争的事实。
  “先生,你现在居于何处,又是如何过活的呢?”寇崇德又问道。
  奚弘苦笑了两声,将自己现在寄人篱下,受人监视的情况都说给了寇崇德,只是之前孟密的事情,他只字未提。
  寇崇德听了,稍微放心一些,又道:“没想到先生住在御史大人府上,虽然此刻不得自由,但是总好过你孤身一人,漂泊在外。”
  奚弘苦笑了两声,现在住在御史府上,确实没有性命之忧,但后面等待着他的,绝对更加凶险,一步踏错,可能就要万劫不复。
  “先生,那你又是如何逃出蛮莫的呢?”寇崇德开口问道。
  奚弘微微一笑,道:“我为什么一定要逃离蛮莫呢?”
  “先生的意思是……”
  “哈哈,我本就没逃离过蛮莫,我之前一直躲藏在蛮莫的贫民巷中,甚至还扮做佣人进思顺府中做过一次工呢。”
  寇崇德听了,站起身来,惊道:“先生真乃奇人也,寇某佩服,先生当时若真是慌不择路的逃出蛮莫去,怕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思顺派人劫杀的。”
  “这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不过是耍了点小聪明,要不是有贵人相助,我怕也已经让思顺派出的杀手杀掉了。”奚弘说完,摆了摆手,又道:“不提这个了,你此次前来孟养,是孤身一人吗?”
  寇崇德听了这话,当即也反应了过来,忙道:“先生莫非早已知晓,良玉在我府上?”
  奚弘端起茶水,低头不语。
  寇崇德见状,叹了口气,道:“良玉是个好孩子,但是她对先生甚是依赖,先生怎忍心将她丢下不管啊。”
  奚弘低着头,只是喝茶,他也不言语,也不辩白什么。
  等寇崇德说完之后,他才又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既然她在你那里平平安安,我便放心了。”
  “先生真的不打算去看看良玉吗?虽然良玉嘴上不说,但我知道,她非常想念先生,日夜盼望先生能去接她。”寇崇德又问道。
  奚弘不说话,他摆了摆手,道:“寇兄不要再说了,我现在深陷泥潭,每日行走在深渊之侧,谁跟着我,都不过是受苦受累罢了。”
  寇崇德听了,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我真的不懂先生了,先生现在处境如何,能否告知在下?”
  奚弘放下手中的茶杯,沉思了一会,才又道:“说来你可能不信,外野现在的这个局,我正是一系列事件的亲历者,没有我的参与的话,御史破不了这个局。”
  寇崇德听了脸色一变,他转到奚弘身侧,小声急道:“先生,你不会连此前在蛮莫守城之事都告诉御史大人了吧,你以一介草民的身份,冒充朝廷命官,也绝逃不了干系啊。”
  奚弘笑了笑,回道:“暂时还没告诉他这些,不过如果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我想我会说的。”
  “先生,你为什么一定要卷入这些事情中啊,外野之事,牵连甚广,一不小心,就要万劫不复,他们是现在还不知道你就是奚弘,如果知道,你恐怕立马就会被灭口,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奚弘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他何尝不知,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不可能对孟密的惨案视若无睹,这趟浑水,容不得他不下,即使前面已经是万丈深渊,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寇兄,我已经没有退路,我也向往过和良玉一起过那种普通人的日子,但是现在,我已经卷入了暗流漩涡之中,这条路,如果我稍有动摇,那我便是万劫不复。”奚弘说完,又端起茶杯来,但杯中已经没有茶水了。
  “所以……小良玉就交给你了,由你将她抚养成人,我们的缘分,恐怕已经尽了。”
  寇崇德眉头紧皱,他多少能明白一点奚弘现在的处境,这个平民,被莫名其妙的卷入这些纷争之中,身不由己。
  二人沉默了一会,寇崇德朝楼下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衙门口前,不少仆役已经等候在门口,看来苏酂已经退堂了。
  “先生,衙门已经退堂了,我恐怕得走了,先生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寇崇德站起身来问道。
  奚弘也站起身来,拜道:“寇兄,此去多多保重,我们有缘再见。”
  寇崇德也还了一礼,道:“先生珍重,告辞。”说完,寇崇德转过身去,但就在要下楼之时,他突然又转过身来,道:“我们明天才会启程回蛮莫,今晚就暂居在孟养夜市街上的仙缘居。”
  说完,寇崇德快步下楼去了,留下奚弘一个人怅惘的看着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