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七十章:府中闲话

第七十章:府中闲话


  等众人都散去,府衙门口就只剩下那个去给奚弘找水喝的小吏,奚弘看那小吏急得抓耳挠腮,偷偷笑了笑,这才起身从茶楼上走了下来。
  那小吏远远的看到奚弘,长出了一口气,忙跑了过来,道:“先生,你刚才跑到哪去了,真是吓死我了。”
  奚弘笑了笑,道:“等你半天不回,我实在口渴难忍,便去这茶楼中讨了碗茶喝,我们这就回府去吧。”
  说完,奚弘领上那小厮,不紧不慢的回去了。
  回到府上,奚弘推开自己的屋门,映荷正趴在桌子上熟睡。身后的小厮见了,脸色一变,赶紧走上前去,大声呵斥道:“懒胚子,谁让你大白天睡觉的?”
  奚弘见状,忙道:“无妨,是我让的,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那小厮听了,只得退了出去,而此时映荷早已被吓醒,惊慌失措的站到了一旁。
  “公子,你……你回来了,我……我不是故意要偷懒的。”映荷唯唯诺诺的说。
  奚弘摆了摆手,往凳子上一坐,道:“无妨,我这屋平日也没什么事,你要困了随时都可以休息。”
  映荷忙说不敢,眼看天色已经接近晌午,映荷便出门去上厨房端了些饭菜过来。
  奚弘正好也有些饿了,他早上没有吃过东西就出门去了,此刻见了饭菜,便道:“映荷,你也吃点吧,来。”说着,便拉出对面的凳子,示意映荷坐下。
  映荷这几日和奚弘相处下来,早就被这个“与众不同”的主子惯坏了,她赶忙跑到门口,向外面探头看了看,见院子中没什么人,这才放下心来,回过头来将屋门关好,坐到了奚弘面前。
  而院子中门口当差的那小厮,见状不耻的道:“真是个贱胚子,这才几天就勾引主子。”
  在古代,不但丫鬟不能跟主子一起用饭,就连女眷都不能和老爷一起吃饭,映荷能和奚弘坐在一起吃饭,实在是犯了大忌,所以当然会格外小心。
  映荷一个丫鬟,以前哪吃过这么好的东西,此刻自然是吃的津津有味。但是对于奚弘来说就没那么可口了,这古代的饭菜比起现代来,还是多有不及的。
  奚弘见状,笑了笑,道:“映荷,每次看你吃饭,我都会食欲大增,觉得这饭菜十分可口。”
  “公子,吃饭不可说话的,快吃吧,多好吃的饭菜啊。”映荷说完,又低下头来专心吃饭。
  奚弘被这些条条框框束缚的实在难受,不过身处古代,也不能埋怨什么,所谓入乡随俗,就是这个道理吧。
  吃完饭,映荷便将碗筷都收拾干净,端下去了,奚弘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他回想起寇崇德的话来,着实有些心烦意乱。
  映荷哼着小曲儿,端着碗筷来到后厨,交给仆役们,刚出门,一众丫鬟把她叫住了。
  其中一个喊道:“红红妹子,这几日都不见你来用饭,伺候那个乡巴佬可把你累坏了吧?”
  映荷忙走了过去,皱着眉头道:“姐姐莫要胡说,我家公子可不是什么乡巴佬。”
  “哎?怎么不是乡巴佬,他进府的时候我们姐妹都看到了,穿的破破烂烂的,灰头土脸,还什么规矩都不懂,不是乡巴佬是什么?”一个牙尖嘴利的丫鬟笑道。
  映荷听了,声音也大了起来,反驳道:“我家公子才不是乡巴佬,他读书识字不比一些大家公子差,而且为人同情达理,好的很,你们不要在这乱说话。”
  “哎,我说红红妹妹,当初你不是也不愿意去伺候这个齐先生的吗?怎么现在处处向着他说话,是不是人家给你什么好处了?”一个丫鬟问道。
  映荷微微笑了笑,不无炫耀的道:“我家公子对我可好了,不但不让我干粗活,甚至穿衣洗漱都不怎么用我打理,平日拿来的水果糕点,他也会拿一些给我吃呢。”
  “哎呦,你听听你听听,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主子呢,我说红红妹子,那姓齐的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般说他的好,莫不是你看上人家了吧?”众丫鬟听了,都笑了起来。
  映荷也有些脸红,她有几分羞涩,但仍娇声道:“你们莫要胡说,我家公子碰都不碰我一下的,人家才看不上我这种下贱的小丫头呢。”
  “说来也是,我们做丫头的,能被主子瞧上,那是福分,我说红红,你近来都不过来和姐妹们一起吃饭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家公子不怎么让你干活吗?”
  “我……总之我吃过了,就不和各位姐姐一起吃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家公子会等急了的。”说完,映荷端起碗筷,转身便走了,可是刚迈出两步去,却又转过身来,道:“对了,诸位姐姐,我不叫红红了,我以后改名叫映荷了。”说完,映荷才又缓步朝前走去。
  众丫鬟听了,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这丫头,我看八成是被那乡巴佬相中了,还映荷,我呸。”
  “是啊,早知道我就去伺候那乡巴佬了,乡下人进城没见过世面,见个小丫头也当美人呢,要是老娘去了,那不……”
  “得得得,就你那胚子,也就是个灶火丫头的命,还想翻身当主子。”
  众丫鬟你一句我一句,吵吵半天,这时只听身后传来脚步声,众人才忙住口,回过头来,只见一个仪表不凡的公子哥走了过来。
  “你们在聊什么啊?这么热闹?”那人开口问道。
  一众丫鬟忙都低下头去,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这时映荷从奚弘身后闪了出来,笑道:“诸位姐姐不要惊慌,我家主人不会怪罪的。”
  听了这话,几个丫鬟才抬起头来,再仔细一看来者,不是奚弘又是何人?
  奚弘见状,清了清嗓子,道:“你们几个是没事做了吗?”
  “不……不是,奴婢们该死,奴婢们这就下去。”说完,几个丫鬟忙都溜走了。
  这时躲在奚弘身后的映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公子,你吓坏她们了。”
  “吓吓她们也好,省的天天背后嚼舌根,没个正经样子。”奚弘说完也笑了笑,又领着映荷回屋去了。
  原来刚才映荷回来,便一五一十的将这些下人如何在背后说闲话都告诉了奚弘,便有了刚才这一出,回到屋里,奚弘又道:“映荷,今晚上我要出府一趟,可能回来会很晚,你不用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