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一十五章:跟踪李朝

第百一十五章:跟踪李朝


  孟养的大街上,行人众多,百姓们忙着秋收,脸上都洋溢着一丝喜悦。
  李材治理孟养的几年间,孟养经济发展迅速,他虽然自己谎报军功,克扣军饷,但是对于民间百姓来说,却没有什么实际的影响。
  现在他虽然去职,但是苏酂依然按部就班的管理孟养,孟养城中秩序井然,百姓安居乐业。
  孟璐已经有段时间没踏上过这块土地了,她进得城来,多少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上一次被明军俘虏抓来此地的时候,她落得个贱民的身份,在孟养城中成了一个打杂的丫头,为了一口饭吃,没少干了粗活。
  时过境迁,虽然她依旧是个贱民,但是已经开始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中了。
  她走进城里,来到集市上,买了一些食物,补充了一些水分,又顺便打听了一下孟养这一阵的消息。
  从街头巷尾的传言中她得知,孟养原来的按察使李材已经被调走了,现在按察使一职由原来的按察副史陈严之代理,而总体事物,则是由苏酂把持,而关于刘天傣的消息,传言却甚是稀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孟璐多少有些难以理解,之前奚弘来孟养便是为了扳倒刘天傣替他的奴隶兄弟们报仇,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会在阿瓦现身,还阴差阳错的弄走了莽应贤,但是他此前应该在孟养待过一段时间。
  懒得多想,她收拾了一下,便准备离开这里了,孟养毕竟是明朝外野的政府驻地,她在这里多少感觉有一丝压抑。
  现在已经是农历九月末了,天气渐凉,孟璐此时虽然有之前从莽应贤身上弄来的银子,但是毕竟不多,刚刚够她吃喝用的,幸亏这是云南,放在东北,怕是还得挤出些银两买寒衣。
  孟璐走在大街上,她头上带了一个斗笠,将自己的面容多少遮盖住一些,毕竟这个样子,太容易引人注目了。
  经过孟养衙门的时候,孟璐往里看了看,这时正好赶上一个军官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军官孟璐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千总李朝。
  李朝走出衙门,左右观望了一下,然后行色匆匆的走了。
  凭借着自身在各股势力间游走多年的直觉,她感觉这个李朝有些不大对劲。
  李朝在前面走着,孟璐悄悄尾随其后,不多时,李朝到了曾经刘天傣的府邸。
  因为对刘天傣的宣判属于高度机密,为了防止东吁打探到这个消息,知情人士都必须守口如瓶,当时在场的除了苏酂,便只剩下旁听的陈严之和李朝,还有大狱里的孟云。
  因而孟璐此刻也根本不知道刘天傣已经判了死刑。
  她见李朝到了刘天傣府上,心中有些不解,看李朝的样子,不像是要去向上级汇报工作啊。
  就在孟璐准备离去之时,李朝又从刘天傣府上走了出来,只是这一次,他牵了一匹马儿出来,孟璐赶忙藏在道路一旁偷偷观察,但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这个“李朝”似乎有些心虚,使劲低着头,左右张望了一下,便急忙翻身上马,奔驰而去。
  孟璐这才转过身来,他望着已经走远的“李朝”,心里有些疑惑,而容不得她多想,又一队人马突然从另一个方向跑了过来,孟璐再次闪身躲到一旁。
  众人进了刘天傣的府中,搜索了片刻,见找不到李朝,又走了出来,为首的官吏来到孟璐身边,问道:“这位姑娘,你可曾见到一个军官从府中出来,那军官正常个子,短胡子,穿着一身黑衣。”
  孟璐点了点头,指了指前方。
  那军官于是开口喊道:“兄弟们,我们走!”
  紧接着,大队人马又朝着孟璐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等众人都从她身旁经过,她趁没人注意到她,借着身后的一颗树木,爬到了院墙之上,偷偷观察起刘天傣宅院里的情况。
  不出她所料,没过多久,真的李朝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他贼眉鼠眼的观察了一阵,见周围确实没有人了,才带着个斗笠,稍微改扮了一下,走出府来,然后一溜烟朝着城门口跑了。
  孟璐翻身从城墙上下来,她小心的在刘天傣的庭院中搜查了一番,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刘天傣的踪迹,甚至偌大的宅院里,也没有多少仆从。
  心里虽然满是疑惑,但是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于是她又从墙上翻了出去,随着之前李朝的踪迹,追了上去。
  她料定李朝一定是要出城去,于是便径直赶到了孟养城的北门,果然在这里遇见了正要出城的李朝。
  不出意外,守城的官兵并没有难为李朝,只是象征性的检查了他一下,便放他出城了,孟璐便也赶紧跟上,守城官兵只查男性,不管女性,她也很快就跟了出去。
  李朝压低斗笠,悄悄出了城去,他也不走大路,专挑小路而去,孟璐偷偷跟在他身后,一直跟出了好久,此刻已经到了荒郊野岭,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在这种情况下,再跟着他的话,很容易被发现。
  孟璐于是停下脚步,她朝着前面张望了一下,这条小路蜿蜒曲折,通向东边,多半便是去往蛮莫的道路。
  “这个李朝,放着好好的将军不当,偷偷跑去蛮莫干什么?难道是刘天傣派他去的?但是刘天傣又不在府上……难道说,刘天傣已经被黑狗扳倒了?这样就可以解释的通为什么大街上没有关于他的传闻了,这不过是欲盖弥彰而已。”想到这里,她转而又道:“是了,这个李朝当时行色匆匆的从衙门出来,现在孟养衙门由之前的按察副史陈严之坐镇,他想必是奉了陈严之的命令吧。”
  “这样一来,便都能解释通了,这李朝明明是刘天傣的手下,陈严之一个从云南府过来的官员,怎么能使唤的动他呢?而后来来追捕他的士兵,想必是苏酂的手下,刘天傣倒台,孟养的兵权落到苏酂的手上便也实属正常了。”
  孟璐仔细的思索了片刻,她去阿瓦的这些日子里,孟养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见李朝已经走远了,忙又跟了上去。
  “看来这一切,只能等见到黑狗之后才能彻底理清楚了,黑狗啊黑狗,你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