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二十章:以死相搏

第百二十章:以死相搏


  孟璐被这些官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了中央,她虽然全身戒备,但是神色如常。
  “你叫什么名字?”寇崇德开口问道。
  孟璐没有回答他,反而开口问道:“你是寇崇德?你想要干什么?我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了吗?”
  寇崇德仰起头来大笑了两声,道:“好贼子,你还有脸说,我来问你,你在孟养城外袭击官府人员,盗走了思沿先生的身份文牒和路引,可有此事?”
  孟璐听了,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可以确定,当时她身边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见到此事,那么问题一定出在思沿身上。
  看来当时思沿没有真的晕过去,他是装的,否则也不可能看到自己的模样。
  “大胆贼子,你不但袭击官府,还如此这般无所顾忌,大摇大摆的行走于街市之中,真是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今日不把你捉去,我寇崇德枉入官府!”说着,寇崇德向后退去,同时一摆手,一众差役缓缓向孟璐逼近。
  孟璐本就心烦意乱,此刻得知在城外还被思沿摆了一道,怒火陡然升起,她眼神变得越发犀利起来,整个人绷紧了神经,像是一头捕猎前的猎豹。
  “还等什么,动手!”随着寇崇德一声令下,众差役都一跃而起,叫喊着冲向孟璐。
  孟璐将手中的匕首向上一抛,在手中转了两圈,瞬间朝眼前的差役脖颈划去,顿时一抹鲜血飞溅而出,泼洒在孟璐的脸颊上。
  孟璐随即借机后退了两步,翻身闪到一旁,同时一脚将一个有些看呆了的差役踹了出去。
  一名差役忙蹲在那被孟璐击中之人的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转而惶恐的道:“杀人了!杀人了!”
  孟璐听了,眼神玩味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寇崇德,说不出的嘲讽。这些差役平时只会欺压百姓,吃空饷,真正遇到孟璐这种“悍匪”,马上成了一堆草包。
  寇崇德面有怒色,他自己的手下,他当然也知道都是些什么货色,他没发迹之前,也在蛮莫城中当混混,还当街打劫过奚弘兄妹,根本不怕官府,现在倒好,全反过来了。
  “废物,她不过一个女人,你们怕她做甚,谁活捉了她,思沿先生赏黄金十两!”寇崇德喊道。
  一众差役忙又振作起来,一个个抽出了腰间明晃晃的大刀,围在孟璐身边不住转圈。
  秋风萧瑟,吹起孟璐有些散乱的头发,她的脸上还粘着刚才那差役的鲜血,手中匕首不停的打转,看上去就跟活阎罗似的。
  恰巧今天孟璐心情不好,平常她也不会轻易杀人,此刻见了这些差役,往日被欺压时的怨气一股脑涌了出来,不等对方进攻,她反而先冲了过来。
  被孟璐盯上的这差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举起大刀一顿乱砍,孟璐近身不得,转而又看向另一个差役。
  那差役神色一凛,忙往后退了几步,缩入人群之中。
  寇崇德见这些人已经被刚才孟璐杀人的举动震慑住了,所谓先声夺人,正是如此,他不由得气的直跺脚。
  “一起上啊!你们一个一个上,谁能是这妖女的对手?”
  众差役似乎才反应过来,他们壮了壮胆子,一哄而上,孟璐依旧目光如炬的盯着眼前的敌人,就在要被大刀砍到之际,她突然蹲下身子,大长腿向外一扫,将就近的两个人踢到。
  这两个人一倒,跟着他们身后的众人也都一并无法上前,而同时孟璐身后的差役抓住机会,举起大刀,不管不顾的朝孟璐头上砍去。
  孟璐眼角余光一瞥,堪堪偏过头去躲过这致命的一击,同时手上用足了力气,将匕首抛了出去。
  匕首瞬间插进了那差役的心脏中,而同一时间,他手中的大刀也砍入了孟璐的肩膀里,一抹鲜红渗了出来。
  孟璐吃痛,但还是紧咬着牙冠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她伸出左手从已经死去了的差役手中抽出大刀,一使劲从肩膀中将其拔了出来。
  鲜血淋漓,顷刻间将她的肩膀染成了血红色。
  “这妖女受伤了!快抓住她,这次要抓活的,思沿先生还有话要问呢!”寇崇德见状大喜道。
  孟璐眼神渐渐涣散,不再如刚才那般凌厉,她低着头,一边拿着刀,一边捂着伤口。
  众差役虽然见她这样,仍然不敢轻举妄动,似乎想等她更加虚弱之后,再上前将其擒住。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周围静的出奇,只有孟璐肩膀上流下的鲜血落在地上发出的嘀嗒声。
  眼看着不远处的寇崇德渐渐露出喜色,孟璐越发的愤恨起来,她用大刀从自己小腿上割下一块布来,用牙咬住一端,使劲将伤口处勒紧,其中的痛楚,让她浑身都在不住的颤抖。
  寇崇德就这么看着她,却并没有上前阻止,一方面,孟璐已经负伤,此刻不过是在做困兽之斗,最终不可能逃脱,另一方面,如果孟璐因为失血过多而死,那么他也不好交差。
  孟璐将伤口绑好,又站直了身体,她摇了摇头,将脸颊前飘飞的长发甩到身后,随即她抬起手中夺来的大刀,指着面前的差役。
  众差役此刻更不愿意以身试险,反正等她自己坚持不住的时候,再抓她也不迟。
  可孟璐却等不住,她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处境,于是二话不说,再次欺身上前,举起大刀一阵砍杀,差役们自然不愿与其争斗,仅仅是招架一下,便急忙退开,最后竟给孟璐让出了一条通道。
  而通道之前,正站着毫无防备的寇崇德,孟璐眼神一凛,脚下步伐加快,径直朝寇崇德刺去。
  “杀了她!快杀了她!”寇崇德一边拔刀,一边慌忙的招呼道,此刻他也顾不上什么抓活的了。
  差役们见状也着了慌,忙都举起大刀朝孟璐身后砍去,虽然孟璐已经脱离了人群,但是还是有几刀不偏不倚的砍在了她单薄的少女后心上。
  斑驳的刀痕将她背部的劲装砍得有些支离破碎,她的眼神逐渐模糊起来,感觉自己似乎再也没有力气捅穿眼前这个人的身体了。
  但是一想到昨夜的事情,总有一股无明业火于心头涌动。
  怒火催动她的精神,她尽力看清眼前的情况,使劲将手中的钢刀朝前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