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二十九章:原是世子

第百二十九章:原是世子


  男子被一众人等带回蛮莫城中,押到了寇崇德的府上。
  寇崇德不紧不慢的从后堂转了出来,他上前打量了两眼这个男人,开口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会知道那间客栈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是思沿告诉我的,也是他让我去的,不信的话,你可以把他叫来,思沿一到,问题马上迎刃而解。”
  寇崇德听他说完,眼珠转了两圈,稍微迟疑了一下,随即吩咐道:“速去请思沿先生过来。”
  差役于是忙来到思沿所住的府邸,碰巧正赶上思顺刚从府中出来,几人打了个照面。
  那差役忙拜道:“小人见过土司大人。”
  思顺仔细看了这差役两眼,开口问道:“你是谁的手下,来这里做甚?”
  “回思顺大人,小人是寇把总府上的家丁,奉寇把总的命令,前来找思沿大人去府上商量事情的。”那差役一股脑把寇崇德吩咐的全说了出来。
  思顺听了只是和善的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那本官也就不叨扰了,这便回府去了。”
  思顺说着,一甩袖袍,转身而去。
  一旁的思沿却满脸忧郁,他帮拜倒道:“思顺大人慢走。”
  等思顺走远了,他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怒视着那差役,吼道:“废物东西,当着思顺大人的面,寇崇德找我的事情也能提起吗?”
  那差役也不说话,低着头在一旁候着。
  思沿又冷哼了一声,问道:“寇崇德找我,所为何事?”
  “寇把总抓到了一个犯人,那犯人说是受思沿先生指使,此刻要见思沿先生。”
  听了这话,思沿顿时火冒三丈,喊道:“受我指使?我何时指使过犯人?”
  “小人不知,特来请思沿先生到府上自证清白。”那差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语气都不曾改变。
  思沿虽然心中气愤,但是也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犯人,竟会说是受自己指使,而偏偏寇崇德还会相信,非要叫自己过去自证清白。
  “你在前面带路。”思沿说着,便跟着那差役,往寇崇德府上去了。
  不多时,二人回到府中,远远的望着大厅里一个男子背对着自己站在堂上,看他样子,倒不像是个犯人,反而像是个主人。
  见思沿来了,寇崇德也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走到门前,亲自迎接,笑道:“多有打扰,还望思沿先生不要怪罪。”
  “寇把总哪里话,寇把总既然找在下有事,在下岂敢推脱?”思沿笑道,二人一同进了大堂,而前面站着的人也随之转过了身来。
  本来还面带微笑的思沿见了他,顿时像见了鬼一样,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当场愣在了原地。
  一旁的寇崇德见状也有些不知所措,他碰了碰思沿,问道:“思沿先生,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你真的认识此人?”
  那人哈哈大笑了两声,开口道:“好久不见啊,思沿先生,别来无恙。”
  “小人惶恐,不敢在世子面前妄称先生,礼数不周,还望世子殿下恕罪。”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旁边的寇崇德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厮明明是被自己手下设下陷阱抓回来的贼人,怎么突然成了什么世子,思沿反而跪在了他的面前。
  “思沿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思沿从地上站起来,寇崇德忙开口问道。
  “寇把总,还不快见过东吁王世子莽应贤殿下,世子殿下宽宏大量,或许不会将你的无礼行径放在心上。”思沿一边说,一边给寇崇德使了使眼色。
  寇崇德这下子明白了过来,自己竟然抓了东吁世子,此刻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也赶忙拜倒在地,惶恐的道:“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世子殿下,还望世子殿下大人有大量,原谅则个。”
  莽应贤也不说话,他径直走到大堂之上,坐在了刚才寇崇德坐的位置,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才道:“无妨,起来说话吧。”
  寇崇德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站到思沿的身后,小声问道:“思沿先生,他真是的东吁世子吗?可他为什么又会出现在东吁郊外?又为什么会打我家姑娘的主意?”
  寇崇德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思沿稍微理了理,才小声回答说:“他确实是东吁王世子,我见过他好多次,不会有错,至于你说的他为什么会知道你姑娘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但绝不是我透露的消息。”
  “二位在下面讨论何事?可否说给本王听听?”这时坐在上面的莽应贤突然开口道,二人噤若寒蝉,不再言语了。
  不过马上思沿又站了出来,开口问道:“不知世子殿下突然驾临蛮莫,有何贵干?我家主人思顺此刻就在府中,不如差人……”
  思沿话没说完,莽应贤便开口道:“不必了,我之后会亲往思顺府邸见他的,如今东吁大军出征在即,我来蛮莫,不过是想看看尔等准备的怎么样了,别无他意。”
  思沿听了这话,心下有些不知所措,倘若是个三岁小孩,还可能相信,但是莽应贤不愿明言,自己也只能揣着明白当傻子了。
  “原来是这样,敢问世子殿下,又为何会被抓来此处?”
  莽应贤听了,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杀意,但转而又淡淡的笑了笑,道:“我还正想问寇把总,我晚上夜游出门,路过一间客栈,只见门没有锁门,刚欲上前提醒,不料便被一群官兵冲出来抓走了,寇把总如此行事,未免太草率了吧?”
  寇崇德忙道:“误会,这一定是误会,是小人御下无方,待会一定严加责罚,还望世子大人恕罪。”说完,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思沿,示意他不要再提及此事。
  莽应贤于是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走到二者身边,沉声道:“你二人既然准备随思顺归复我东吁,那便清楚自己的身份,知道以后出路在哪里,否则就算躲过了这一劫,也不会长远。”
  说完,莽应贤背着手,信步朝府外走去了,而就在他刚要踏出府门之时,院内的寇崇德忙追了上来,在他身后喊道:“世子大人留步,世子大人如果有需要在下的地方,在下一定尽力。”
  思沿忙也跟着喊道,只是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莽应贤自然都看在眼中,但还是笑道:“本王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这便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