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三十章:搅乱蛮莫

第百三十章:搅乱蛮莫


  目送着莽应贤大摇大摆的走出府邸,身后的寇崇德和思沿面面相觑。
  他俩各自心怀鬼胎,寇崇德半路出家,对思顺本就没什么忠诚可言,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出路罢了,此刻转而对莽应贤示好,也是为了以后在东吁方面能捞一点油水。
  而思沿则跟随思顺多年,他此刻想的更多的则是,莽应贤为何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如果他真是一个人,这又说明了什么?
  “寇把总,你将莽应贤抓来的时候,他可是独身一人,没什么反抗吗?”思沿开口问道。
  寇崇德点了点头,道:“据我手下所说,他去郊外镇上的客栈里要人,晚上被我手下的士兵抓住,没什么反抗便被带到了这里,只是他是如何知道我将姑娘藏于那里的,他又要我的姑娘作何?”
  思沿随即也皱了皱眉头,他同样也想不通这一点,莽应贤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城郊客栈是他帮寇崇德安排的地方,别人都不曾知道,况且莽应贤去要寇崇德家的小姐干嘛,他应该不认识她的呀。
  “我也想不通这点,这个莽应贤简直是个人精,不好对付。”思沿沉声道。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寇崇德又问道。
  “东吁大军不日即要进攻孟养,此刻莽应贤却出现在这里,这件事绝不简单,我想还是马上汇报给思顺大人吧。”思沿说完又顿了顿,“我们决不能将此事等闲视之。”
  寇崇德听了,却不为所动,他似乎有自己的想法。
  思沿见状,皱了皱眉头,道:“寇把总,怎么?你想隐藏此事吗?”
  寇崇德开口道:“思沿先生,如果我们把莽应贤在东吁的事情告诉了思顺大人,那么思顺大人会怎么想?”
  思沿一时也有些犹豫,莽应贤做为这次行动的东吁最高首脑,来蛮莫第一个见的人竟然不是思顺,而是自己,这要是被思顺知道的话,没来由不怀疑自己。
  “思沿先生,你跟随思顺大人多年,思顺大人的为人,你想必比我清楚,告诉他的话,他会如何看待我们?况且刚才莽应贤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不想让我们将他的行踪透露给思顺大人。”
  说到这里,思沿也开始有些动摇,毕竟之后要投降东吁,他也不想得罪东吁世子,但是思顺对他有提携之情,让他就这样装聋作哑,他又有些良心不安。
  “思沿先生,莽应贤来这里,多半也是为了接近我等,拉拢我等,可见他并不放心思顺大人,只要我二人保存下蛮莫的官职,就算之后思顺大人遭遇什么不测,我们也能对他有所关照,到时候先生也不失忠义之名,此刻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啊。”寇崇德又劝道。
  思沿叹了口气,缓缓的道:“我知道了,该怎么做,我心中自然有数,告辞了。”
  说完,思沿几步朝府外走去,寇崇德远远的看着他,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
  而于此同时,莽应贤早已混入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了。这都是他计划好的,他之所以会去城郊客栈要人,并不是因为认识良玉,反而是以为被关在那里的是另一个人。
  他以为真正的奚弘被关在里面。
  自从他和奚弘从密林中绝处逢生,二人便来到了蛮莫郊外。路过那个小镇的时候,正赶上蛮莫城中的官兵在镇上招募兵丁。
  说是招募,其实就是强征,不少无钱无势的年轻人多被抓去,奚弘当时建议不如救下一个人充当在此地的眼线,于是莽应贤便花了点银子赎出了那个小男孩。
  从小男孩的口中莽应贤知道了近来蛮莫和周围之间的情况,这也打消了他马上动身回阿瓦的念头。
  莽应良竟然敢擅作主张出兵孟养,虽然此前他曾有过这方面的部署,但是身为臣子在自己失踪后竟然不是第一时间派人寻找,反而隐瞒出兵,这种行为已经可以视作不臣之举了。
  此刻自己不清楚阿瓦的具体情况,贸然回去如果撞到莽应良的手中,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于是他准备先留下来观察一下局势,顺便瓦解一下蛮莫内部,他之前乔装打扮成东吁使者,混入思顺的府邸,轻而易举便得到了思顺的信任。
  因为对于东吁的情况,他自然了如指掌,思顺没有见过莽应贤,更是难以怀疑他的身份,也更不会想到这竟然是东吁世子。
  他在思顺身边之时,便发现思沿机智狡黠,而且对思顺想当忠心,于是便处处在暗中诋毁他,在有一次交谈的时候,他也无意中得知了寇崇德托思沿找一个隐蔽所在藏匿他人的事情。
  原来思顺在城中早已遍布了眼前,他手下的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莽应贤当时心想,这个被藏在城外的人,多半便是奚弘,因为在镇上他救下那小男孩不久,奚弘便在街上被蛮莫城中的官兵所抓走,自己随后也以东吁使者的身份进入了蛮莫,但始终没有奚弘的消息。
  当从思顺口中得知此事之后,他猜想被关在镇上客栈之人就是奚弘,于是他便告辞而去,上演了这一出好戏。
  他这么做,一方面声东击西,可以让小男孩救出奚弘,另一方面,自己被寇崇德抓去,又可以挑拨是非,今天在寇崇德府上这一出,定然早已被思顺的眼线所探听去,二人如果不上报思顺,必然更加引起思顺的猜忌。
  而莽应贤吃准了他二人不会将今天这件事上报给思顺。
  唯一出乎他意料的,便是他没想到,客栈中的人并不是奚弘,而是寇崇德手上要挟奚弘的王牌,小良玉。
  只是他此刻还不知道这些,他现在的需要做的,便是及早离开城中,思顺马上便会知道那个东吁使者就是自己,到时候他必定会想办法抓住自己,到时候自己将难以脱身。
  于是他按着此前约定好的地点,悄悄来到了城西一家规模不大的茶馆里。
  他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小二笑呵呵的来到他面前,问道:“客官要喝点什么?”
  “就在这里。”莽应贤不动声色的说。
  那小二点了点头,喊道:“得嘞,客官稍等,马上给您沏茶。”说着便回后堂去了。
  没过多久,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径直坐到了莽应贤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