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三十八章:城中虚实

第百三十八章:城中虚实


  望着远去的莽伏部队,奚弘多少也松了一口气,密堵总算是保住了,接下来就看速送方向的兵力能否全歼这股疲弊之师了。
  看着城墙上横七竖八躺满了的尸体,奚弘也只是站在一旁,他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扶着额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将城墙的尸体全部清理干净,阵亡民众一律进行抚恤,家中有孤老幼童的,加倍抚恤,速去办吧。”
  一旁的传令官听了,忙道:“大人,密堵城中所剩粮钱本就不多,勉强只够日常开支的,此刻如果这般抚恤,恐怕财政要捉襟见肘了,不如等退敌之后……”
  奚弘没有听他说完,反而问道道:“退敌之后?何时退敌?你知?还是我知?”
  传令官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场战争,能否打赢都是一个未知数,他自然无法断言得胜之日。
  “可是……”
  “就这么去办吧,日后若有什么问题,都记在我一人头上。”奚弘说完,似乎也有些累了,他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城头上遍布的尸体,最后缓缓的走回府邸去了。
  傍晚时分,前方探子传来报告,缅军在速送郊外遇伏,众将领力战之下,将缅军主力基本消灭,只有少数散兵逃进了丛林中,首领莽伏也逃跑了。
  奚弘听后,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样一来,暂时缓解了城中的压力。
  “好,传令下去,犒赏三军,将之前城中通敌泄露我军虚实的大户,尽皆籍没,资产全用作犒军之用!”奚弘吩咐道,但紧接着,又传令道:“擢城中所有匠户,连夜修补加固城墙,不可懈怠!”
  全部安排完毕,奚弘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今天的胜利来之不易,城中的青壮年牺牲尤其惨烈,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由此可见,明朝后期边兵缺员有多严重,卫所之下,全是吃空饷的。
  但是时间已经不够他再训练新兵的了,再者他也没这个权利。现在密堵送速都指挥使的官职还是临时加封的,官职虽然不小,但可用之兵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之数,实在有够寒酸。
  奚弘自知缅军经此一败,绝不敢再轻易来犯,于是便将官服脱去,换上了一身平民百姓的装束,打算到城中看看情况。
  当然,密堵胡汉杂居,免不了有心向东吁的百姓身处其中,自然也需要多加防备,于是奚弘带上了两个亲随,也操作百姓模样,跟在他身边。
  到了街上,此刻已经入冬,虽然不似北方那般寒冷异常,但再穿单衣也有些招架不住,现在是傍晚,奚弘感觉温度应该在十几度上下。
  见城中百姓大多衣衫褴褛,困苦异常,奚弘心下也有些难受,密堵处在明缅边境线上,又做为巩卫孟养的卫星城,承担了很重的徭役,此处又被丛林环绕,可耕之地稀少,这些因素,共同造就了这个现象。
  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管理此地的土司刚刚进入封建社会,文明还相对十分落后,各种工具也不完备。
  俗话说的好,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嘛,奚弘想到此,更觉得推行教化的重要性。
  走出去不远,到了密堵城中最繁华的商业街,虽然说是商业街,其实也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市场罢了,这里面叫卖的,大多是一些粮食布匹,并不存在一些高档的商品。
  奚弘走到一家粮铺前,看了看招牌。
  “大人,这里可是城中最大的粮店了。”
  奚弘听了,笑道:“哦?是这样吗?知情苑?好名字,不明粮价,怎知百姓之情?”奚弘笑道,“走,进去看看。”
  二人走入粮店,几盏昏暗的烛台立在离粮食很远的地方,此刻天色已晚,实在有些看不清,于是随从忙道:“店家在吗?店家?”
  马上从房子里的黑暗中,走出了一个手持灯火的年轻汉子,他来到奚弘等人面前,笑道:“几位客官,这个点,还要买粮啊?”
  奚弘点了点头,笑道:“你们这的粮食,从哪里得来?质量可有保证?”
  那男子笑了笑,随手从地上一袋粮食上附近抓起了一些谷粒,借着灯火送到奚弘面前。
  “您瞧瞧,我们这粮食怎么样?”
  奚弘拿过谷粒,问了问,虽然不可避免的有些潮气,但是还算获得去,是可以吃的粮食。
  “好,确是好粮,不知价钱如何?多少两一石?”奚弘又问道。
  那男子笑了笑,道:“一两三一石,不二价。”
  奚弘听了,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只是昏暗的灯光并不能让人看清楚他的表情,紧接着他转身走了回去,跟着的随从见状忙道:“哼!一两三?这么贵的粮价,你想抢钱啊?谁会买你的!”
  说完,也跟着奚弘往外退。
  “看你们穿的这样,就知道你们买不起粮,我呸!”那男子也在背后小声嘀咕道。
  不料奚弘却突然开口道:“你这里的粮食,我全要了,今日天色已晚,来不及交接,明天我便差人来拿,你可不要把粮食卖给别人了!”
  那男子听了,不以为意的笑道:“好啊,我这里还有上千石存粮,你要是都能买下,明日自管前来。”
  奚弘也不理他,径直出门去了。
  回到大街上,百姓已经不多了,马上便要到宵禁的时间,奚弘自然也不能再去远处,于是开口问道:“密堵城中,有多少居民啊?”
  “回大人,户籍不到万户,人口不足三万。”
  奚弘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面前一个个面黄肌瘦的百姓,心下已经有些明白了。
  等到半夜,王实解英所率的大军终于回到城中,奚弘亲自到城门口迎接,唯独思威所率的侧翼部队没有回来。
  奚弘心下有些忧虑,于是问道:“二位将军,为何不见思威大人?”
  王实解英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些不解的道:“我二人也不知,此次作战异常艰难,我军也死伤惨重,期间并不见思威来援。”
  奚弘一听这话,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思威所率可是城中精锐,更加要命的是,思威对城中虚实了如指掌,如果他真的叛归东吁,那么他今天所布置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来人,迅速出城去打探思威的消息,务必给我得到他的确切踪迹,不得有误!”奚弘沉声命令道。
  刚刚得胜的喜悦,转瞬便被更大的阴霾所笼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