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三十九章:分配财物

第百三十九章:分配财物


  战战兢兢的等到第二天早上,派出去的探子终于回来了,只是到处都没有思威的消息。
  奚弘顿时有些慌了,如果思威真的去投了东吁,那么密堵绝不可守,就连送速也岌岌可危。
  “怎么办大人?思威若是反叛,带大军前来,我等该如何是好?”
  奚弘眉头紧皱,最后不得不艰难的做出决定。
  “王实,你速带五百人马,护送城中百姓迁往送速,速度越快越好!”奚弘说完,又道:“解英,你带剩余人马,埋伏城南密林之中,敌方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速来报我!”
  “大人……我们这是要放弃密堵吗?”王实心有不甘的问道。
  奚弘点了点头,叹息着说:“此刻思威下落不明,不得不防,如果他真的投东吁而去,那么密堵城小,绝不可守,再待在这里,有全军覆没之险,为今之计,不如合并一处,靠近孟养,方才有一战之力。”
  两人点了点头,各自下去了。
  奚弘仍是坐卧不安,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如果东吁大军这会杀到,那么他们一个也别想活。
  “你们两个,随我出去,将昨日路过的粮店里的粮食,一并征来。”奚弘说道。
  那两个随从忙道:“大人,那知情苑可不是普通店面,若要强征,恐怕引起事端,还望大人三思啊。”
  奚弘冷笑了一声,道:“哼,城将不保,留粮何用?此贼倒卖军粮,定与官府有所款曲,当我不知吗?昨日不好拿他,如今思威都已叛逃,城中大政皆出于我,尔等勿虑,后果我自担当!”
  随从听了这话,一时都伏在地上,道:“愿随大人差遣。”
  奚弘点了点头,又道:“你二人前去县衙,召集捕快,我换身衣服,随后便到。”
  说着,奚弘便起身转入了后堂。奚弘在密堵的亲信,除了这两个从底层召来的随从,便是后面这三个从民间选来的女仆。
  这三个女仆皆为当地汉人,由于家中贫困,才被卖入府中当做仆人。奚弘从底层提拔了她们,代替之前的女仆。
  奚弘走到后堂,刚一进门,竟有一股眩晕之感,他忙扶在桌子上,勉强打起精神来。
  婢女见了,赶忙上前来扶住他,关心的说:“大人还请注意身体,莫要累坏了自己,您要是倒下,密堵百姓危矣。”
  奚弘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站直身子,轻声道:“拿……拿我的便服来,替我更衣。”
  这三人早已知道了奚弘的来意,便服马上便拿到了他眼前,三人服侍奚弘穿好衣服,奚弘强行振作了一下精神,临走又吩咐道:“若有军情来报,马上叫人飞马去知情苑唤我。”
  “奴婢知道了。”
  奚弘于是点了点头,马上出府去了,到了府衙门前,只见两个随从都已经准备好了,手下一班几十个差役也整装待发。
  奚弘甚为满意,翻身骑在马上,道:“出发,去知情苑!”
  “是!”
  紧接着,一众差役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朝着知情苑奔去,此刻街上行人已经不多,大部分都在家中收拾行李,随着王实即将迁往送速。
  但是也有一部分百姓图个热闹,跟在差役身后,到了知情苑。
  那店中的男子何时见过这个阵仗,他一时也有些慌乱,忙托人去城中找当家的去了。
  不多时,奚弘也赶到了知情苑门前,他坐在马上,大喊道:“里面的人出来,本大人有话要问!”
  那男子听了,只得硬着头皮走了出来,看见奚弘,忙跪倒在了地上,唯唯诺诺的说:“小人有眼无珠,小人该死,不知昨晚是都指挥使大人亲临,还望宽恕则个。”
  奚弘冷笑了一声,道:“无妨,昨日本官说要全买你粮,今日你可相信?”
  “相信,相信,小人相信。”那男子忙道。
  奚弘于是一挥马鞭,指着店里的粮食道:“来人,将此处之粮,尽数搬出,每家每户赏粮半石,自行取用,拿粮者,需按官兵安排,尽数迁往送速,不得拖延!”
  那男人听了,忙道:“大人不可啊大人,这些粮食是……”
  “嗯?是什么?”奚弘一瞪眼,沉声问道。
  那男子瞬间不敢言语了。
  奚弘冷笑了一声,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好自为之,否则别怪本官拿你下狱!”
  那男子顿时不敢言语了,他本想说这都是军粮,是从士兵手中克扣下来,然后他家老爷又从官府手中购得的,但是此刻见了奚弘的表情,却难以说出口。
  而围观的民众听了,都欢呼起来,他们忙不迭的拜道在奚弘身边,高喊奚弘为青天大老爷。
  奚弘一时有些不好意思,忙喊道:“乡亲们,情况紧急,大家领了粮,便马上收拾细软随王实将军迁往送速吧,密堵已经不再安全了。”
  “那齐大人呢?”
  奚弘犹豫了一下,笑道:“我随后便到,你们先行撤离,万勿拖延。”
  说完,奚弘又吩咐左右两个随从,务必将分粮之事做好,随从却开口问道:“大人,这既是军粮,为何全都分给百姓,那士兵们恐怕……”
  “无妨,此刻情况紧急,城中居民虽然迁走,但财物岂能全都带走?剩下的东西足够犒劳士兵们了,况且我身为官府,怎能与民争利?”
  随从这才恍然大悟,奚弘于是又交代了几句,回府去了。
  来到后堂,奚弘昨晚一夜未眠,此刻实在有些劳累,服侍他的女仆们走上前来侍奉,奚弘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但是一众侍女还是站在一旁,不曾离去。
  奚弘有些不耐烦,呵斥道:“叫你们下去你们就下去,你们站在一旁,让我怎么睡的着啊!”
  侍女们忙都低下头来,面面相觑,最后一个模样颇为伶俐的女仆走上前来,微微一福,开口小声道:“齐大人,您为密堵日夜操劳,此刻又将城中兵力尽数派出,身边无人守卫,我等虽是女眷,但是也有护主之责,请留下护卫大人。”
  奚弘听了这话,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虽然现在情况危急,但是还没到生死时刻,看着眼前这三四个婢女如临大敌的样子,心里虽然想的是如果真有什么突发情况,你们又能做的了什么,但是从她们的话中还是感觉到一丝安心。
  “你们愿意站在那里就站在那里吧,我先休息一会,如果外面有什么军情,马上将我叫醒。”奚弘说完,再也不理她们,转过身去抓紧时间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