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四十三章:军中内细

第百四十三章:军中内细


  第二天早上醒来,奚弘草草收拾了一下,便带着几百士兵,亲自护送城中百姓上路了。
  孟养距离送速还有不到两天的路程,为了不出乱子,他暗中调换了兵员,此时他携带的士兵,里面有半数都是原来思化的手下。
  至于王实和解英,就都留在了送速,此番随行他还带上了那三个女仆,想着到了孟养,便把她们留下。
  奚弘不喜欢这种被女人包围的感觉,这多少会影响自己的日常决策。
  部队行进半天,已经出了送速地界,四周荒无人烟,除了一望无际的原野,便是人迹罕至的热带雨林。
  百姓们自然不比军士,此刻有些人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随行民众们之间还有老人和小孩,奚弘没办法,只得下令原地休息。
  好在这四周应该没什么危险,东吁的军队不可能埋伏到这里来。
  奚弘于是也下马来,又到一处大石头上坐下来稍微休息一下。
  周围的百姓见状忙给他让开一片空间。
  “大人,您喝水。”
  这时一个老先生突然从包裹中掏出了一个水壶,递到了奚弘手中,奚弘接过水壶,点头笑道:“多谢老先生,本官正自口渴难耐呢。”
  言罢正要饮水,旁边的一个女仆突然闪出,她一把拽住奚弘的胳膊,紧张的道:“老爷不可,这水说不定有问题!”
  奚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愣住了。这是在古代,还是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中,战争中,确实不可不防。如果是现代,登山途中口渴了,和其他登山者要一杯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放肆,你这贱婢,竟敢拉扯指挥使大人,没大没小的!”
  一旁的副官见状,厉声呵斥道。
  那女仆虽然被骂的有些害怕,也有些委屈,但还是死死拽着奚弘的胳膊,不让他喝这竹筒里的水。
  奚弘心下一凛,看来这水可能真有问题,但是他又不能不喝,现在一众百姓都看着呢,他要是不喝,那和百姓们就要产生芥蒂。
  好贼子,竟然如此逼我。奚弘暗道,于是他假装被那女仆拉扯,没有拿住木桶,木桶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里面的水尽皆流了出去。
  奚弘满脸怒容,站起来抖了抖被水打湿的衣服下摆,怒斥道:“你这庸奴,怎么如此放肆,还弄湿了本大人的官服!”
  那女仆伺候奚弘已经半个多月,还从没见过奚弘发这么大的脾气,此刻也吓得,她眼眶里擒着泪水,上前仔细的帮奚弘擦拭衣服,一句话也不敢说。
  “哼,要你何用,快快滚将下去!”奚弘又一屁股坐了下去,把头扭向一边,不去看那女仆。
  那仆人吓得面色都变了,她忙不迭的跪在奚弘面前,哭道:“大人饶过婢子这一次吧,婢子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愣着干嘛?拖出去,拖出去。”奚弘一手拄着脸颊,一边挥手道。
  紧接着他身后的两个军士便上前将那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仆脱了出去,任她如何哭喊,奚弘都好像充耳不闻。
  之后奚弘便站起身来,一脸晦气的穿出人群。
  众人见状,也没人敢跟着他,只有那两个随从还在他身边。
  奚弘走到一处还算偏僻的地方,马上吩咐道:“去,马上看看刚才那个女仆怎么样了,把她带回来见我。”
  说完,奚弘坐在一块僻静之处,他刚才如果不这么做,就会与百姓产生隔阂,如果不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不知敌人还会如何发难,借着这么一闹,他正好脱身,只不过那女仆却给他当了替罪羊。
  过了一阵子,那随从带着先前的女仆走了回来。
  只见这女仆哭得眼镜都肿了起来,身上还有不少泥印,想必是被那军士打了几下。
  见了奚弘,女仆突然跪倒在地,又哭了起来,嘴上小声说着:“大人,奴婢冤枉啊大人,还望大人看在奴婢兢兢业业服侍多时的份上,饶过奴婢这一次。”
  奚弘叹了口气,像这种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如果被他丢弃在这里,那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奚弘忙道:“你快起来吧,我没记错的话,你姓戴氏吧。”
  那女仆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回道:“婢子原姓戴氏,入了老爷府上,便姓齐氏了。”
  奚弘点了点头,一使眼色,随从会意,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刚才的事情,是我演给他们看的,我自然知道那水中有问题,只不过委屈你了,你千万不要怪我啊,我这里便给你赔个不是。”奚弘说着,站起身来给那女仆行了一礼。
  那随从和女仆封建观念都极重,此刻见奚弘如此,都吃了一惊。
  尤其是那随从,忙跪倒在地,劝道:“大人万万不可啊,您身居按察使之职,当朝二品,岂可给一女婢赔礼,何况还是家奴,您便是让她替您去死,也没什么不可,您这是何必呢!”
  奚弘听了,神色一凛,开口道:“荒谬!”
  说完不去理他,继续道:“戴姑娘,齐某给你赔罪了。”
  那姓戴的女仆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听了奚弘的话,赶忙也跪倒在地,惶恐道:“婢子不敢,婢子做的不过是分内之事,大人只要不怪罪婢子,婢子便知足了,这位大人说的对,您千万不可如此。”
  奚弘见状,也没有办法,于是直起腰来,喊道:“你二人都起来吧,这么喜欢跪着啊?”
  二人于是都站了起来,那随从盯了这女仆一眼,出声训斥道:“我家大人宅心仁厚,待人是极好的,但是你们这些做下人的,切不可恃宠而骄,懂了吗?”
  那女仆连连称是。
  奚弘见她对自己十分忠心,于是笑道:“戴姑娘,你有名字吗?”
  “奴婢是个下人,没有名字。”
  “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吧。”说着,奚弘望了望天空。
  “就叫你戴雪吧,此刻正值严冬,你便是我经历的第一场瑞雪。”奚弘笑道。
  那女仆自然喜不自胜,毕竟父母都不曾把她正眼看待,也没有给过她名字。
  “奴婢知道了,谢谢老爷赐名。”戴雪低着头应道,但是眉梢上还是挂着一丝喜意。
  奚弘也微微笑了笑,他阔步朝林子外走去,回到人群中,他翻身回到马上,大吼道:“传令,休息结束,准备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