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五十四章:离别前夜

第百五十四章:离别前夜


  入夜的孟养城,温度骤降到十七八度,虽然算不上有多么寒冷,但是穿惯了轻衣薄纱,此刻也难免感到一丝凄凉。
  从窗户向外面望去,除了这里,便没有其他的灯火了,这是现代生活给奚弘留下的烙印,没有个十点左右,他一般难以入睡。
  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人,已经早早躺下了。
  “公子,天气凉了,你病刚好,还是不要在窗口受风了,时候也不早了,你明天还要出征,早些休息吧。”
  戴雪揉着已经有些困倦的眼眶,轻声招呼道。
  奚弘这才回过神来,他“哦”了一声,把窗户关好,虽然还不是很瞌睡,但是确实该休息了。
  戴雪服侍他将外套脱掉,看戴雪这样,随即奚弘便道:“我看你也困的很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你也要和我一起回送速去,一路上舟车劳顿不说,还要安排我的日常起居,殊为不易。”
  戴雪笑着摇了摇头。
  “这本就是婢子的分内之事,公子言重了,等服侍公子躺下,婢子再回去休息。”
  奚弘又悄悄探头进帷幕后面看了一眼,见映荷仍旧一声不响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丝毫没有要让位的意思,当下感觉有些头大,心想还要好好哄一哄她才行,于是又对戴雪道:“没关系的,你先去睡吧,我这也就睡下了,没事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别人服侍,回去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轻轻将戴雪往屋外推,戴雪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被奚弘推到了门口。
  “没关系的,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半路要是打瞌睡,我可绝不轻饶啊。”
  奚弘用半威胁的口气说道,戴雪此刻也只得点了点头,告辞而去了。
  望着戴雪走进临时给她安排的小屋,奚弘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关上门转过身来,好不容易送走了戴雪,接下来还得安慰映荷这个小丫头。
  走进帷幕里,见映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奚弘于是用手拄着床沿,悄悄趴在她的身上,小声道:“映荷,映荷?你可真的睡着了?”
  映荷并不言语,看样子像是睡着了,但是奚弘明显感到,当自己口中呼出的热气传到她耳边的时候,她的呼吸加快了许多。
  小丫头,还想骗我,哼!
  奚弘暗道,于是他偷笑了两声,装作没有识破的样子,笑着说:“太好了,映荷睡着了,我这就连夜出发去送速了。”
  “公子,你这就要……”
  果然,听了奚弘的话,映荷马上翻过身来,一副惊愕的表情,却正对上奚弘近在咫尺的脸颊。
  两人呼吸可闻,映荷瞬间羞红了脸,虽然意识到奚弘刚才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此刻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奚弘见她醒过来了,调笑着说:“小丫头,这会醒过来了?”
  说着,奚弘便要直起身来,却不料映荷突然伸手挽住了他的脖颈,小脸虽然已经红透,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眼窝里也蒙上了一层薄雾,但还是开口娇声喊了一声:“公子……”
  奚弘瞬间也感觉到了什么,面对这个样子的映荷,他一时头脑也变得越发空白起来。
  “公子不要走,映荷……”
  映荷仿佛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但是听清了映荷的呻吟,奚弘却瞬间清醒了过来,本来不知何时已经环在她柳腰上的双手,也马上松了开来。
  他摇了摇头,从床上猛地站了起来,望着眼前衣衫有些凌乱的映荷,顿时心中如惊涛骇浪一般翻滚。
  映荷也马上恢复了理智,她从床上坐起来,虽然脸颊还是像七月流火一般鲜红,但是眼睛已经不再是那么朦胧了。
  上面反而印上了一层悲伤。
  “映荷,对……对不起,我刚才……”
  奚弘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他看着低头不语的映荷,感到深深的自责。
  映荷只有十三岁,在他的认知里,这还不过是个天真的孩子。
  虽然古代男女婚配都非常早,十三四岁嫁作人妇比比皆是,但是这对从现代而来的奚弘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而他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这么草率,这样对自己或是别人,都是不负责的表现,虽然即使他做了,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映荷就这么呆呆的坐在床上,她刚才已经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向奚弘示好,但无疑奚弘拒绝了她,这对一个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女子来说伤害是无比巨大的。
  奚弘轻轻坐在她的身旁,帮她把衣服整理好,然后才开口道:“映荷,我明天就要出征去了,今天天色不早了,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映荷依旧不说话,耸拉着小脑袋。
  奚弘于是将她扭向自己,抬起头来,只见映荷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
  “公子,奴婢爱慕公子,虽然奴婢知道自己身份低贱,但还是渴望得到公子的垂青,奴婢绝不是什么不知羞耻之人,之所以会这么做……”
  映荷一边说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个不停。
  就在这时,奚弘突然在她耳边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映荷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你现在还不过是个小丫头,等你长大了要是还有这番心思,我自然不会忘了你的。”
  说完,又用手帮映荷擦了擦泪水。
  “公子不会嫌弃婢子吗?”
  映荷将奚弘的手掌按在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上,望着近在咫尺的奚弘。
  奚弘温柔的笑了笑,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再次起身,将映荷按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小丫头快睡吧,时候真的不早了。”
  映荷将脸颊全都盖在被子里,只留下一双澄澈的大眼睛在外面。
  “公子也快休息吧,没看到你躺下,婢子睡不着。”
  映荷调皮的说,随即向里边挪了挪,在床上为奚弘留下了位置。
  奚弘顿时感觉有些头皮发麻,但是他也不是什么柳下惠,到了这一步,他也不会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我到外面睡的鬼话。
  奚弘走到几步桌前,吹灭了烛台上微弱的火光,然后轻轻爬上床去,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夜色阑珊,整个孟养城中,再没有几家还在亮着灯火……凛冬将至,这里成了外野最温暖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