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五十五章:出征东吁

第百五十五章:出征东吁


  清晨一大早,奚弘便已经起来了,他这一夜都没怎么睡着。
  他一起来,映荷便也跟着醒来了,她用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把外衣脱了,此刻上身只有一件红色的小肚兜。
  见奚弘已经穿戴整齐,随即映荷开口轻声问道:“天还没亮,公子这便要走了吗?”
  奚弘点了点头,他今天并没有带官帽,出征的日子,还是戴头盔比较合适。
  他回到床边,又扶着映荷躺了下来,柔声道:“天色还早,昨晚上睡的有些迟了,映荷还是在躺下休息一下吧。”
  映荷拉住奚弘的手,轻声问道:“公子这一走,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最迟三个月,三个月之内我一定回来。”奚弘不假思索的说。
  映荷点了点头,这才松开了奚弘的胳膊,转过头去不再言语。
  奚弘见状,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至于三个月之后能不能回来,恐怕只有上天才会清楚。
  他将帷幕放下来,随即走了出去,刚到门口,正好门外传来敲门声。
  “是戴雪吗?进来吧。”
  奚弘话音一落,戴雪便轻轻推开了门,她端着一盆热水,走到旁边,见奚弘难得起的这么早,不禁笑道:“公子今日起的这么早,昨晚一定休息的好极了。”
  奚弘苦笑了一声,也不说什么,他洗了洗脸,好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接着开口问道:“行礼都收拾好了吗?我们马上便要启程去送速了。”
  戴雪点了点头。
  “公子本就没什么行礼,早就收拾好了。”
  想想也确实像戴雪所说,奚弘便也点了点头,他拿来毛巾擦了擦脸,正准备出门,戴雪又道:“公子,御史大人说公子收拾好了的话,叫公子去他屋里一趟。”
  奚弘正好还有些事情需要嘱咐,便径直朝苏酂的住处走去。
  戴雪端起用过的废水,正要出门,突然帷幕后传来响动,映荷探出头来,轻声道:“戴雪姐姐,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戴雪于是走到床边。
  映荷拉着她的手,郑重的说:“公子性情散漫,待人宽厚,出门在外难免吃亏,你常伴公子左右,需好生照料他,切莫让公子出了什么闪失,明白吗?”
  戴雪听后忙道:“映荷妹妹尽管放心,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公子的。”
  映荷点了点头,此刻她也早没了睡意,便也穿起衣服走了出来。
  虽然只有十三岁的光景,映荷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体,这一阵子她在府中养尊处优,浑身上下已经多了一丝大家闺秀的风范,盼顾间优雅从容却不失朝气,比起之前更加惹人爱怜。
  映荷虽也曾沦为下人,但是她毕竟也是富裕人家出身,比起戴雪这种自幼成长在困苦环境之中的女子,自然多出了几分娇气。
  “姐姐不用管我了,去忙你的吧。”映荷吩咐道,戴雪马上应了一声,告辞下去了。
  而此刻奚弘早已经到了苏酂的房间,苏酂见他来了,忙让他坐下,开口笑道:“齐先生昨夜休息的可好?”
  “拖大人的福,御史府中睡的很是安稳。”
  苏酂点了点头,又问道:“齐先生马上便要出征东吁,不知这一去,何时才能够班师?”
  奚弘大概盘算了一下,回道:“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最快三个月,即可荡平凶逆,得胜归来。”
  接着他又道:“要是有什么差错的话,可能就要再耽搁一些时日了。”
  “如此一来,先生回来之时,已经是年后光景,一去这么久,不知先生对内,可还有什么要嘱咐的?”
  奚弘思索了片刻,如今思顺已死,内部最大的威胁便宣告解除,蛮莫被寇崇德控制,寇崇德是陈严之的人,而陈严之又与刘世曾互通款曲,这些人虽然劣迹班班,但是还不至于在这种时候背后捅刀子,内部暂时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于是奚弘开口道:“孟养城内多有流民,其间鱼龙混杂,耳目众多,大人不可不防,蛮莫此刻虽被寇崇德控制,但是其手下并无多少兵丁,亦不足为虑,至于陈严之,他若是想要回云南府,便让他回去吧,刘世曾的案子,既然思顺已死,再查下去也难以有什么进展,如今又是多事之秋,便放一放吧……”
  苏酂听后点了点头,回答道:“先生所言不错,老夫也是这么看的。”
  奚弘忙站起身来,拜道:“既然如此,那在下这便告辞了。”说着,奚弘便向后退去,苏酂也跟着还了一礼。
  “齐先生,多多保重,老夫等你凯旋归来。”
  奚弘应了一声,退出屋来,到了院子里,只见戴雪早已收拾好行礼等在了府门外,而他的贴身侍卫随从,赵迪和仇丹,也恭候多时了。
  奚弘向府门口走去,这时身后传来马蹄声,宋就亲自牵着红玉走到他身边。
  “齐先生,一路辛苦,多多保重。”宋就拜道。
  奚弘忙也回礼道:“宋大人留守孟养,殊为不易,也要保重呐。”
  宋就点了点头,他将缰绳送到奚弘手中,又道:“时候不早了,齐先生这便出发吧。”
  奚弘于是牵起马儿,几步走出了御史府,这时他回过头来,视线越过宋就,见映荷正趴在门口,朝自己挥着手,同时口中轻声喊道:“公子千万保重身体,映荷会一直等着公子回来的。”
  奚弘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冲着映荷挥了挥手,随即翻身骑到马上,大喊道:“赵迪,仇丹,前方开路,朝校场进发!”
  “是!”二人高声应道,紧接着几人的马队,气势十足的朝校场走去。
  没走出多远,迎面一人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马,拦在了奚弘面前,这人一身白袍,手持羽扇,面带微笑,正是和奚弘约定一起去送速的莽应贤。
  此刻没什么外人,奚弘也就不再向莽应贤行礼,他策马来到莽应贤身边,开口道:“你不带行礼吗?”
  “行礼?我此去是回国,又不是出门,带什么行礼?”
  奚弘一听,这话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于是他爽朗的大笑了两声,道:“那好,我们走!此次出征,定要将莽应良的军队,杀个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