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八十四章:处境微妙

第百八十四章:处境微妙


  奚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映荷解释,他皱紧了眉头,心底十分痛苦。
  他不想将映荷卷入这官场的纷争,但是映荷一直都处在苏酂与自己之间,始终不曾走出过这个局。
  无论是良玉,亦或是映荷,此刻自己都没办法带她们走出这外野的暗流之中,奚弘一想到这里,神色变得越发痛苦起来。
  映荷不知为何奚弘会这样,她忙起身来到奚弘身后,轻轻的将他抱住,缓缓的说:“公子,婢子只不过是个女流之辈,有些事情可能看不清楚,婢子虽受老爷大恩,但是婢子始终记得自己是公子的侍女,公子若是不愿意婢子答应老爷,婢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异义,公子不必烦恼,我都听公子的。”
  奚弘把头从桌子上抬起,他转过身来拉起映荷的小手,答道:“映荷,相信我,我会将你带离这片是非之地的,我保证,无论是御史大人这边,还是巡抚那边,我都不会退缩,这不是我们该待的地方……”
  映荷轻轻点了点头,笑道:“公子无论去哪,只要带上婢子就可以了。”
  说完,映荷从奚弘身旁走开,她又道:“婢子先去看看戴雪姐姐那边收拾的怎么样了,公子稍待。”
  奚弘看着映荷匆匆离去,他看得出来,虽然映荷对自己言听计从,但是他看得出来,对于自己不让她答应苏酂这件事,映荷多少还是有些疑虑的。
  这个小丫头自然也有自己的私心,如果苏酂真的收自己做义女,她就可以以御史千金的身份跟奚弘交往,这样一来她是否就可以……
  只是奚弘不同意的话,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奚弘坐在府中,他下定了决心,要尽快拜托外野的乱局,早日脱身,只是在这之前,他要做到万无一失,将愿意和自己走的人,都安全转移到别处,至于不愿意和自己走的人,他自然没有办法,而对于苏酂,虽然双方是合作关系,但毕竟对自己曾有过提携之恩,他也不会坐视不理。
  打定主意,奚弘便也从屋中走了出来,想起刚才映荷说的话,他忙骑上红玉,离开府中,准备去外面购置一些礼品。
  毕竟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他也多少要表示一下。
  来到大街上,虽然天气凉了,但是百姓们的热情还是很高,大街小巷里人满为患,加上之前从密堵送速迁来的百姓,现在孟养真是人口密集。
  奚弘出门的时候忘了好好改扮一下,行到市集中没多久,便被人认了出来,他本来打算买一些礼物送给苏酂等一众官员,但是现在好了,百姓们都自发的送一些粮食蔬菜或是古玩字画给奚弘。
  奚弘没有带随从,如何拿得了这么多东西?他虽然百般推辞,但随后还是“满载而归”。
  从市集中出来,他将“年货”驮在马背上,自己则改为步行,从市集回府上,正好要经过孟养的衙门,他远远的从外面向里望去,只见衙门的里的差役大多是些新面孔,只还有不几个捕头是原来的熟人。
  那捕头见了奚弘,忙作揖行礼,拜道:“小人见过齐先生。”
  奚弘笑了笑,道:“这位兄台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小人怎敢和齐先生称兄道弟,齐先生折煞小人了,这些时日在衙门当差,一切安好,多谢大人关心。”
  奚弘点了点头,又问道:“不知现在衙门里是哪位大人坐堂啊?我看府门清净,似乎没有什么案子。”
  那捕头笑了笑,道:“先生有所不知,是按察副史陈严之陈大人坐堂,陈大人乃是断案高手,处理起政务来毫不含糊,孟养吏治为之一清呢。”
  奚弘听了这话,心底不免一惊,但转念一想,能干到陈严之这个级别的高官,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便是有真本事的人,陈严之在明史中也是名臣,当有此能力。
  “原来是陈大人坐堂,怪不得呢。”奚弘也附和道。
  那捕头又看了看奚弘身后的马匹,笑道:“齐先生怎么亲自出门置办年货,是府中下人不够用了吗?”
  奚弘听他意思,好像又要给自己推荐使唤的人,心下一慌,心想自己已经有映荷戴雪伺候了,可再不用什么下人了。
  “够用……够用的很,在下还有事在身,这边告辞了。”
  说着,奚弘马上牵着红玉,回府去了。
  走在路上,奚弘心想:陈严之虽然和刘世曾等人穿一条裤子,但现在在孟养已经多月,加之能力出众,已经笼络了不少人心。况且他心思缜密,老谋深算,官位极高,实难对付,在外野为官已久,对局势的把控非常准确,自己如果从他开始对付,势必难上加难,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而与之相对的,寇崇德这个叛徒,他虽然掌握了很多自己的秘密,但是他根基浅薄,又是地痞出身,此刻趁思顺新丧,仗着陈严之刘世曾等人的庇护,取得了蛮莫的控制权,名不正言不顺,又没有什么亲信,最重要的是,良玉还在他手上,此刻当务之急,还是先拿他开刀为妙。
  一路盘算着,抬头见已经到了府门前,门口的杂役看见奚弘,竟也待答不理,半天才懒散的走过来,问道:“齐先生,这是从哪里买来的杂货啊?御史府不比别处,吃的用的都是最上等的,普通货色可入不得府来。”
  奚弘冷笑了一声,心想这些人变脸也太快了吧,自己虽然不再像以前那么得苏酂的宠信,但是好歹还是府上的谋士,怎么一个小小的门卫,竟也干这么和自己说话。
  “你不用管了,这都是在下的东西,在下自行拿回去就行了。”
  说着,奚弘绕开他,也不用他帮忙,自行入府去了,回到院子里,映荷戴雪听见马蹄声,忙从屋里跑了出来,帮奚弘将东西拿回屋里。
  奚弘不禁问了问府上现在的人事安排,映荷一听就来气,娇声道:“现在府上的管家是宋大人的那个奶娘,他一直和我们作对,大人还记不记得?”
  奚弘印象里似乎有这个人的影子,他回想了一下,终于想了起来。
  “那个老婆子啊,我想起来了。”
  映荷又道:“她之前见公子对下人很好,就总是在人前背后有意无意的说公子内有教养,不懂规矩,真是气死人了,公子怎么突然问起她的事来了?”
  奚弘马上笑了笑,淡淡的说了声没事,然后进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