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八十五章:一屋三口

第百八十五章:一屋三口


  时间不知不觉又到了午后,御史府上的下人们也开始装点起府院来,本来有些压抑的门庭,也变得多少有些活泼起来。
  奚弘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他翘着二郎腿,丝毫不顾及形象,或许古代的这些所谓的礼法规矩,丝毫不能让他有所改变。
  他看着眼前走来走去,忙碌不停的映荷与戴雪,不禁开口问道:“你们两个打算布置到什么时候啊?屋里里贴来贴去,外面的人又看不到,有必要吗?”
  映荷气鼓鼓的撇了奚弘一眼,只道:“公子不愿意帮忙的话就好好在床上躺着就好了,还说什么风凉话?我们这屋没来就没什么人,不像老爷或是宋大人屋里热闹,要是再不布置一下,更要让府上的下人们嚼舌根了。”
  奚弘不禁笑出了声,原来映荷心里打的是这个算盘,自己不太喜欢用下人,况且有她们两个已经足够了,这样一来自然不如别的屋里的人丁多。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帮你们两个一下。”
  奚弘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伸了个懒腰,看这两个小妮子都身形娇小,稍微高一点的地方就碰不到了,自己于是笑着接过她们手中的窗花和挂画,轻轻松松的挂到了指定的位置。
  三人一起忙乎了一阵子,总算是将白天在集市上百姓们送的东西都弄好了,奚弘长久不干这些杂役,这么忙了一会,竟出了一身汗,他赶忙摸到床上,又躺下不愿意起来了,心想自己被人伺候惯了,现在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丰,以后要是落魄了怕真要像古代书生一般饿死了。
  戴雪见奚弘这样,忙上前来问道:“主子是不是累坏了?婢子给您揉揉肩膀吧。”
  奚弘笑道:“不必了,你们天天这么忙碌,也没见喊累,我这都是被你们惯出来的,以后可不能这么一直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了。”
  “主子是大人,我们是下人,这怎么能一样呢?”戴雪不解的问。
  “我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大人,我落魄的时候比你还要落魄呢。”奚弘刚要讲开大道理,一旁的映荷忙道:“戴雪姐姐快去忙你的吧,不然公子又要教训你了。”
  奚弘也不生气,只是笑道:“臭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映荷上前把戴雪拉到一旁,小声对她说了什么,戴雪随即点了点头,径自下去了。
  奚弘也懒得管她们,映荷恐怕又出了什么鬼点子,叫戴雪去办了。
  不多时,苏酂屋里来人,说是叫奚弘明早到府衙一趟,御史大人准备赶在年前,将此次出兵孟养的将士们都好生封赏一下,来个双喜临门。
  二女听了这个消息,都大喜过望,只有奚弘面色如旧,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声知道了。
  吃过晚饭,见天已经完全黑了,奚弘之前一直在外赶路,今早才抵达孟养,故而此刻一股倦意涌上心头,他几步走到床边,又脱鞋躺了上去。
  戴雪将碗筷都收拾下去之后,便在屋里收拾起从密堵带回来的东西,而映荷则在一旁查看奚弘置办回来的年货。
  映荷不轻易间瞥向戴雪,只见她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张纸,似乎是一张画。
  映荷顿时来了兴致,她走到戴雪旁边,见她没意识到自己,还在端详着手中的画,不禁笑道:“戴雪姐姐拿弄的丹青?怪好看的呢,咦,上面还有题词呢。”
  戴雪被映荷吓了一跳,她回了回神,才开口道:“这幅画是一位姓孟的姑娘临走时托我保管的,是她画的。”
  “姓孟的姑娘?是姐姐的熟人吗?”
  戴雪摇了摇头。
  “是主子的熟人,奴家不过是个下人,怎么能认识呢。”
  映荷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这位孟姑娘一定是好看的紧了,看她的画,便知道是秀丽之人。”
  戴雪听了这话,不禁笑了笑,道:“映荷妹妹猜错了,孟姑娘虽然心灵手巧,但却不是什么俊俏之人,你见了她,恐怕要被她的容貌吓坏了呢。”
  映荷听了这话,不知怎么突然轻松了许多,她不禁问道:“真的吗?孟姑娘是这样的吗?”
  戴雪点了点头,随即将那画收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旁。
  映荷又好奇的拿起了那幅画,只见上面绘着多多秋菊,饱满而优雅,却不像是出自普通画师之手,再看一旁的题词,不禁又赞叹道:“好漂亮的小楷。”
  “妹妹拾得这些字吗?写的是什么?”
  戴雪开口问道。
  映荷皱着眉头,断断续续的念道:“《临江仙•寒菊》好像是这么念的,我也识不得几个字。”
  映荷现在虽然是下人,但是她从小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多少还是识得几个字的,而后来她被卖到李材府上做妾,自然要学习一些曲艺,所以这临江仙的词牌与格律,她还是知道的,只是这段经历本就见不得人,更被她视作屈辱与羞耻,所以从不对别人提起,奚弘自然也不知道她还会唱词。
  “是这首词啊,我知道了,这是主子填的。”戴雪笑道,语气中似乎还有些得意。
  “公子填的?公子竟然会填词?他可从没在府上卖弄过文采。”映荷不禁问道,奚弘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但确实不怎么在众人面前显露过。
  映荷又仔细的将词看了一遍,但是无奈她毕竟识字有限,也读不出来。
  “戴雪姐姐,能不能将这幅画接我一阵子,明天中午就还给你。”
  戴雪听了,略微思索了片刻,见映荷十分期待,最后只得道:“这是孟姑娘托我保管的东西,借给妹妹未尝不可,只是妹妹可要轻拿轻放,万万不可损毁,否则我没法交代的。”
  “放心吧姐姐,我绝不会把它弄坏的。”
  映荷高兴的喊道,随即将这幅画小心翼翼的收好,放进了自己的箱子里。
  戴雪随即也站起身来,她看了看天,道:“时候不早了,我看主子也睡下了,我们也休息吧。”
  映荷点了点头,随即小脸一红,声如蚊蝇般的问道:“那姐姐……是和公子在大床上睡,还是,还是在地……”
  戴雪不禁噗嗤一笑,道:“妹妹去吧。”
  “既然……既然这样,那明天再换姐姐去床上睡,我在地上守夜。”说着,映荷把头垂的更低,忙跑进了内堂。
  戴不禁雪摇了摇头,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静静的收拾好一切后,她将行礼铺在外屋,轻轻吹灭了烛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