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八十七章:新的指派

第百八十七章:新的指派


  见奚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苏酂不禁笑了笑,道:“怎么?璟昳之前面对东吁数万大军出征之时也不曾皱过眉头,如今怎么露出这副表情?”
  奚弘忙尴尬的笑了笑,道:“属下不敢,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力而为。”
  苏酂笑道:“寇崇德是和你有仇吧?”
  奚弘不敢隐瞒,点了点头。
  “寇崇德不过一个地痞无赖,如今竟混到了千户之位,统领蛮莫所中一千多人,他和刘世曾等人串通一气,俨然有尾大不掉之势。”
  奚弘听了,把刚才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大人的意思是?叫在下去对付寇崇德?”
  苏酂点了点头,道:“此前在孟养集结的大军,都是从外野和内野紧急调来的,孟养卫兵力配备不过五千多人,而蛮莫因为地处要塞,扼守内外野之咽喉,自刘綎将军以来,增设兵力达三千人,我封你为兵马指挥,你现在可明白其中深意?”
  奚弘点了点头,相比于更高一级的镇抚,兵马指挥时刻跟着军队,属于前线指挥,苏酂是想要让自己带兵,而再派心腹宋就牵制自己。
  “你既然明白我的意思,那么挑个好日子,你借口送还蛮莫之兵,带领孟养人马,敲山震虎,将蛮莫之兵调换,趁机宣读我的口谕,削蛮莫之兵,恢复正常的所兵员额。”
  听了苏酂的命令,奚弘心下一喜,自己本来就打算拿寇崇德开刀,正好对上苏酂的想法了。
  “我明白了,等属下稍微整顿一下军队,不日便旋师蛮莫,定制服寇崇德,不辱使命。”
  苏酂笑着点了点头,他又道:“璟昳啊,你是我最得力的部下之一,如果能削弱寇崇德,刘世曾就会断了外野的联系,这样一来,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都有莫大的好处,我的任期也快满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奚弘点了点头,随即和宋就一起告辞退了出来。
  宋就又嘱咐道:“璟昳兄一定要尽力而为呐,切莫辜负大人的一片期望。”
  奚弘点了点头,笑道:“宋大人放心吧。”
  二人谈完公事,又谈起了一些私事,最后终于聊到了映荷的问题上。
  本以为奚弘会高兴的答应,却不料他将苏酂收映荷作义女这件事一口回绝了。
  “宋大人,御史大人对在下的恩情已经够多了,恕在下惶恐,实在不敢接受。”
  宋就笑了笑,又道:“你今后一直为御史大人做事,找人说个媒,将映荷嫁于你,你便是御史大人的干女婿,如此好事,多少人盼一辈子都盼不来呢,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奚弘早就猜到了苏酂打的是这个算盘,怪不得映荷非常想答应呢,看来他们也是这么和映荷说的。
  奚弘自知难以和苏酂等人共事,最后还是委婉的推脱了两句,只说是马上要旋师蛮莫,没功夫考虑这个。
  回到府上,见门口已经挂上了大红灯笼,一股喜气洋洋的氛围,只是众人还是对自己一副待答不理的样子,奚弘也不在意,转念一想,也是,在御史府里,一个管事的也不会把区区六品小官放在眼里。
  走进屋里,映荷马上迎了上来,他帮奚弘脱掉外套,开口问道:“怎么样公子?老爷是不是给公子封了个大官呀?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
  戴雪也走上前来,虽然不说话,但是脸上的喜意却掩饰不住。
  奚弘不由得苦笑了一声,道:“那可不,御史大人怎么会亏待我,封了我孟养卫兵马指挥一职。”
  映荷忙问道:“这个兵马指挥是极品官啊?之前公子曾任指挥使,想必比这个大多了吧?”
  奚弘笑道:“官居六品,哈哈哈哈。”
  映荷听了这话,也笑道:“那可要恭喜公子了。”
  一旁的戴雪也道:“主子在外征战许久,能的此封赏,也是应该的。”
  奚弘几步走到桌子前,拿起糕点,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这一上午,可把他饿坏了。
  但是映荷这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走到奚弘身边,不禁问道:“公子,据我所知,七品被叫做芝麻官,公子是六品,那岂不是……”
  奚弘正吃着,被这么一问,顿时噎住了嗓子。
  戴雪忙给他端来一杯热水,奚弘这才把嘴里的点心咽了下去,但是仍不住的笑了几声,方才道:“这话以后可不许再乱说了,御史大人也不过是七品官呢。”
  映荷和戴雪听了,面面相觑,有些不可置信。
  “我骗你们干嘛?巡按御史,从永乐年前,便定制为七品。”奚弘又笑道。
  映荷转而又问道:“那公子岂不是比老爷官还要大了?不得了了。”
  奚弘又笑了两声,“这官大不大,跟品级说有关也有关,说无关也无关,主要是有实权才管用。”
  见两人一知半解的样子,奚弘也懒得和她们多费口舌,又吃了几口点心之后,奚弘站起身来,又对映荷道:“映荷,今晚就是大年三十了,你好好准备一下,我们今晚上吃点好的。”
  映荷应了一声,便偷笑着出去了,戴雪紧接着也跑了。
  奚弘一时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他现在也没空想这些。
  他坐在桌前,仔细盘算了起来,如何才能在去蛮莫的时候,将映荷也偷偷带走。
  如果光明正大的带走,苏酂定然不会允许,而只要映荷还在府中,奚弘无论如何都难以脱身。
  正在发愁之时,突然门口响起了府中差役的叫声。
  “齐大人,你在吗?府门外有人找你。”
  奚弘听了,心头第一时间竟然浮现的是良玉的影子。
  “难道孟璐真的将良玉带回来了?”
  他急忙走出府去,到了门口,只见一人站在马前,他脸上风霜之色浓重,略显疲惫,似乎是赶了好久的路才到达这里的。
  奚弘也吃了一惊,不等来人下拜,奚弘已经上前扶住了他。
  “辛苦你了。”奚弘不禁慰问道。
  来者摇了摇头,笑道:“为主人办事,是小人应该的。”
  奚弘忙把他拉进了府中,进了自己的屋子,亲自为他脱去了外衣,笑道:“如何?进展还顺利吗?”
  “进展非常顺利,不少附近的百姓都自发帮助修筑,此刻界牌村俨然已经具有一定规模了,不出月余,想必关口就能建成。”
  奚弘听后,兴奋的道:“我抗缅之攻,可能就此湮灭于史册,但是此关若成,当有所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