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九十章:府门闹剧

第百九十章:府门闹剧


  在声声爆竹外,在红红灯笼里,在昏昏烛光下,在点点漏声中,奚弘度过了来到古代后的第一个大年夜。
  里屋床上的映荷还在熟睡,桌边的戴雪还在坐着针线活,而自己则百无聊赖的看着古书,平平淡淡,无甚新奇,也难得悠闲。
  “公子?公子?”
  耳畔传来一声声娇嫩的呼唤,奚弘缓缓睁开双眼,见口水都快流到枕着的书上了,他忙直起腰来,望了望窗外。
  东方曙色已经初现,已经过了一夜。
  “我竟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奚弘嘀咕道,他伸了个懒腰,见映荷也已经起来了,只是可能还没有洗漱,呼吸间少女的体香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酒气。
  “公子还是回床上去睡吧,昨晚婢子不胜酒力,先行醉倒了,实在是……”
  “没什么,让你逞强,喝了那么多酒。”奚弘说着站了起来,他四下看了看,见没有戴雪的身影,不禁问道:“戴雪呢?”
  “她忙着去包饺子了。”
  奚弘这才想起来,初一得吃饺子。只是戴雪一夜未眠,着实辛苦,奚弘于是叫映荷洗漱一下,一同去后厨帮帮忙。
  刚走到后厨外面,便见屋里飘出大片的热气,一众女仆走来走去,属实忙绿。
  戴雪老远便望见了奚弘二人,她几步从屋里走了出来,在奚弘面前微微一福,紧接着问道:“主子身份尊贵,岂能来这下人们忙乎的地方,映荷妹妹快带主子回去吧。”
  “我就说嘛,公子来了也是白来,戴雪姐姐才不会让公子进厨房呢。”映荷无奈的道。
  奚弘又朝厨房望了望,道:“这热火朝天的,我们一屋只三个人,包几个就好了,不用一直忙乎了,吃不了多少的。”
  “那可不行,我们屋里虽没什么人,但公子也是有身份的人,岂能落了人后,我来帮戴雪姐姐吧,公子就不用操心了,外面的事还不够公子忙吗?这些小事你就不用管了。”映荷说着,站到了戴雪身边。
  戴雪也点了点头,奚弘听映荷说的也颇有道理,心想自己可能真的操心的太多了……
  于是奚弘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负手而去。
  此刻天色还早,府上除了仆人们,都还没有出屋,奚弘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屋里,没过多久,映荷和戴雪便一人端着一大盘热腾腾的饺子回来了。
  奚弘将小酒斟上,三人又坐在一起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饭。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奚弘给戴雪使了使眼色,随即起身出门去了。
  经过外院的时候,奚弘正好赶上宋就在门口接待客人,不用想,这些人都是起了个大早,来给苏酂拜年送礼的。
  奚弘走上前去,拜道:“宋大人早啊,新年新气象,门庭若市,喜气盈门呐。”
  宋就忙笑道:“璟昳兄来的正好,朋客太多,我快招呼不过来了。”
  “宋大人有什么别的事吗?由在下代劳吧。”
  奚弘说着走上前来。
  宋就小声在奚弘耳边说道:“蛮莫方向来人了,我得去府衙一趟,璟昳兄也早点有个准备吧。”
  奚弘没想到会这么快,只得回道:“我知道了,此事不可怠慢,宋大人还是先去吧,我在这里接待即可。”
  宋就点了点头,随即牵着马匹出去了。奚弘将前来的宾客依依接待,将礼物都放在府门内,只言御史大人办公去了,叫诸位大人先行回去。
  来的都是孟养城内城外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也听说过这位抗蛮名将,他们和奚弘客套了两句,也只能打道回府,只是面前这一位,似乎还和奚弘有点过节。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孟府大少爷,孟坤。
  奚弘见了他,虽然心里不甚高兴,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和颜悦色的的道:“孟少爷,也来给御史大人拜年吗?”
  孟坤脸色一沉,冷冷的说:“是又如何?”
  “哦,既然如此,御史大人不在,可能要让孟少爷失望了,孟少爷请回吧。”
  奚弘头一抬,声音也变得阴阳怪气的。
  孟坤见奚弘把别人的礼物都收下了,唯独不收自己的礼物,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于是又喊道:“御史大人在不在,你一个下人,岂能说了算?”
  奚弘听了这话,心下不禁笑道:这个草包,看来还不知道我已经升任了孟养卫兵马指挥,他这么说话,我完全可以给他治个大不敬之罪,且看我玩玩他。
  想到这,奚弘笑道:“孟少爷觉得我镇不住这个厂子,不知想见谁人啊?宋大人刚出去,想必孟少爷也看见了。”
  “那教府上的女官宋嫲嫲出来说话。”孟云颐指气使的道。
  奚弘听他意思,好像和这个平日里在府上有些骄横的宋嫲嫲还有些关联,于是便叫身旁的小厮去里面叫宋嫲嫲过来。
  不一会,宋嫲嫲领着几个婢女走了出来,奚弘马上让到一旁,缩进下人们里面,看着这一出闹剧。
  孟坤见了宋嫲嫲,马上拜道:“宋嫲嫲好,在下给您拜年了。”
  宋嫲嫲掩嘴笑了笑,道:“呦,这不是孟少爷吗?你不是被老爷迁回孟密了吗?什么风把你又吹回来了?”
  “宋嫲嫲说笑了,在下是来给御史大人拜年的。”说着一挥手,底下的几个杂役马上抬着一个箱子走了上来。
  宋嫲嫲马上叫手下佣人接过礼物,笑道:“孟少爷真是太客气了。”
  说着一抬头,见孟坤眼珠一溜乱转,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宋嫲嫲人精似的,早看出了孟坤的心思,不禁开口道:“孟少爷,找谁呢?”
  孟坤脸一红,忙道:“没……没有,是在下孟浪了。”
  “孟少爷惦记的人,此刻怕不是还躺在……”宋嫲嫲话说到一半,扭过头去瞟了瞟奚弘屋子的方向,却正对上一旁隐在人群中奚弘,顿时不敢再说下去。
  孟坤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瞥见奚弘,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
  奚弘从人群中几步迈了出来,又回到府门口,突然大喝道:“你们几个,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群女眷,往来嘈杂,成何体统?”
  宋嫲嫲忙低头道:“奴婢,奴婢知错了,望大人责罚。”
  “还不快快滚回去!”
  奚弘又大喝了一声,宋嫲嫲理亏,对着下人嘀咕了一句:“有他在还让我出来干嘛?挨千刀的东西!故意让老身难看不成?”
  嘴上嘀咕着,脚底抹油,马上带着人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