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九十五章:到达蛮莫

第百九十五章:到达蛮莫


  离开了孟养地界,奚弘这才让军士们放慢脚步,到了这里,即使苏酂再派人追赶,也于事无补了。
  离开了苏酂等人的羽翼,奚弘才真正感觉到自由的气息,他现在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做他想做的事了。
  此次去蛮莫,名义上是送还兵员,而实质上,他还要削除寇崇德一部分的兵权。
  奚弘率领的这五千人马,其中一半是来自蛮莫,本来以蛮莫所级的兵力配置,是只能调动一千多人马的,但是因为此前刘綎的原因,蛮莫竟配备了三千多的人马。
  刨去支援前线的这两千多人,寇崇德此刻手下还有一千多人。
  奚弘此次出兵并没有大张旗鼓,反而是偷偷行进,他并没有事先和蛮莫方向打招呼,虽然寇崇德在孟养的眼线可能已经发现自己领兵走了,但是此刻奚弘已经急行军出百里之外了。
  就这样火速向蛮莫方向开进两天,这天一大清早,奚弘已经率领部队到达了蛮莫郊外。
  此刻时候尚早,连城门还没有开启,奚弘派部下到城门下扣关,想给寇崇德一个惊喜。
  而蛮莫守城的官兵也吃了一惊,望着城下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出的军队,一时间也有些傻眼。
  “孟养卫兵马指挥齐大人,率领军队来蛮莫交接,尔等速去禀报寇大人,让其出来迎接。”奚弘手下的军官冲着城门楼大喊道。
  城墙上的士兵听了,忙答道:“果真如此,在下这边向寇大人汇报,诸位稍待。”
  奚弘等人在城下等了片刻,不多时城门大开,一众人马从城中走了出来,为首之人奚弘自然认得,正是曾和他有过交情的寇崇德。
  如今的寇崇德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魁梧健壮了,他脸色红润,身材微胖,头戴官帽,身穿华服,少了一丝英武之气,多了几分官宦之形,想必是升了官,有了油水,再不用像以前那般苦练武艺了。
  寇崇德见了奚弘,眼神中露出一道寒芒,但看到他身后的军队,又转瞬敛了去。他走上前来,拜道:“齐大人突然到此,也不和本官事先大声招呼,本官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奚弘也忙拜道:“是在下考虑不周,行事匆忙,未来得及知会寇大人一声,寇大人莫怪。”
  二人心照不宣的客套了两句,此时奚弘是六品官,而寇崇德却是五品官,说起来寇崇德还是奚弘的上司,只不过奚弘身后的大军着实让寇崇德有些吃不消,他未来得及准备,故而说话也十分的客气。
  “齐大人一路辛苦,还是先进城休息一下吧,至于大军就驻扎在城外校场,你看如何?”
  奚弘笑了笑,道:“将士们与我一路奔波,实在辛苦,况且他们本就生于蛮莫,此刻还在年内,不如让他们进城和家人团聚?寇大人意下如何?”
  寇崇德略微思索了一下,紧接着大笑了两声,答道:“齐大人所言甚是,那么就让士兵们脱掉铠甲,放下武器,随我等一起入城去吧。”
  奚弘点了点头,随即分出三千人和自己一同入城,这三千人中真正是蛮莫兵的,不足半数,寇崇德虽然心知肚明,但是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众人进了城,奚弘先让手下的兵士们到校场接受检阅,这之后才让他们分散“回家”,寇崇德就陪同在一旁,随后他开口道:“时间仅此一天,明天众将士来校场报道。”
  众人都应命,紧接着都下去了。
  寇崇德虽然不知道奚弘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此刻这些士兵都没有武器,料想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于是也就没有太过关注。
  二人一同回到蛮莫安抚司府邸,这里此刻已经成了寇崇德的驻地,时过境迁,思顺曾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已经荡然无存了。
  寇崇德轻轻喝了一口茶,随即开口问道:“齐大人此次前来蛮莫,是否是为还兵之事?”
  “正是,此前抗击东吁,孟养调集周边卫所兵力共计三万人,而蛮莫出兵良多,此番在下前来,正是为了还兵之事。”奚弘说完冲着寇崇德笑了笑。
  寇崇德自然听得出来奚弘话里有话,于是他也不再装蒜,脸一沉,开口道:“我看齐大人此行不光是为了还兵之事吧,齐大人率领如此多人马前来,倒像是兴师问罪的。”
  奚弘大笑了两声,站起身来,又问道:“寇大人说的哪里话,奚某不过是个六品兵马指挥,如何问的动您的罪?”
  “哼,齐大人突然率大军来此,究竟意欲何为?你我二人都是根知底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卖关子了。”寇崇德说着,将茶杯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
  奚弘也不生气,他见寇崇德态度如此倨傲,心想此事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凭这五千人马,好像还不足以让其害怕。
  于是奚弘又走回座位上,笑道:“寇大人不必如此,在下也是奉命行事,来蛮莫不过是为了交还兵马,别无他意,寇大人多心了。”
  寇崇德听了这话,心中疑惑自然难以消除,但是见奚弘自始自终不愿透露目的,他只得又试探着说道:“我看齐大人此次前来,是想削减我蛮莫的兵马定额吧?”
  奚弘心下一凛,但是表面上却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他哈哈大笑了两声,回复道:“寇大人此话怎讲?蛮莫地处要冲,配备三千兵马乃是刘綎将军留下的定制,在下岂能轻易裁剪?寇大人太过多心了。”
  寇崇德又冷笑了一声,道:“但愿如此,御史大人即将卸任回京,齐大人还是应该多为自己想想,否则下场恐怕会有些难看。”
  说完,寇崇德将茶水一饮而尽,转身回后堂去了。
  奚弘随即也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对于寇崇德的威胁,他自然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对于寇崇德为何会如此嚣张,他却是有些不解。
  按理说面对奚弘突然到来的五千人马,他寇崇德只有乖乖裁额的份,但是显然奚弘的如意算盘没有成功。
  “难道寇崇德还养了私兵?”奚弘不禁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