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九十六章:客栈汇合

第百九十六章:客栈汇合


  奚弘离开蛮莫安抚司府邸,便径直向云烟客栈的方向赶来,这里是他和赵迪约好了的会面地点。
  时过境迁,云烟客栈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奚弘的变化之大,已经让店家老板认不出他来了。
  不过这样更好,奚弘也不希望别人能认出他,至于曾经守城的情形,他也早已不再记挂了。
  进到客栈里面,奚弘说明了来意之后,小二便带着他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外,奚弘在外面敲了敲门,紧接着便传来戴雪熟悉的声音。
  “谁呀?是赵将军吗?请进吧。”
  奚弘听了,微微笑了笑,刚要推门进去,见旁边的屋里,赵迪突然探出了头来,奚弘于是放下了手,转而朝赵迪的房间走来。
  进了屋里,奚弘不禁问道:“怎么样?计划还顺利吗?”
  赵迪点了点头,笑道:“拖主公的福,一切顺利,主公的家眷都已经接出来了,只是映荷姑娘……”
  不等他说完,奚弘便叹了一口气。
  “委屈映荷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回头我会亲自向她赔礼道歉的。”
  赵迪听了,马上又道:“主公大可不必如此,小人担心的事,映荷的名声已经坏了,主公再将其带在身边,恐怕……”
  “恐怕什么?”奚弘不由分说的打断了赵迪,“映荷之事,全因我起,那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映荷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尔等切莫再胡言乱语。”
  “可是,此事原委我们虽然知晓,但是旁人却是不知,一传十十传百之下,映荷始终难以自证清白,以大人的身份,映荷不过是个婢女,在下觉得还是不要再将其带在身边的好,免得让人说三道四。”
  奚弘听了,大怒道:“一派胡言,映荷之事,全因我而起,尔等休要再多说什么,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赵迪见奚弘动了怒,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屋子里转瞬安静了下来。
  这是屋门突然开了,戴雪蹑手蹑脚的走到二人面前,奉了两杯茶水。
  “主子何必如此动怒,赵大人也是为了主子好,主子若是听不进去,大可以不听就好了。”
  奚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又开口道:“戴雪说的是,是我太激动了。”
  赵迪也忙站起身来,拜道:“是小人忤逆犯上了,还望主公责罚。”
  奚弘摆了摆手,转而换上了一副温和的表情,问道:“这几日我不在身边,你们过的还好?”
  戴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开口道:“没有主子在身边,我们姐妹不用伺候别人,日子过得好着呢,倒是不知道主子还习不习惯?”
  奚弘忙道:“哈哈,戴雪看出来我不习惯了吗?”
  “婢子怎么看得出来,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奚弘于是又问道:“怎么不见映荷?她不在屋里吗?”
  戴雪听了,用埋怨的眼神看了奚弘一眼,随即开口道:“映荷妹妹大病了一场,此刻正在隔壁躺着呢,主子还是赶紧去看看她吧。”
  奚弘不禁又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走到隔壁,想要敲门,但却没下得去手。
  而就在这时,屋里传来了映荷娇嫩但却有些嘶哑的声音,听得出来她貌似很虚弱的样子。
  “是公子吗?快请进来吧。”
  奚弘于是不再犹豫,他轻轻推开门,见映荷一动不动的躺在被窝里,背对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奚弘走过来坐到她的床沿上,开口问道:“好点了吗映荷?”
  映荷只是点了点头,依旧不言不语。
  奚弘于是俯身趴到她的被子上,想摸一摸后者的额头。
  但是映荷好像故意躲着奚弘似的,她将身子使劲往里挪了挪,奚弘直到全身都趴在了映荷的被子上,才碰到了后者的额头。
  摸上去并不是很烫,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不等奚弘开口说什么,映荷突然扭过了头来,她用双手搂住了奚弘的脖子,将小脸埋在了奚弘肩膀上。
  “公子,你真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映荷说着眼泪便不自主的流了下来。
  奚弘轻轻拍了拍映荷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怎么会呢?只是用这种方式,还没有提前告诉你,让你受惊了,映荷不会怪我吧?”
  “只要公子没有抛弃映荷,映荷便心满意足了,自然不会怪公子,戴雪姐姐已经都和婢子说了,婢子多少了解了公子的苦衷。”
  奚弘点了点头,将映荷重新放到床上,笑道:“映荷能原谅我就好,等此间事了,我就带你们几个远走高飞,过不一样的生活。”
  映荷这几天来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但是紧接着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公子……如果我们就这样一走了之,那御史大人……岂不会……”
  奚弘听了,转过身去,半晌才淡淡的道:“我此次到蛮莫来,还有御史大人交代的任务,我会尽全力完成它,就算是我对御史大人最后的报答了吧。”
  “我知道公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做出这个选择,公子内心也一定不好受。”映荷说完,又紧接着说道:“不过无论公子想要怎么办,我们都会支持公子的。”
  奚弘笑了笑,又转过身来,帮映荷盖好了被子,道:“谢谢你们,我会努力的,映荷就好好休息吧,外面的事情,就全交给我来办。”
  说完,奚弘几步走出了屋子,又到了隔壁赵迪下榻的房间。
  他一改刚才和善的面容,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戴雪知道二人要谈正事了,于是便要出门回避,不料奚弘却拦住了她。
  “戴雪,你聪明伶俐,心思缜密,便留下来和我们一同商量对策吧。”
  听了这话,戴雪忙拒绝道:“主子谬赞了,戴雪不过是一个下人,不该过问这些事情的,主子切莫如此。”说着,便硬是推开门走了。
  奚弘没法,只能无奈的笑了笑,随即开口将早些时候和寇崇德见面时所发生之事和赵迪讲了一遍。
  “听大人所言,寇崇德如此这般有恃无恐,怕是还有底牌没有使出,大人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寇崇德手中?”赵迪听后分析道。
  奚弘点了点头,紧接着说:“我有一义妹,此刻尚在寇崇德手中。”